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8年01月 > > 素人风潮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素人风潮

  作者:韩松落

  腾讯网站做了一个“音乐成就梦想”专题,搜罗了一些非专业音乐人,并展示了他们的音乐作品,网站对他们的定义是,“他们身份不一,有银行职员,有编辑记者,有程序员,有专栏作者,还有建筑师……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叫做音乐。”我有幸名列其中,朋友看了,认为这个专题缺少一个命名,这群人应当被称作“素人歌手”。

  素人,在汉语词典里的释义是“平常的人”,但我们今天对“素人”的理解,通常用来指称那些偶然从事某一事务,以及间断或持久地发展自己的业余爱好的人,三毛在《素人渔夫》一文里给自己的命名就由此而来:“过去巴黎有群人,平日上班做事,星期天才画画,他们叫自己素人画家。我们周末打鱼,所以是素人渔夫,也不错!”

  素人画家的代表人物,要数卢梭,他从没受过专业的绘画训练,四十岁以前,一直在海关当税务员,一直到四十岁以后,才辞去工作专心从事绘画,他也给“素人画家”增添了另外一些要素,不曾接受正规的训练,靠着单纯的热情无师自通,而且,作品中要呈现出与专业画家迥异的天真和神秘。

  当然,“素人”不仅限于用来修饰艺术家,所有的行业都有“素人”。他们或者刚入门,或者还在门外徘徊,或者只是临时客串,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低头含笑地说声“我是素人,请多多关照”,显得谦卑又优雅。

  英国电影《Irina  palm》就是一部关于“素人”的电影,影片主人公,五十岁的老太太在孙子生病需要一大笔钱的时候,选择下海去做“素人”,赚到了这笔钱,拯救了孙子的性命。这个电影揭示了“素人”存在的意义,在现代商业社会,“素人”成不了社会的主流,也不大可能成为行业骨干,但却有可能为一个行业带来新鲜空气,他们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因此想象力和创造力不受约束,他们跨行业、跨地域的游走式生存,决定了他们会给暂时寄身的行业带来新鲜的意念,甚至思维上的通感。

  更主要的是,一个形态正常、功能健全、前景向好的商业社会,应当能容得下大量的“素人”存在,这个“素人”或许是一个喜欢独居的宅男,为了生计暂时出来客串一下,赚到了钱就再次回到自己的洞穴地。这个“素人”也有可能是一个寄情山水的驴友,在旅途中捡个工作来做只为下一阶段的旅费。这个“素人”也有可能有稳定的工作,因为薪酬不高而需要在周末去当婚庆主持人。这个“素人”还有可能是一个欠下卡债的少女或者家庭主妇,或者一个急需用钱的有某项特长的普通人,临时客串只为救急。形态正常、功能健全的商业社会,应当能为他们提供大量的机会,从而疏通各种矛盾。“素人”们的数量和生存状况,是衡量一个商业社会是否成熟的重要标志,“素人”固然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补充性的经济方式。中国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之一,就是出现了足够多的“素人”。

  不论词义和形态如何发生变化,我还是喜欢“素人”这个词,喜欢用它来限定我此刻的工作状态,素人,就是普通人,是门外汉,是偶然客串的爱好者,但是“对于人生,谁不是一知半解的门外汉”,张爱玲这么说。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