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1年01月 > > 奇火锅谢莉:如何做一个草根冠军?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奇火锅谢莉:如何做一个草根冠军?

  《创业邦》杂志 文/何宝荣

  谢莉说重庆市场就可以容纳300家奇火锅,她显然对今天的成绩还不满意。1997年深秋,谢莉的丈夫余勇创办了“奇火锅”,而她2008年凭借奇火锅拿到了风靡一时的《赢在中国》比赛总冠军。

  比赛改变了谢莉的管理思路,也吸引了更多优质加盟商,之前奇火锅拥有直营店7家,接近200家加盟店,两年多以后,奇火锅直营店达10余家,加盟店已接近500家,直营店和加盟店迅速有了成倍的增长。不止如此,谢莉由此获得了由软银赛富、IDG、今日资本三家国际著名投资机构提供的1000万元人民币创业基金,在被大佬青睐之后,谢莉一不小心也成了众多草根创业者的“偶像”……

  放手

  谢莉参加《赢在中国》有她自己的原因:在管理上遇到瓶颈,工作起来很累很累。一直以来她对员工要求严格,就像母亲教孩子走路一样,手把手地教他们。但凡开会,她都会仔细地嘱咐中层管理人员,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做,那件事情该怎么做,似乎所有事情她自己都要思考。而《赢在中国》那些评委的点评,很多点出了她的软肋和欠缺。

  参加比赛的整整九个月里,她一直担心公司会出什么状况。回来以后谢莉开始有意识地进行目标式的管理。她开始慢慢地跟员工制订周目标、月目标、年目标,对中间的实施过程放手,只是到了需要总结的时候,才开个财务数据分析会,这个店为什么没达到目标,那家店为什么超出目标很多,做得最好的店长说说他是怎么做到的,做得最差的店长也来说说是怎么做的,然后一起总结原因,工作方法不好的就进行调整。遇到员工碰到难题找她咨询时,她也不再直接给出答案,而是让员工带着答案ABC来,由她来做选择。“现在我做起工作来很轻松,基本上一个星期只到公司来一次就OK了。很多问题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谢莉说。

  不过,刚开始余勇还不能接受谢莉的改变。余勇从底层一步步走过来,更是习惯了亲力亲为的管理方式。一直以来,余勇的工作是负责奇火锅的广告部、拓展部。以前余勇做一份广告,明明发展部经理已经完成,作为领导,进行审稿即可,他却详细到关心怎么排版,甚至是错别字,每天熬到三更半夜,第二天头昏眼花。后来,谢莉开始说服余勇也放弃手把手的管理方式。

  “说服他的过程挺漫长的。”谢莉说,但是她不断地让余勇接受这样的观念——公司支付工资更重要的是用员工的脑子,而不是用他们的手。亲力亲为的方式没法把企业做大,而且自己很累,因为精力有限。与此同时,谢莉负责直营店、加盟店的管理,放手以后这部分员工工作相对轻松,而且每个月的指标、每年的指标还是年年增长,于是谢莉的管理论调慢慢有说服力了。“他还在转变的过程当中,但是我已经很轻松了。”

[page]

  《赢在中国》的附加值

  “比赛后,我自身的观念改变比较大,同时对企业的品牌推动也挺大。”谢莉说。“大家都知道了‘奇火锅’这三个字,之前奇火锅可能还只是重庆的品牌,现在成了全国的品牌。”2008年6月之后,加盟商纷至沓来,而且加盟商群体也发生了改变。以前来加盟奇火锅的加盟商都是中小型加盟者,手上只有20万、30万,用这笔紧巴巴的资金创业,现在来到奇火锅的加盟商基本上都是自己有一份做得很好的事业,只是想着把鸡蛋放在另外一个篮子里,尝试一下餐饮投资,因为餐饮对他自己的事业可能有辅助,比方做房地产的、做物流的、做汽车的,买了一栋房子,还买了门面,不知道干什么,不想租,还不如拿来做加盟。看了《赢在中国》之后,他们就直接上门了。可以说,一时间奇火锅加盟商的层次和实力提高了很多。

  让谢莉印象深刻的是甘肃一个做日化品的加盟商,他看到了谢莉赢得冠军后,特别激动。在谢莉回到重庆没几天,他就赶到重庆,想看一看奇火锅是不是真如电视上展示的那样。但是他都没有直接到奇火锅总部,而是在重庆待了三天,然后到每家奇火锅直营店去吃火锅,感受就餐氛围。他还到其他的火锅加盟企业去考察,很多火锅企业的特许团队会说“绝对包你生意很好”,而奇火锅的加盟团队明确地告诉他不可能100%成功。

  谢莉接待了他,告诉他餐饮行业和零售行业完全是两个概念,对餐饮这样的服务行业,消费者是天天都在变,每个细节都在变,不像日化产品,广告打出去,消费者认同产品以后,会一直地沿用,而餐饮行业完全不是这样,现场管理特别多、临时变化特别多。而很多在本行业取得成功的加盟者见了谢莉后总喜欢夸下海口,表明自己如何有经验和能力,恰恰是这样的加盟者谢莉会特别担忧。她将这种担忧描述给该加盟商,感觉到他的确希望以归零的心态从头来做餐饮加盟,开业时谢莉破例去给他剪彩,这个加盟店生意至今一直特别火爆。

  “什么样的创业能够成功?在一个领域里面不管你多成功,到了另外一个行业,你都应该是初学者,有这样的心情和状态才能做得好。”谢莉说。

  精神领袖

  谢莉记得史玉柱曾点评说:“当给你的员工高工资的时候,你的人力成本是最低的。”谢莉回到重庆就实施了,马上给全部员工涨了20%的工资,“当我给你们涨工资的时候,你们不要欢呼雀跃,实际上你们应该感到危机,说明你们的竞争来了,外面很多人涌向我们企业了,我就要淘汰不好的员工了。”谢莉给员工们加工资后的好情绪泼了冷水。不过,从那时起,这一招的确起了很大的作用,员工整体工作效益完全不一样,中层干部很少有流失。她也感受到,其实在同行业当中,当工资更高,主动权实际上就掌握在企业手里了,因此可以在这个行业当中选择最优秀的人,优秀的人带来的经济价值、创造的利润,带来的工作效率,包括对周边人的感染,完全是不一样的。

  之前谢莉有这样的困惑。员工的流失量大时,加工资也不是解决办法,今天给员工加了工资,他可能会兴奋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后他工作状况又出来了。她有时候也看《毛泽东选集》,心想着那时候的共产党拿不到一分钱,却踊跃地冲锋上阵,实际上就是因为精神领袖带来的作用。企业做到一定阶段也需要这样。比赛中,她意识到马云、柳传志这样的企业家在他们的员工当中一定程度上就是精神领袖。员工根本见不着他们,他们的精神在更多的员工与员工之间的口述当中得到传递。

  “领导人散发出来的精神包括方方面面,肯定包括你的口才、你的为人、你的生活方式,每一个细节都会让员工有所触动的地方。”她希望自己在旅途中的所见所闻中积累的思考传递给她的员工。

  这时,谢莉在国外待了两个月刚回来,重走了丝绸之路,从西安开车一直开到意大利的罗马。她计划今年要去参加“环球7+2”,那将是七大洲七座高峰的攀登和南极、北极的涉足。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