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1年05月 > > 8号苑:在老胡同掘金的连锁主题餐厅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8号苑:在老胡同掘金的连锁主题餐厅

  《创业邦》杂志 文/郑江波 摄影/贾睿

  韩桐、袁宝和陈洋这三名北京80后小伙子将随处可见的串串香生意做得风生水起,餐馆的名字叫8号苑,在北京的80后人群中有着很高的知名度,仅仅两年时间就开了三家店,拥有7000多名会员,一个月的流水达到五六十万,去年还在央视的一家创业类节目中得到了雷氏照明创始人吴长江的300万元投资。

  “吴长江的到来给了我们一个明确的目标。”韩桐如此评价吴长江的加入,随着8号苑后海店的开业,打造一家全国性质的连锁主题餐厅的计划开始实施了。“央视的节目做完之后吴长江就和我们达成了投资计划,当时我们还一直以为是在作秀,没想到第二天他的助理就来到了店里。”袁宝对突如其来的投资显然很意外,他没想到边玩边做的一个餐馆会迎来如此的机遇。“我们当初就是想给80后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一边玩一边也能挣点钱。”袁宝穿着一身鲜艳的衣服,谈起过去的创业动机他的样子还像个孩子。三人在开这家餐馆之前也一直在创业,他们开过水站,给人洗过车,干过导游,开过旅行社,还做过文化传播的纪念品。

  2009年2月的一天,8号苑在西单商圈附近的一个小胡同里开始营业,没有什么餐饮经验的兄弟三人从相对简单的串串香火锅做起,小店不过十几平方米。餐馆开业前韩桐曾经向一些开餐馆的长辈寻求建议,可得到的都是一些负面的回应。“孩子,这个主意我不能给你出,我要是帮你就是害了你,这地方太偏,开不了餐馆。”面对长辈们的劝告,兄弟三人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老北京、胡同、串串香,这三种元素就是我们当初对8号苑的定位,我们要做的是一家与众不同的店,如果主打怀旧的主题就可以把胡同的劣势转变为优势了。”袁宝说。由于具有新鲜的怀旧概念和独特胡同文化的优势,8号苑从一开始就顾客盈门,没有经过任何的宣传,只凭借食客们的口口相传,这家好玩儿的怀旧餐馆一下子就火了。“我们基本就没赔过钱。”袁宝骄傲地说。

  8号苑老店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题餐厅,只是墙上写着一些老北京的土话和贴着一些奖状,而有着一些怀旧的味道。“虽然当时的生意不错,但是我们感觉已经遇到了瓶颈,好多老顾客开始流失,于是我们就开始酝酿新点子。”如何利用胡同的优势得到长期的发展,在怀旧主题上深耕细作成为了摆在兄弟三人面前的新难题。

  “其实8号苑只是一个怀旧的雏形,我们计划当时机成熟之后开一家主题餐厅,只是不知道要主打老北京的主题,还是80后的主题。”袁宝说。三人在这个问题上进行了长时间的思考,通过对市场进行分析,他们意识到做老北京主题饭馆8号苑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因为老北京涮肉馆太多了,更不乏像东来顺、南门涮肉等老字号。而做80后怀旧餐馆则不同,首先这个主题在北京还没有人做,最主要的是三人本身就都是80后,了解这个群体的所思所想,他们知道爱玩爱闹的80后在毕业以后面对社会压力有着很深的怀旧情结。“我们当时就决定为所有的80后创造一个集体怀旧的地方,而这个最能凝聚回忆和人气的地方非校园莫属。”韩桐说。

[page]

  2010年5月,主打80后校园主题的8号苑开门营业。在这里服务员叫老师,吃饭是上课,菜单是选择题,点菜是交卷,课程安排是营业时间,餐桌是课桌的模样,结账叫交学费,办会员卡叫办学生证。在“教室”的最前面是一面黑板,上面插了面小国旗,墙上贴着列宁、雷锋的名人照片,“教室”后面是黑板报,上面用粉笔写满了五颜六色的知识。

  来8号苑“上课”需要打电话预订说“老师,我要上课”,从下午5点半开始共有3堂课,每堂课90分钟,课时结束必须离开教室,迟到要罚站,课上答对问题有无花果、大白兔奶糖的奖励。服务员都是值日生,客人只要填写表格就可以来体验当“班干部”,最关键的是进入这间“教室”必须出示身份证,在确认是1980年1月至1989年12月之间出生的人才可以“上课”。

  作为餐馆的基本功能是就餐,菜品的质量才是一家餐厅存亡的关键,8号苑除了有秘制的串串香之外,还有招牌的“灭火器”和土豆泥等小菜,人均消费40元左右,现阶段对大多数80后来说是一个聚会就餐的理想选择,但是未来的路是越走越宽还是越走越窄还需要很多的摸索。

  老话说“开门做生意,来的都是客”,但是这条经商准则在8号苑被颠覆了,韩桐不建议70后、90后来这里,他说:“70后会觉得里面的东西幼稚,90后则理解不了。”由于这个“死规定”,8号苑曾得罪了不少老顾客,但是兄弟三人仍决定将这间80后主题餐厅的纯粹性坚持到底。

  “坚持做一个事情就要投入全身心地去热爱它,我们兄弟三个都是怀旧的人,希望能打造一个属于80后的纯粹的餐馆。”袁宝激动地说起自己当时的创业心情,8号苑经常组织会员进行“课外活动”,现在餐馆里还贴着很多会员们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所拍的照片,这种活动有效地增强了客人和餐馆之间的黏性,无形间开发了更为深广的客户群,顾客不只把这里当成吃饭的餐馆,而更多的是一个交友娱乐的场所,某种程度上更像是一个交友的平台,一个线下的SNS社区,这种观念上的转变也是8号苑如此吸引人的魅力所在。“目前我们的餐馆有7000多会员,只要一组织活动就会有成百上千人要求参加。”袁宝说。

  8号苑一个月保守净赚20万,这种营收水平对这种开在胡同里的、主营仅卖5毛钱一串的串串香小店来说已经相当可观。兄弟三人本来想一边玩一边扩大规模,但吴长江认为8号苑的这种社交型的开餐馆模式有一定的时间局限性,他提出了一个问题:“当80后过了20年后还会愿意到这种地方来吃饭吗?”这下可难倒了兄弟三人,久经商场的吴长江一下就点出了8号苑发展的瓶颈,最后他们达成了共识,打算将目标人群定位于20~30岁之间,然后按小学、初中、高中的方式将不同年龄层的消费者分类,将卖交友方式变为卖衍生品,有可能卖那个年代的纪念品或者做演唱会等等,然后在全国范围内开店。

  8号苑正在和话剧团体海家班的合作就是向这方面转变的一次新的尝试,这出话剧的名字就叫做《我是80后》,从演员到主创班底都从普通的80后中挑选,“我们就是想圆80后一个表演梦,也可以更好地宣传我们所传达的80后大家庭的理念。”袁宝说。

  “曾经有很多人打电话咨询想要开加盟店,如果想赚钱这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但是我们都拒绝了,8号苑不可以被复制,开新店也要自己来做。”袁宝说,其实三人早有开新店的打算,现在资金有着落了,一个小餐馆逐渐走向规模化经营,经过一番内部“民主投票”,8号苑爱情店在后海开业。选择在这样一个新老文化强烈碰撞的地方开店,8号苑也没有走老路子,这家店是一家以星座爱情为主题的浪漫餐厅,从装修到用餐感受上都走的是高档西餐厅的味道,但是卖的仍然是串串香,这种类似于混搭的风格让人感觉很新奇,迎合了大众猎奇的心理,为了宣传新餐厅8号苑还参加了团购。

  “开店初期我们推出了全天24小时营业制,但是效果不是很理想,现在已经取消了。”袁宝说。8号苑一直处在摸索阶段,打算开一家连锁的主题餐厅,“我们走的不是横向的推广模式,而是打算纵向的经营,每一家新店都不是老店的复制”。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