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1月 > > 从房车到房车便利店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从房车到房车便利店

  曾被指定为奥运房车提供商的高档房车生意遭遇盈利困境,刘杰带领车行天下变身地铁口的“房车便利店”。

  文∕王子之 摄影∕黄更生

  2010年7月,北京车行天下餐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车行天下”)独家取得北京4、5、10号线及5条郊区线路的所有站口、站前广场的经营许可及工商执照营业合同,如今已经全面布线地铁总共近70个站点中的53个站点,创始人刘杰终于摆脱了无现金回流的煎熬。2008年,车行天下曾经被指定为奥运会房车供应商,但是整车销售的业务难以展开,租赁业务也一直处于推广阶段。这让他度过了一段忐忑的日子。

  2004年之前,刘杰在夏威夷经营一家农场,收益丰厚,闲时酷爱房车旅游。这样的生活重复五年之后,他想要放弃旁人羡慕的安逸生意。脑海刚浮现归意,立即将商机聚焦在挚爱的房车,此时中国的房车市场正一片空白。

  当年年底,刘杰卖掉农场,携带多张房车图片,带几个人扎进丰台梆子井,面对一个大屋子,就想着一件事情:让房车从图片上站起来。工作就依图片画瓢开始。当时房车箱体、轴类零件,国内房车零件供应比较短缺,也不太敢用,所以能自己研发搞定的就搞定,而轴类核心零件就全部进口。

  最终第一辆露营样车装配完成,成本略微超出刘杰的预算,后来房车产品持续扩充开发,刘杰才更清醒地意识到:资金在疯狂蒸发。每次样车出来,刘杰就请一大帮子亲朋好友出游,他们需要通过用户体验来完善设计,针对家具的布局或者装饰进行修改。他认为最终完成的第一台露营车并不比拥有房车市场风向标之称的美国 Coachman品牌逊色。

  刘杰的房车销售,第一步是针对旅游市场。2004年,热衷自然风光的普通人大部分都选择火车和飞机,与美国上个世纪90年代就流行的房车自驾游相比,刘杰知道他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来等待机会。

  产品系的扩充上,他提出了便利店、化妆车、办公车、餐车等几个重点房车的研发。这些重点房车形式在某些领域存在刚性需求,影视行业、广告、电视台的外派工人组对于办公、化妆房车来说相当倚重,当车行天下办公、化妆样车测试后还不到两周,就被中央电视台和高希希工作室各自开走了两台,后来也印证了刘杰的判断,2008年,中央电视台和奥组委一起找到了刘杰,谈论的话题同样是他的办公房车和化妆房车。2008年车行天下被指定为奥运活动房车提供商。

  饱饮荣誉之时,刘杰并不满意。中国房车行业,包括北京中天行在内的所有房车俱乐部,日常营运都是依靠租赁,而每日300公里外再单独加每公里两块钱,其余收入大部分是司机租赁、餐饮消费或者其他增值服务。行业流传一句笑话,“凡是理智正常的房车业务员,就不会指望某个暴发户来买台房车发财致富。”出售房车在当时那是做梦。

  没有销量,刘杰把手伸向了父母拥有的最后一套房子,借钱!家里最后一套房子抵押了60万,首先发了工人的工资,刘杰还在八渡建立北京第一个车行天下的房车营地,开始规划房车营地网络的建设。资金流动最多的去向仍然是活动推广,和电力公司野外抢险、影视剧组进行合作,或组织各种垂钓、放映等。

  此时他的房车事业有了转机。2009年在一次商业会议上,刘杰偶然碰到了奥林匹克公园管委会的参会成员,便互相攀谈起来。对方是为奥林匹克公园配套设施寻找合适的商家,刘杰马上就想起房车便利店质量保障和一般公园摊贩的对比关系。一听对方当时对房车便利店没有任何概念,就立即表示暂时不聊了,三天后直接给你拉过去瞧瞧。

  房车刚一拉到,奥林匹克公园管理方立马意识到,这将是公共地域门口生意的一次革命,当即就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车行天下第一台房车便利店便落户国家奥林匹克中心南门的前厅广场。当时供货商也没有,车行天下就负责去超市采购,然后再销售。一辆车每天的营业额从没有低于8000块钱,他第一次真实感受到了现金回流。

  一直寻找突破口的刘杰,似乎终于看到了除了信仰外的曙光,回国四年,他第一次真正激动。然后他发动车行天下所有的人进行抽样调研,例如房车便利店究竟放在什么地方最合适,公园门口还是其他人口密集的地方。

  房车便利店第二次出手则瞄准了颐和园,刘杰直接找到颐和园管理处的负责人。这还能解决下岗员工的就业问题,因为房车便利店的出现对皇家公园门口的“地摊一族”无疑是直接的打击,消费者有了更靠谱的选择。颐和园管理处的负责人没有丝毫犹豫就签订了长期合同。

  与奥林匹克中心、颐和园的顺利合作让刘杰觉得车行天下找到了突破口。2009年一次地铁接站经历让他发现,地铁出站口居然不能为朋友买到一份靠谱的早餐,耿耿于怀的同时,他开始思考,如果在每个地铁口都开房车便利店,这对于车行天下意味着什么。他觉得自己的脑袋爆炸似地兴奋起来,马上克制住自己,反复问自己几个问题:是否能够拿到行政许可经营权?凭什么能拿到?房车便利店提升城市形象是没有问题,房车的停放问题怎么解决?将食品统一化并不难,能否做到随时可查询食物信息?统一配送中心又如何打造?他立马又发动公司所有的人,开始调研。

  把以上问题梳理清楚以后,带着调研报告,他找到了北京京投轨道交通资产管理公司(以下简称“京投轨道”)负责人,当时双方谈得非常满意,也明确指出合作的阻力比较大,毕竟每个站前广场还没有商业设施,这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地铁本身又是跨城区的,所以就要多个行政部门,除了京投轨道愿意点头外,还得取得地面上各行政区的行政许可。不过京投轨道不但很快许可,并且和车行天下出席每个行政区关于房车便利店的座谈会和交流会。

  2009年前8个月的每一周,刘杰都是这样度过:面见区商委、区工商、区交通、区卫生、各个街道分管的城管,然后开各种座谈会,一周5天开15次会议,挨个进行演示并承诺:车行天下不堵盲道、食品安全问题做到建立随时可查的电子系统,进行统一服务、统一管理。

  就这样,刘杰取得北京三条地铁线路及五条郊区线路所有站前广场的经营许可及工商执照营业合同。2010年7月,北京5号线与10号线一些站点的站前广场,印刷有“Happy +”字样的房车便利店如同1984年港片《快餐车》,人来人往中开始试营业。有社会学专家指出,这是社会公共服务配套设施的一次重大升级。刘杰为自己定下了规划,先是全线布局北京地铁,第二阶段他将到外地进行扩张,最后布局公园及景区。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