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7月 > > 二维码领域的运营商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二维码领域的运营商

  不卖系统,转而提供整套运营服务,这种做法能复制吗?

  文 | 刘岩

  消费者在互联网下订单后,带着含有产品信息、服务时间、服务地点的二维码电子凭证去找线下商家,商家接受二维码订单信息后,将订单信息还原出来——上海新大陆翼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翼码)从事的就是这种业务,以二维码电子凭证的形式,为O2O交易搭建平台。

  翼码提供的服务涉及团购、积分兑换、电子优惠券等上百种,目前它已经与中国移动、麦当劳、银联等数千家企业建立合作,不止做应用,还会为客户做全套运营。

  如何想到这个生意?

  翼码创始人、话剧狂热爱好者万青一开始做二维码电子凭证,纯属是为自己买话剧门票时图个方便。她一直觉得现场排队买票、电话订票后再等票的方式非常浪费时间。做支付出身,又了解二维码、RFID电子识别技术的她开始琢磨,如何能做到“不用见面交易,又能现场看话剧”?于是她便想到了将交易后的票务数据信息编入二维码,再以彩信的形式发送到手机上。消费者凭借这种二维码电子凭证可直接到商家享受服务,既安全又方便。

  2004年,她便提出了“二维码电子凭证”这个新鲜概念。2006年翼码成立,开始做电影票的移动订购,并且六年来不断地开拓新业务。但令万青多少有点遗憾的是,由于话剧票务实行项目制的特殊性,她梦想中订话剧门票的想法一直未能实现。

  创新点在哪里?

  不同于卖电影票、旅游门票等在某一领域做垂直应用的公司,翼码更倾向于做一位运营商,帮各种类型的O2O交易构建业务模型。在这个模型中,翼码还要负责设备的安装和维护、IT系统的支撑、订单处理等运营服务,还要站在商家一头,为其寻求线下资源,比如它曾撮合中国移动的积分商城和麦当劳达成合作,用积分兑换汉堡。

  据万青总结,翼码的电子凭证适合一切“不见面(即‘线上’)交易,见面(即‘线下’)受理”的业务模型。而电影票、SPA、足浴等几乎所有的生活服务类产品的交易都属于此范畴。

  与同行相比,优势在哪里?

  地铁站里面“一号店”等商家的二维码仅是一个应用,而“我查查”也在做扫描条码应用再进行比价,还有些公司做二维码应用和终端机,然后卖给商家。

  但翼码的特长是运营,这在行业中并不多见。据其联合创始人、产品部总监林缙介绍,翼码不卖IT系统,靠收取服务费盈利。它按照服务网点的数量或订单的数量收取服务费,在某些特定业务中,按照扣率分佣金。这需要翼码科技既要建立自身的计费系统,又要做好被服务企业的对账业务系统。

  万青认为,翼码的另一个竞争力在于它六年来形成的“跨界”能力。线上企业如淘宝,线下企业如麦当劳,均为翼码服务的商户。服务商包括大集团与小商户,它们的思维模式、处事方式均不同,需要运营商辅助它们促成订单和销售。

  如何实现服务的可复制性?

  翼码还打算将服务复制到各地。林缙称,翼码会先按照企业需求完成系统开发,再到各地的分支机构设置运营中心,与当地商户洽谈。

  翼码的员工来自五花八门的行业,如餐饮、电影院线、化妆品、旅游等领域。根据业务需求,他们会研究电影票如何卖、订餐如何管理等行业规则。六年的积累让翼码形成了一系列标准作业流程,单纯围绕装机、拆机、现场培训、接电话等就有若干个标准流程,新员工只要按照模块操作就可上岗。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