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02月 > > 《侠客世界》:先撞墙,再找北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侠客世界》:先撞墙,再找北

  踏入手游市场,先做哪类产品?辛小木的看法是稳、准、狠,要做就做顶级的。

  文 | 沈凌莉

  《侠客世界》这款RPG手游还没正式开始收费公测时,代理商就已经出价近千万元人民币购买代理权。

  这款游戏的操盘手是辛小木。生于1985年出生的他曾在上市公司淘米任职3年,负责游戏开发。离开淘米创业时,他的梦想是再造个“摩尔庄园”。

  这是一个值得草根创业者学习的故事——过去的经历、经验,也许是你再次出发的资源,当然也可能会成为包袱。

  “让他先死一回吧!”

  辛小木有3位天使投资人,第一个接触的是天使投资人李祝捷,还没见面,就和辛小木急了一回。

  辛小木曾在3个月时间内遍寻投资人,发了无数邮件,约见了二三十位投资人,结果都是拒绝。直到他与李祝捷约定开视频会议的当天下午,一位老板答应投资辛小木100万元人民币,双方约定去签合同。辛小木觉得机不可失,就放了李祝捷的鸽子。

  “你不知道找个靠谱的投资人比找钱更重要吗?建议你先不要急着签。”李祝捷在电话里把辛小木叫了回来。

  辛小木期望找一位在北京的投资人,因为北京的游戏资源最丰富也最前沿。“创业起步阶段人脉资源最重要。即使给的钱不到100万元,我也愿意接受。”辛小木心想。

  为了引起李祝捷的重视,辛小木告诉他自己已经见过了哪些投资人,其中有夸大的成分。他告诉李祝捷对他感兴趣的投资人名单,其中还包括童玮亮,但实际上他们只是约见,还没有正式见面。让辛小木没想到的是,李祝捷和童玮亮早已熟识,他俩沟通后发现辛小木在“拉大旗,做虎皮”。但他们认为辛小木有在淘米的经历,开发能力不错,又将他从上海约到北京,并找到了更了解游戏行业的孔毅。后者是真顺基金创始合伙人,原顺为基金副总裁。MMO游戏《仙变》就是真顺基金的第一个天使投资项目,上线100天,月流水收入就突破千万元。辛小木从见到孔毅到签合同只花了1个小时。三位投资人一起投给他50万元人民币。

  当时,辛小木想做一款类似淘米王牌游戏《摩尔庄园》的养成类休闲游戏,但3位天使投资人并不看好。孔毅向辛小木提了几个方向,辛小木琢磨了一下,还是按照自己原来的想法开始着手。“做儿童类游戏,我们是最专业的,铁定能做好。做不好都对不起我们自己。”

  他沿袭了淘米式的创业路径:先积累用户,做用户比做收入更具有长远意义。“这是淘米没捅破但大家都认可的思维定式。”辛小木说。他们在上海开发了第一款休闲手游《梦龙岛》。由于不懂游戏发行加上盲目自信,《梦龙岛》没做过任何推广。“想当初淘米也没有找平台代理,就是将产品往那儿一丢。但它有品牌优势,渠道会为它做资源倾斜。这就是我当时关于游戏推广的所有认知。”辛小木说。

  孔毅没有多说什么,只提了一个建议:“游戏名字不好,要改。”但辛小木还是没听进去。上线之前孔毅判断,这款游戏肯定没法火起来。他同李祝捷、童玮亮商量了一下,最终的结论是:“让辛小木他们先摸索,撞一次墙也不是坏事,否则维拉还是做不出好产品。”

  不出所料,这款游戏上线2个月,一共只挣了2000块钱。3位投资人立刻把辛小木拉到北京,帮他重新梳理思路。辛小木回过劲儿来,认识到“做用户是对的,但它不应该是小创业团队在最初阶段的首要目标。得先找到一块‘肥市场’”。

  第一次创业的秘诀:稳、准、狠,不能想退路

  辛小木曾经看过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了一个问题:做游戏也是实现理想的过程,但是怎样与市场结合才能进入市场第一梯队?

  这几乎就是他当时面临的问题,辛小木向孔毅寻求意见。孔毅让他了解到顶级的游戏和其收入是怎样的,例如平台关注什么产品,发行商看哪些问题,发行商眼中哪些才是好产品,接下来的市场需求是怎样的,等等。

  他们又一起想到了3个游戏类型:卡牌类、COC类和RPG类(即时格斗游戏)。争论最激烈的是要不要做当时投资人、开发商、代理商都一致看好的COC类游戏,最终他们认为,COC类游戏的“盘子”太小,往往只有行业第一才能存在,行业第二都难以生存,而且制作难度非常高。辛小木分析,自己团队没有这类游戏的开发经验,美术、策划能力等并不是顶级的,做COC类游戏风险太大;对于卡牌游戏,辛小木极有兴趣,它的研发周期短、开发难度相对低、赚钱能力强,但进入门槛低的游戏,也意味着想脱颖而出就必须要做出精品,他们仍然不具优势。

  最后,他们一同敲定了RPG游戏。它的开发门槛高,没有制作标准,制作细节更多的是靠团队经验来把握。这反而显出辛小木团队的优势,因为他在淘米时就做过两款格斗游戏。

  按照团队人力,他们开发一款RPG游戏大概需要10个月,可以在2013年年底推出。孔毅分析,这是第一波大量格斗游戏投入市场的时间点,也将是机会和获利空间都比较大的阶段。至于风格和题材,辛小木选择了武侠风格,一方面这个题材可以少犯错误,而且他想打造一个武侠题材品牌,武侠在中国是比较接地气的题材,单机游戏的发展证明,这类游戏确实是可以传承和积累的。“我认为第一次创业要稳、准、狠,不想退路,而且要做就做顶级的。先不考虑海外市场,我们团队能先把国内市场做到最好就是胜出。”孔毅对此赞同,他认为格斗游戏在2013年会形成一个千万月流水量级的市场,2014年会发展到每月流水上亿元。如果从2013年开始尝试,即使失败也可以重新开始。

  辛小木仍然举棋不定,他不知道是否应当留下同事继续完成《梦龙岛》,如果稍微有些起色,是否需要继续投入?他又想到了来自淘米的经验——淘米此前就遇到过这种情况。

  思前想后,辛小木确定了几点:小创业团队初期做产品,走大路会更有效率些,而《梦龙岛》的收入流水每月最多100万元,如果不能把精力放到下一款产品上,可能那时机会就没了。于是,辛小木和3位天使商量,完全放弃了《梦龙岛》。3位天使投资人继续追加了投资。辛小木到厦门挖到了一个做格斗单机游戏的小团队,团队7人都搬到北京,进行《侠客世界》的前期开发。研发进入稳定期后,团队才回到上海。辛小木紧接着又进行招聘,李祝捷吐槽辛小木:只有1万元的时候,敢招月薪1万5的人。

  辛小木后来自己总结:“创业要胆子大,珍惜人才。领导人更重要的能力是拢人,且能让他们配合好。而创业公司靠什么吸引人?靠激发为梦想奋斗的精神与收入。我招聘一定会看长板,将长板加上一块,再逐渐弥补短板,包括寻求投资人、发行商,我都是围绕提高成功率来进行的。”

  《侠客世界》的开发用了6个月,这款偏休闲的格斗动作游戏,操作比《时空猎人》《王者之剑》更简单,但与后者分别专注低端机市场和高端机市场不同,《侠客世界》介于二者之间。美术风格上,兼顾“70后”“80后”“90后”人群的审美,力求让“90后”不觉得老气,“70后”“80后”不觉得幼稚。在动画包装、剧情包装上用了很多单机的做法以及配有RPG式的语音。

  2013年12月初,还在封测阶段,孔毅就介绍辛小木去和平台接触。目前已有北京的手游渠道商为《侠客世界》开出了千万元人民币的代理佣金。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