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4月 > 特写 > 算命和风水:被互联网改变的“生意”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算命和风水:被互联网改变的“生意”

算命、测字、吉祥物、祭祀,这类传统行当,如何在互联网上找到它们的生存空间?

采访/夏宏 王子之 文/夏宏 图/黄更生 路马视觉

打开网页,通过搜索引擎关键词搜索,你可以看到不计其数、令人眼花缭乱的算命、风水网站。

这些网站的首页,充斥着各种“大师”、某某宗师的第几代传人,以及类似中国、国际易学风水学院、命理学院、协会等机构的正副院长、会长、顾问或主要负责人。

你还可以看到,他们明码标价的服务项目:八字分析,起名,流年运程,居家、企业风水布局,建设项目风水策划设计,墓地选址,风水师培训班等等,一些网站则为此推出了成功型、精英型、卓越型等类似套餐;其收费少则标价数百元,多则标价三四十万元。一些网站还做起了卖各种风水辟邪物、吉祥物的电子商务。甚至有网站开辟了网上扫墓业务。

如果你打开手机,在苹果应用商店或者在安卓电子市场,也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算命资料,风水、算命软件。

算命、风水,这一古老神秘的行当,当互联网出现后也在迫不及待寻找它的商业生存空间。

另一种“心理安慰”

江西赣州的吉祥风水网,号称是中国最大的网上周易购物商城。所售物品包括易学软件、风水罗盘、易经书籍、风水吉祥物、教学光盘等几类同类网站常见的商品。六七年前,商城总经理陈建良与父亲创办了这个网站。与大多数做这个生意的人一样,陈也强调自己与风水的联系,称其父研究这个有40多年历史。

“利润在75%以上,一年下来,流水在100万元左右。”吉祥风水网现在卖得最好的产品之一,是应用于PC和移动设备的风水软件。身处在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地级市,陈对此业绩显得很满意。

对于那些标价30~500元不等的软件的货源渠道,陈建良含糊其辞。最后他说,它们来自全国各地研发这些软件的公司,问其合作者,陈以“签有保密协议”拒答。他强调,自己“卖的是正版”,并说那些网上付费下载风水软件的网站,大部分是骗子,“都是别处找来的免费版”。

陈说,标注预测、玄奥八字、玄空风水、改运等字眼的软件,其实就是找一本“大师”的书,和一个懂软件编程的人“攒”出来的。近期他也想雇个懂技术的人,自主研发软件。

介绍我们采访陈建良的人叫李金霏。李2007年在青岛一所大学的计算机系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在北京一家叫典程方略、主营“运程学”的公司。“公司是一个风水‘大师’开的。”其工作是根据“大师”的文字脚本,编写一套应用于手机客户端的程序。用户每月交纳8元钱,通过短信接收的方式,便能查看到自己每天的运程走势。这个业务做得并不好,一年时间内,仅有1000个左右的付费用户。

李金霏向《创业邦》记者解析这个程序的编写模式,首先建立一个3000字左右的词库,每个字对应一个笔画数,当用户输入姓名,便得出一个对应其笔画数的运程分析。

而这些软件的作者,在网上像一群隐形人。陈建良说,他们的确很少抛头露面,大部分人是拿份薪水、服务于某个IT类公司或某个风水行业的团队。很少有人单打独斗专职做这个事。

“技术含量太低了,自己趴家里被窝起一个名字,买本类似姓名学新编的书看看。一天轻松学会。”刘恒,一名身处北京、来自黑龙江的风水师,2月上旬的一个下午,在北京苏州街一处公寓,评价那些在线算命的网站,他颇为不屑。

“如果收费20、30元就当是一个游戏,一个娱乐工具。要价上100块的就是骗子。你有个好名字就能改命,那是胡闹!你生下来是一匹马,就变不成骆驼。”

在刘恒看来,所谓网上的风水生意,各类测试、风水软件不过是一个敛财的工具,但他不否认,这有它的市场需求。现在大家压力大,对未来迷茫,算命能带来一些心理安慰。

“现实中过得如意快乐的人,不会去算命。这个市场的顾客一般过得不如意,你在软件设定的模式里,说十件事会有八件不如意,这很容易引起人共鸣。即使这些风水软件只有200个、300个测算结果,但面对一年365天的‘运程’、数量庞大的网民,被说中的几率怎么会没有呢?”

业内人士透露,网上靠测字、解梦、看风水的一年赚几百万大有人在,之前大多集中在某些周易算命论坛和QQ群,现在有一部分人则转移至淘宝。一位女作家在淘宝开了一家帮人测字、笔迹分析的淘宝店,三年收入达一百多万。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