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4月 > 特写 > 移动支付应用的三个案例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移动支付应用的三个案例  

文/Jennifer Wang

咖啡馆

佐藤(Ray Sato)在1997年创办了Balconi咖啡公司,西洛杉矶的人们第一次品尝到了虹吸式酿造咖啡的味道。咖啡厅里的每一杯咖啡都由日本虹吸管酿造,这种酿造方式的原理是利用两个玻璃容器内的蒸汽与真空气压进行酿造。

Balconi咖啡厅只接收现金,生意还不错,但是在2008年Balconi的房租到期时,佐藤决定对业务进行升级。他将咖啡厅搬到了一个更加繁华的街角,房屋的面积也比先前更大,并且重新对店内布局进行了设计。

2011年1月,Balconi重新营业的时候,人们发现了不同之处:先前的收款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台安装了Square读卡器的iPad。有了这台iPad,佐藤可以接收顾客的信用卡,从而更容易销售研磨机以及其他高价货品。他表示:“我起初并没想到人们会在小额付款时也用信用卡消费,但是我现在一半左右的销售都是通过信用卡完成的。”

佐藤本想购买一套传统的刷卡系统,但是3000~4000美元的价格让他望而却步。当他看到另外一家咖啡厅在使用Square公司的产品的时候,他就打定了主意要使用它了。“这是一套让人惊讶不已的系统,惟一的成本就是购买一台iPad。与4000美元相比,500美元的成本更合理。”Sato开玩笑说,这套系统对他惟一的挑战就是要学习如何使用iPad。要使用Square,他每笔刷卡要支付交易额的2.75%,当需要手动输入信用卡信息的时候,他需要支付每笔15美分外加这笔消费3.5%的费用。

近些天来,Balconi的营业收入又提高了,佐藤表示Square为他提供了新的机会,他表示:“如果我进军餐饮业,我就可以利用Square在现有的收款区外进行收款了,我很高兴能得知这个可能性。”

美发师

和很多美发师一样,施耐德(Duane Schneider)作为一位独立美发师,他需要自己打理那些让人头疼的行政工作,包括收款管理。2010年8月,他开始在丹佛的明星美发沙龙工作,那里的每一个造型师都要自己负责自己的收款事宜。

施耐德表示:“传统的信用卡收款体系让人头疼,里面包含各种各样的隐藏收费项目,以及不同银行发行的信用卡都有各自的手续费标准。我检查账户信息的时候,各种各样的扣费把我吓坏了。”

在接触到移动付款之后,施耐德和Pay Anywhere签订了合同。从那以后,他的收入有了3倍的增长。“我的顾客中有97%的人都使用信用卡,因为比满世界找提款机或者随身带一本支票本并告诉我周二才能兑现要方便多了。”施耐德说道,有了Pay Anywhere,他还能在沙龙外给顾客提供服务并且完成收款,例如在酒店里为客人提供理发服务。

Pay Anywhere每笔交易收费为19美分外加这笔交易额的2.69%,当需要手动输入信用卡信息的时候,收费为19美分外加这笔交易额的3.49%。该服务还允许使用者在没有网络连接的时候储存信用卡交易信息,并在取得网络连接的时候再完成交易。Pay Anywhere的使用者不必和他们签订合同,Schneider很喜欢这一点,并且他还满意于Pay Anywhere的7×24小时式服务。

施耐德表示:“我身边还没有人在使用移动支付服务,但是我已经很多次向他们介绍过了,我的同事们都在使用传统的信用卡服务,我使用移动收费服务的手续费比他们低多了,他们都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但是他们和传统信用卡收费服务的合同还没有履行完。”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