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7月 > 特写 > 陈凛:上海滩投资界“地头蛇”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陈凛:上海滩投资界“地头蛇”

在他32岁那年,父亲陈逸飞去世,留下了庞大的逸飞集团。陈凛把产业全部关掉,在上海滩做起了天使投资人。

文|刘恒涛

2012年初,陈凛成了联创策源的投资合伙人。在这之前,陈凛,这位著名艺术家陈逸飞的儿子,一直作为天使投资人在上海单打独斗。

“我跟冯波是十几年的好朋友了,上海又是消费、媒体的大本营,他们在这边没有人,我以前就一直帮他们看项目,都一起做。”陈凛告诉《创业邦》记者,最近,他们会联合投资一个做功能性饮料的企业和一家日式快餐公司。今年他会投资四五个项目,之前投资的郁金香传媒将会谋求在国内上市。

不同于常见的天使投资,陈凛专选那种发展到一定规模但VC还没介入的企业,而且投资额度达几百万美元,也要比一般的天使投资大。

“很多上海的公司是这么想的,与其早期融资让VC拿走很多股份,还不如找一两个好的朋友进来,大家帮忙看看怎么融资,跳过VC,直接进入PE,直接做一轮大的。”陈凛说。

2005年,陈逸飞去世之后,继承了部分家业的陈凛,基本上停掉了父亲所有的产业,专注于做投资业务。他的逸飞投资控股仅有一名员工,就是他本人。他时尚、轻松、务实,人脉颇广,盘踞于上海滩的天使投资领域,自称是上海滩投资的“地头蛇”。

“中国城市很大,每个城市都有一批地头蛇,你不可能上海做得好,北京也做得好。我觉得将来的投资肯定是这样的:第一有地域性,第二有细分或者产业细分。因为中国太大了,你不可能什么人都认识,什么都了解。”

专注消费品和媒体

陈凛投资郁金香传媒本是无心之举。2005年以后,分众上市,要扩张业务,做户外大LED媒体,当时陈凛的妻子带着团队帮江南春做户外LED媒体,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那家公司就叫“郁金香”。当时郁金香已经做好了第一块屏,在上海跟江南春抢得很厉害。

“户外大屏需要政府审批,一块大电子屏,最起码要七个牌照,环境、交通、电力等等。郁金香跟政府的关系不错,上海政府也非常支持他们,反而江南春这里得到的支持好像有点问题。”于是陈凛找到了郁金香的老总王敏,并于2006年初向郁金香传媒投资六七百万美元。随后,陈凛把华平也拉了进来。陈凛说,那时候老虎也想投,当时很多人想投,后来还是拉了华平。

“上海圈子很小,就这些人。而且之前我帮父亲也融过资,大家都认识。”陈凛说。

随后一两年,赛富投资了香榭丽,凯雷投了分时传媒,在上海展开了户外大屏争夺战。

“这个东西做到后面,有点像商场,一旦你拿到手,什么事都不用干,你天天就坐在那儿收钱就好。”陈凛说,当时上海户外牌炒的很高。有的公司为了抢LED屏,直接去找已有的LED屏的老板,对方如果年盈利500万,就花600万包下来,后来公司都崩掉了。如今分时已经关闭,香榭丽已经被落在后面,郁金香是本地的老大。

“那时候像郁金香就没有这么扩张,还是很小心的,有好的就做,没有好的就不做。”陈凛说,别的公司崩掉之后,郁金香再从他们手里买回来,“现在北京的大屏全部是我们的,全中国最好的屏都在我们手上。” 一块好的屏幕每年的营业额惊人,高达千万。2011年,郁金香的大屏幕就达到了60块。

2007年,陈凛和淡马锡一起,投资了一兆韦德健身,跟胜达投了最大的物流公司新时代物流。一兆韦德如今是国内最大的健身会所,2012年将会达到110家店,而且绝大部分是直营。

“我专注于投媒体和大宗消费品,因为这方面是我们家之前做的东西,我也比较懂,而且这也是上海或者上海周边地区比较多的。如果你说到高科技、互联网这可能就不是上海,这是北京了。”陈凛说。

消费品和媒体,是陈凛投资的主要方向。近几年,他一直和上海两家奢侈品代理公司接触,准备投资,“都是圈子里面的。”这两家奢侈品公司中的静安鸿祥,是中国最大的阿玛尼代理商。陈凛说,静安鸿祥2010年的利润就有两三千万。

“因为我觉得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高端消费会越来越大,中国很快会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国。”陈凛说。但中国市场太大了,国外的顶级品牌如路易威登、香奈儿、爱马仕可以一个个城市做渠道,但是一般的品牌没有这么多资金,一定要依靠渠道,所以渠道商就变得非常宝贵。这就是他投资的原因。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