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9月 > 特写 > 两个人的VC:从360到趣游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两个人的VC:从360到趣游

高原资本的投资哲学是,不追求数量,而追求回报率。上一个案子叫奇虎360,下一个是趣游。

文 | 曲琳

“恰如人生初见”,趣游(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趣游”)创始人玉红如此形容他与高原资本(Highland Capital Partners)董事总经理涂鸿川的第一次见面。

2010年10月,趣游创业一年半,做游戏联运起家,刚刚拿到一个游戏的独家代理权,是国内第一家做“独代”的公司。团队就20人,年纪最大的不过31岁。玉红挑了5家美元基金发去商业模式PPT寻求投资。

涂鸿川“闻讯”来拜访。他一个人过来,拎个皮包,一副很草根、很不拘小节的样子,开口却是港台味的中文——玉红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位马来西亚人。玉红简单地“讲了讲公司是干吗的”,涂鸿川就说准备投资,紧接着跟玉红大谈了一番高原资本的历史。

玉红纳闷他“怎么不多考虑考虑”,但潜意识却觉得,这次的合作也许能成。一个月之内,玉红的PPT引来了另外几家的关注与投资意向,高原资本开始穷追不舍:涂鸿川请玉红参加高原资本的聚会,让他和其他被投资的创业者先“认识一下”;在玉红出差到上海时拉他去酒吧喝酒,顺便游说他尽快签“Term Sheet”(投资意向书);还请他到位于人民广场的高原资本中国区办公室与美国总部开电话会议。

这一去不要紧,玉红发现这家基金公司总共就三个人:涂鸿川与另一位合伙人叶冠泰,外加一位秘书。结合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一个词跃入他的脑中:皮包公司。但很多是巧合,最终趣游接受了高原资本的投资,玉红与涂鸿川也成了铁哥们儿。

“我当时怀疑第一次见面就说要投资是忽悠我,而且他可能并不太懂游戏运营。但是他很热情、阳光、能感染别人,甚至找到我们团队其他人去交流。他让人愿意去信任他,如果一看这人属于想得太多那种,我就不愿意跟他沟通;而且我当时在做全球化战略,希望找一些有全球视野的兄弟,高原资本和涂鸿川的背景就符合条件。我想未必最有名的VC就是最好的。”

说这话时,趣游已经启动赴美上市,年收入6亿元,利润超过1亿元,员工达1300人,海外代理业务增速迅猛,高原资本是他们唯一的投资方。

它将成为高原资本新一家IPO公司,之前的一家是2011年3月30日登陆纽交所的奇虎360,为高原资本带来了高达4亿美元的回报。它也是高原资本落户中国投资7年来投资的9家公司之一,另外几家包括网康科技、途牛、悠视网、维旺明(下简称“viva”)等。

“论投资公司每人的单位产出,我们绝对是最高的。不过我们一般尽可能低调一点,挣了钱也没必要炫耀让人知道。”涂鸿川“狡猾”地笑道。

一家“较劲”的投资公司

高原资本在投资圈里的确并不高调,甚至有点神秘,但口碑良好。涂鸿川与叶冠泰每年也会看两三百家公司,但他们却为自己树立了几项硬指标:必须是TMT行业(主要指电信、媒体和科技类)企业,最好在“一岁大”左右,要由高原资本领投并占股达到20%。

每项指标都有自己的道理:首先只投TMT公司,用涂鸿川的话说,“其他东西再火也不动,投得多反而会烦”。其次是阶段,他们偏爱刚成立一年多的新公司,这时往往对方的商业模式还没找准,其他投资人根本看不入眼,甚至怀疑“马上要垮掉”,但涂鸿川认为唯有这样才够好玩。

一旦涉及到投资,高原资本的要求又很苛刻。除途牛旅游网之外,其他项目都是领投,尽量多拿股份,很多案子都投到了1000万美元。有一家投资后占百分之十几,他们还特意多买了一些股份达到20%,只为符合高原资本一贯的“战略”。

与其说这是种“较劲”,倒不如说这是高原资本对自己的一种强迫。“跟投有时候就是放个两三百万,可有可无,亏了也无所谓。领投不行。有压力才有推动力,你才能把对方的东西当成自己的事做。而且做投资本身也是学习。你占20%的时候,公司把你看作一个重要合作伙伴;你如果只占1%,人家可能理都不理你。”

而且高原资本还规定每位合伙人每年不得投资超过2个项目,以防精力分散。2011年上半年的创投圈资本极其活跃,高原资本却只投了一个。2012年许多基金开始收缩,高原资本却在上半年一口气投了3家公司。他们早就打算在下半年增加一位合伙人,这下正好——可以借此“配额”再多投几个。

硬指标之外,在公司的选择上,涂鸿川有自己的一套“公式”:创业公司的产品要先后达到“爱不释手——家喻户晓——形成品牌”三个阶段。上线后用户用了一两次就抛弃的应用比比皆是,这种绝不会考虑;等到家喻户晓之后,用户口碑会推着品牌往前走。

在这套公式的指导下,电商、社区两大热门领域,高原资本一个都没投,涂鸿川更反感团购这类“一窝蜂”式、互相抄袭却抄得四不像的热潮。电商投资最火爆的那段时间,涂鸿川很真心地问圈中好友,电商的亮点在哪里,朋友脱口而出:“市场够大呀!”

他还是不为所动:“不是说这行业不好,是我们看不懂。互联网是轻工业,电商公司虽然是互联网公司,但是它与传统零售业唯一的不同是没有店面,后面的物流、库存、配货都是一样的。所以我认为,它是互联网里头的重工业。如果有一天传统领域公司做互联网的话,会不会比较快?事实上苏宁易购现在已经起来了。”

再套用他的投资“公式”,更是“投不得”:“我认为必须是从爱不释手到家喻户晓,然后品牌出现。可事实上电商是反过来,用打广告做品牌,让一大堆人来,人家到底喜欢不喜欢你也不知道,虽然达到了家喻户晓但是没什么价值。”

2008年上下,社交网站迎来投资热;2011年末社交APP又倍受关注。他照样不看好:“只有我们这样的老一代人会到社交网站上怀旧,但是怀旧半天能怎么样呢?你以前的男朋友都有老婆了,你以前的女朋友现在也不如当年了,没太大意思啊!那些新的APP是给90后用的,陌生人社交虽然听起来不错,可是用户在上面往往越聊越偏。(尽管)也达到家喻户晓了,但是用户上了这样的APP又不想被自己的熟人知道。”

曾有人提出,投资是世上最难的事情,难分对错,难于总结。不过,高原资本在对“人”的研究上,已经有了一些心得。“我感觉他们两个很善于总结人的特点。”玉红说。

在趣游接受投资之后很久,玉红问高原资本美国那边的合伙人,到底为什么投资自己。对方笑笑说因为你们不缺钱,赚钱的公司为什么不投,互联网上能赚钱的公司又不多!

其实涂鸿川很清楚,他看中的是玉红的眼界与思路。最初他俩曾谈到对游戏行业的看法,事后涂鸿川说:“我当时心想,太有意思了,这哥们儿90%的观点都是我们没有听说过的。要知道我也见过业内很多人,玉红就属于Pinterest再火也不会盲目抄袭的那种人。”

做电子阅读应用的VIVA创始人韩颖是个敢于不破不立的创业者。涂鸿川得知他曾经与田溯宁一起创办亚信科技与网通,如今却踏踏实实从零做起之后很佩服:“从运营商老总,变成一个左手iPhone、右手安卓、架着iPad的老顽童,你能感受到他越来越有自己的憧憬与想法。”

360是高原资本的第一个项目。涂鸿川认为,周鸿这个人就更不用多说,他身上的特点很鲜明:“他绝不屈从。后来我也发现,很多我们投资的创始人都有一股敢于颠覆、不跟风的气,这就是骨气吧。我们寻找的就是这类人。”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