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11月 > 特写 > 北极光七年之变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北极光七年之变

七年,对于一家创业企业来说,是可以做些总结的时候;对于一家VC同样如此。善于清零的海归创业者邓锋带领北极光创投摸索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投资逻辑。

文 | 严晓霖 图片提供 | 北极光创投

站在华贸中心32层落地窗前,邓锋的身后是聚集了京城最多财智之士的CBD建筑群,和一整条长安街。

这里是北极光去年年初搬入的新办公室,1200平米的空间被分隔成多个大小不一的会议室和一律等大的单人办公间。里面有一间属于邓锋,陈设极简。除了门口的名字,看不出任何的层次、头衔。

倘若不出差,他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度过。有时工作到太晚,干脆就住进楼下酒店。周末加班,他喜欢呆在隔壁会客室与音响、黑胶唱盘为伴。另一位发烧友、把办公室布置成“音响联合国”的周鸿祎观摩过他的装备,直言:“太差了,回头给你弄套牛掰的。”他不以为意:“我不收藏音响,收藏音乐。”

这或许可以理解为,在硅谷以42亿美金卖掉NetScreen、经历过人生辉煌的他,如今除了财富和成功,有着更多精神诉求。水木清华BBS上流传着他2005年初回国时对母校后辈的一番剖白:打算办一个非营利民间智库,把中国企业带向世界。

如此,此前六年将办公室设在毗邻中关村的清华科技园显得十分合理:最有机会走出去的,正是邓锋最熟悉的TMT领域。

但7年中除办公地点转变外,其投资策略也悄然发生着变化:清洁技术(包括:新能源、节能环保、新材料、先进制造)的投资比例已经占到了25%;进一步将手脚伸进了医疗健康,也有10%;新型消费5%;TMT领域的投资比重下降到了60%。

这种调整对一家创立七年、掌管着10亿美金的VC来说,绝非轻描淡写。为此,本刊记者在数月内多次拜访邓锋及姜皓天李立新杨磊杨瑞荣四位董事总经理,并接触了多位接受其投资的创业者,试图厘清这一变化发生的轨迹及其内在逻辑。

投资组合:高、低β值哑铃结构

“投清洁技术、医疗健康是很早就确立的想法,只是建立团队需要时间。”邓锋否认了记者对北极光调整投资策略的疑问:“任何一个领域我们都不会觉得好就进入,节奏如何要看团队的DNA。”

北极光公布的第一个清洁技术项目,是2007年投资的生物燃料公司凯赛生物。据此推论,至少从那时起,邓锋已经有了切入该领域的念头。

他的考虑首先是平衡风险:TMT项目β值(系统风险敏感度)很高,爆发性强、动荡性也强。今年300-500%增长,明年就可能急速下滑。清洁技术、医疗健康项目则β值相对低,意味着稳健。也许每年只增长100%,但可持续5、6年。尤其是医疗健康,北极光涉足较多的医疗器械、医疗服务非但β值低,周期性也很弱,加倍稳健。与TMT配合在一起,可以保证基金的收益。

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低β值行业有很多,比如能源、化工、汽车、农业,为什么不是这些?

对此,邓锋另有一套思考方式:根据社会发展趋势挑选行业。这些趋势包括:城镇化带来的消费方式改变和消费升级,来料加工、低端制造向先进制造的转型,政府对环保、低碳经济的大力推动,消费者对生命质量的重视,以及移动互联网、IT革命带来的生活、消费方式改变。在他看来,每个趋势都蕴含着巨大商业机会,但对北极光创投而言,在传统消费品、现代农业领域似乎并无优势。这样一来,北极光在TMT之外的两个新亮点——清洁技术、医疗健康——便已自动浮现。至于先进制造,邓锋常常用其来总括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精密制造,有时也指代医疗器械。这是因为,这些领域的技术往往必须仰仗制造环节予以最终实现。

“TMT是全世界都能做的,不见得中国就能做得更好。但先进制造不一样。”他毫不保留对这一大概念的看好:“劳动力成本太高,美国的制造业萎缩得厉害。缺了这一环,技术便不完整,实验室里的成果无法工程化和量产。中国的劳动力成本相对低,受教育程度相对高,加之经济正处在转型期,政府大力支持,且有庞大的本土市场支撑,可说是全世界做先进制造最好的地方。”

就投资而言,他看到的机会是:拥有一定技术应用、乃至原创技术的中国公司,跨越贸易、代理,直接做面向国内、国外两个市场的自有品牌。或者从进口替代起步,主打国内市场再谋求出口。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