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11月 > 特写 > 宠物医院:暴利?萧条?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宠物医院:暴利?萧条?

“这里一年的流水500万,已经超负荷了;就算是我们再往死里做,顶多不过是700万,而这700万会把你累死。”

文 | 夏宏

“这个行业现在还是太幼稚了。”中秋节前夕的一天,北京伴侣动物医院创始人刘朗下午2点来钟从通州开车赶往市区,一路堵车,在他赶到位于新街口西里的办公室时暮色将至。穿过医院狭长的走廊,再拐弯下楼来到一间半地下室的屋子,光线昏暗。在一条板凳上坐下来后,他开口这样说道。

刘朗,兽医博士,被视为业内的“元老”人物之一。“是因为没有太多人去做这个弱小的行业,我进来得早所以就成了元老这不代表我很棒,实际上我认为自己做得还很差。”刘朗熟知且有过合作的同行、北京博爱动物医院创始人张陆在结束《创业邦》的访问,起身送记者出门时,为此甚至苦笑了一声,颇为悲观地叹了一口气后说道:“我现在40多岁了,退休后我估计也看不到这个行业会有多么好的发展。”

伴侣、博爱分别创立于1993年与1998年。在业内这是两家颇具知名度的宠物医院。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创业邦》,在全国被多数人叫得出名字的宠物医院“大概也就20来家”。而在这个名单里,如北京的爱康、芭比堂、京西等与伴侣、博爱一样,它们大多是经营了上十年的时间,却没有哪一家在市场上占有绝对优势,整个行业无VC进驻,也无大规模扩张的先例。

但在宠物产业食物链里,看上去要比医疗活跃得多,人类自身所需要的服务和产品,在这个产业里也差不多都能找到:垂直门户网站、宠物主人社交媒体、电子商务、相关消费品连锁店、主题公园、宠物酒店、托管服务、临终送别……

来自北京政府部门的一个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下半年全市已有300余家动物医院与诊所。无论是医院数量、市场效应还是行业自律性,刘朗及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创业邦》,北京已是这个行业表现最优之地。“但即使是这样,它在北京每年的市场规模估计也就三四个亿。”刘朗说。

“成功者”很挫败

“外界总以为这是块肥肉,是个多么挣钱的行业。虽然猛地一看毛利好像很不错,但他们不知道成本支出有多大,最后到手的钱有多少。”9月下旬的一个下午,张陆坐在博爱位于万泉庄路的办公室里开门见山地说道。

在北京排名前10的动物医院里,如果不将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等两所拥有相对优势资源,资金实力相当的公立医院列入进来,张陆说博爱排名前三没问题。但这个前三的成绩给他带来的是更多的失望感。博爱分别在北京林萃路、望京另开设了两家分院。位于万泉路总院的博爱,每年在纯医疗业务板块的营收不过区区500来万;像多数动物医院一样,博爱也附带卖消费品,但一年下来它能带来的流水不过100来万。“我已经做到这样‘极致’了(也只有这样的业绩),你说再发展又能怎样?”

两年前,张陆曾找来美国一些宠物医院的运营数据与国内作比对后发现,如果1平米的营业面积一年能带来1万元的流水,算是很成功了。博爱在万泉庄路的营业面积就有300平米。在办公室,张陆双手一摊说:“这里一年的流水500万,已经超负荷了;就算是我们再往死里做,顶多不过是700万,而这700万会把你累死。”

博爱要给几十号员工开工资、缴纳五险一金,还给员工租了9套住房,最贵的一套一年下来的房租便要6万。除此外医院房租等运营费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最后又能到手多少钱呢?有人总觉得这个行业好干,我也来开个医院或诊所,前两年就有人在我们附近开了一家,但没干半年就扛不住关门了。”张陆说。

刘朗不否认一些小的医院、诊所存在收费不阳光的现象,但他反对有人说这是一个暴利行业:“十几块钱的药卖到100多块钱,那是不可能的事。”他说,还没有发现哪个兽医住过别墅,“可能有人开个四五十万的车,但咱还真没听说过有哪位同行开过上100万的车。这钱对我们来说挣得非常艰难、不容易。(就算有人开四五十万元的车)也是干了十几年,甚至二十年的积累才做到。”

张陆算了一笔更加清晰的账。这个行业毛利率普遍能达到70%,做得好的医院纯利也能达到40%。但整个医院的收入人工、房租等运营费的开销占去了85%;剩下的那15%,10%是付给供应商的货款,还有5%摆在那儿但要缴纳2%的税。“20年前给狗打一针是60块,20年后狗打一针还是60块,你还叫我再便宜点,我都快哭了。”去年相关部门曾为此作了一个调价,但不少业内人士说是很多医院不愿把这个上调的价格张贴出来,担心一贴出来客人就跑了。

张陆举例,香港这样一个弹丸之地,宠物医院、诊所再加上一部分宠物消费品连锁店总计1300多家,在北京再开300多家宠物医院这个市场也容纳得下。在北上广这些一线城市里,上海也有不错的宠物医院,但整个上海大概只有100多家宠物诊疗机构;这个数字在广州接近200来家,不过大多是拉上一面卷闸门就开门、关门的路边小店。这个行业近5年发展的速度在加快,在技术方面与国际接轨也是这几年的事,可是整个行业宠物诊疗机构的总量还没有上去。“这使得它看上去很弱小。”

而从整个产业来看,那些做全产业链的宠物综合服务商相对更受VC青睐。2001年创办于北京的酷迪,是这个产业里的一家综合服务商。创始人王喜平说:“2009年年底的时候,投资机构扔到这个产业里的钱至少有五六个亿。”但他继而告诉记者,这个产业还没有到一个成熟的阶段,这些钱大多“烧掉”、“淹没”掉了。而王平喜的同行,乐宠创始人李元在北京朝外大街SOHO对记者说,在获得清科投资等机构的A轮、B轮投资之后,年内他们会完成第三轮融资,并希望在2014年将公司带上市。

对于像刘朗、张陆等这些在行业里摸爬打滚了十多年的人来说,令他们纠结的并非对这个行业完全死了心,而是,对这个行业抱有失望情绪的同时,又能看到它的诱惑性。

在他们看来宠物诊疗是这个产业里最具技术门槛的行业,宠物消费品市场、电子商务在未来会发展得很好,但诊疗仍会是不可小看的领域。刘朗说:“你跑去一家卖药给小猫小狗吃的店,就像人生病了一样,没有医生的指导、处方你敢随便买吗?”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