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3年10月 > 特别报道 > 【2013年值得关注的创新公司】一款张牙舞爪的原创动漫形象,怎么变成生意?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2013年值得关注的创新公司】一款张牙舞爪的原创动漫形象,怎么变成生意?

两位创业搭档,一位创造动漫形象的肉身,另一位赋予它灵魂。

文 | 曲琳

在“创新中国”秋季决赛的时尚专场获得第一名后,杭州云小兽创始人吴晓忆带来的手机套差点被哄抢而光。时尚集团战略及事业发展部副总裁张扬正拿着这款产品询问价格,在得知是68元之后表示“卖得太便宜了”。

“现在的原创动漫衍生品,50元以下多是盗版的。”吴晓忆说。很多人看到手机套上面的云小兽形象都会赞叹它很国际化,实际上,这些3C类衍生品是云小兽目前唯一的有形产品。吴晓忆认为云小兽在商业上并没有走太远,授权是个“深水区”,她需要时间去探索出这个动漫原创形象背后的商业价值。

让小兽红起来

2010年年底,在杭州一家影视公司负责动漫产品电商的吴晓忆看到微博上有人在转发“云小兽”的形象,“当时就震惊了”。

云小兽是来自北京的UI设计师余皓月的业余创作,它不是单个原创动漫形象,而是一群张牙舞爪的小动物,有着“随时对世界都很吃惊的大眼”、“长满牙齿的血盆大口”以及“让有密集恐惧症同学不舒服的毛孔”。

云小兽的诞生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物,UI设计师余皓月毕业于中央美院,喜欢画小动物,但苦于如何在电脑中创作。iPad让他发现了捷径,他开始在上面利用Adobe Ideas软件创作,云小兽由此诞生。

而吴晓忆的背景是,服装设计专业毕业,创办过服装公司,2003年进入阿里巴巴的B2B部门做销售,此后辗转于电视台、影视动漫公司,看上去是个文艺女青年,又经历过一些商业历练。她有一群从阿里巴巴离职创业的朋友,很羡慕他们拼事业的状态,而自己手中的电商项目由于公司资源搭配不合理,根本启动不起来。

看到云小兽之后,吴晓忆的直觉是它太特别了,有成名的潜质,值得当成一份事业来经营。她把自己对云小兽的理解在网上讲给余皓月听,后者在私信中赞叹“太对了”。吴晓忆后来发现,余皓月的思维很单纯,听谁的话有道理就会猛点头。

在强烈地希望“把云小兽作为事业”的驱使下,2011年5月,吴晓忆辞掉工作,拉着余皓月在杭州注册了公司。

与其他动漫形象不同的是,任何动物都可以成为云小兽,喜欢云小兽的人会不停收集新图,不喜欢的人会觉得“有点吓人”。“动漫形象往往比较单一,推出后的几十年就是不停变化表情和动作”,而云小兽则取之不尽,每次推广都是很多个一起推,余皓月画了300多个云小兽形象,他们挑选其中的20个注册了版权。

公司化运作之后的工作是让云小兽火起来,余皓月负责画画,吴晓忆做文案,推广的主要阵线是新浪微博。2011年7月23日发生高铁事件,他俩突发奇想,将云小兽放在照片中成为“高铁小兽”,瞬间带动了转发率;2012年的活熊取胆汁事件让吴晓忆在电脑前“怒了”,立刻私信余皓月,第二天一早“胆汁熊兽”跃然纸上。

吴晓忆把“胆汁熊兽”发到了点点网的“保护月熊”活动上,草莓音乐节主动找来求合作,最终与亚洲动物保护组织共同策划了展览;与迷笛音乐节的合作,则是同世界绿色和平组织一同策划PM2.5视觉巡展。

时事热点是云小兽的创作土壤,微格、jue.so、虾米网、天气通、微领地等都与云小兽建立过合作,西湖音乐节、西湖博览会等活动,吴晓忆跑了个遍。她通常会冲在前线,担任策划兼执行,余皓月则躲在后面输送弹药。2012年,云小兽获得第二届MacWorld大赛二等奖,余皓月不好意思去领奖。吴晓忆形容他为“设计技术人士”,习惯用图形思考,“语言有时候很刺激”。

最终,吴晓忆自己去参加了MacWorld。“如果皓月愿意露面,能达到更好的推广效果,比如和一些Shopping Mall搞个活动,教大家画画什么的。”但余皓月说不希望自己像动物园的动物一样被“围观”。

走进“商业世界”

创办云小兽之后,吴晓忆也渐渐去靠近商业。在各种推广活动之前她都会亲自制作徽章,8元一个的徽章,一天能收入3000元。云小兽也有系列T恤,但由于对品质要求很高,成本降不下来,产量不多。

吴晓忆心中一直有担忧。对于一个不考虑商业的设计师与一个不够商业化的文艺女青年来说,商业之路并不平坦。难点在于,短期来看,云小兽的角色只是一个版权方,要授权给其他代工厂来生产。

2012年年初,云小兽与深圳的一家公司合作生产3C类产品,包括手机壳、移动电源、蓝牙耳机等,云小兽提供原图、辅助设计,后者负责生产与渠道,渠道包括在其自己的网站上销售,也有欧洲等地的外销。由于没有做产品的经验,吴晓忆觉得与对方的合作有不完美之处。但就产品本身,她已经很满意,由于是3D设计开模很多次,目前的做工已经十分细致。

这些授权产品让云小兽每月有至少5位数的收入。吴晓忆带着这些产品参加了MacWorld,经销商络绎不绝,甚至包括苹果授权店与苏宁。但由于与深圳那家公司有合同,在渠道方面没法实战。“即使开网店,现在我也忙不过来。”

目前云小兽只有她一人是全职,余皓月还在某公司负责UI设计,还有两位是兼职帮忙。她希望公司走向规范化运作,2012年,她还特意到上海常驻了一段时间。由于住在文艺青年聚集的田子坊附近,因而“没有进入商业圈,也不认识风险投资人”。

她现在希望可以向商业世界靠拢。“我知道授权文化很深。”吴晓忆说。在3C产品之外,她有其他部署,余皓月与朋友曾根据云小兽的形象设计了一个手机游戏,可惜之后没上线,但他们打算将形象授权给手游开发商、动画片及电影制作商,近期郑渊洁的儿子郑亚旗邀请吴晓忆到北京商议合作,云小兽的形象可能会放入《皮皮鲁送你100条命》。

吴晓忆说,自己当初之所以对云小兽一见钟情,是因为它是一个完整的视觉体验。她与余皓月也憧憬着有朝一日能像迪士尼或皮克斯那样。但他们不会模仿中国卡通形象的惯常做法,最近他们打算丰富云小兽背后的文化内涵,在吴晓忆设计的故事中,人类与云小兽共存,“皓月创造云小兽的肉身,我创造精神”。

“即使有阿狸这种发展顺利的原创形象在,中国的原创领域也太弱了。”在吴晓忆的朋友中,有投资200万元但难以收回的。“我不希望云小兽被其他利益所绑架,我对未来合作伙伴的首要要求是,与我一样喜爱云小兽。”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