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04月 > 特写 > 洪波:创业是“除去心中的魔”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洪波:创业是“除去心中的魔”


真朴教育创始人洪波

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人,凭什么获得了中国素质教育领域最大一笔投资?

文|及轶嵘

“我们从来不教小朋友下围棋,我们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让他爱上下围棋这件事情本身。”真朴教育和聂卫平围棋教室创始人洪波说。他大笑的时候,眼睛总是眯成一条缝儿。采访在一间教室进行,小桌子、小凳子,棋盘端端正正摆在桌子上,上面是粉色和蓝色的盒子,装着黑白棋子。

“棋盘一定要放在这四个框之内。”桌上贴着四个红色小标示,正好对应着棋盘的四个角。真朴教育倡导格物致知,希望员工从点滴细微的行动中领悟到做人的道理,达到身心合一。

在 创办真朴教育之前,洪波在很多不同的领域创业,是个标准的连续创业者,但他从没有把某一件事真正做大,直到开始创建真朴教育。从2006年成立至今,真朴 教育扩张速度很快,在北京、上海、广东、山东等地开设了七八十家门店。全国有学生两万多人、老师六七百人,2013年收入过亿,比2012年翻番还多。 2014年3月,真朴教育拿到银泰资本千万美元级别的A轮投资。

“我的教育理论和管理理论一以贯之,是我自己生命中遇见的所有一切。”洪波说。

不教

教育真正的到达就是让学生爱上学习这件事情本身。热爱是因为兴趣,而兴趣背后作为支撑的,是信心,是相信自己做得到。

中国有句俗话: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所谓领进门,就是东方教育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开见地。老师要让学生知道什么是最好的、最美的,让他们爱上这件事。至于怎样朝着这个最好、最美的目标前进,那就要靠学生自己了。

在创办聂卫平围棋教室之前,洪波曾做过一轮全国性的市场调查,他发现,中国90%学围棋的孩子,不到一年就放弃了。因为老师把自己的标准强加到学生身上,课程统一,教学时间一样,甚至把孩子分成三六九等,让孩子对学习失去兴趣和信心。

洪波就强调一点:“不教”。不教就是没有标准。

聂卫平围棋教室开发了从低到高不同难度系数的教育产品,让程度不同的孩子都可以找到相应的难易程度来学习。

比 如两个程度不同的孩子一起学棋,每个孩子都可以赢棋。每个孩子的对局数都有电脑记录,每两盘要升降一次档次。如果一个孩子连输两盘,就要被降一档。这时赢 棋的孩子要多让子,一般黑棋先走,要让白棋七八目,因为先下的人会有优势。但是如果黑棋输了,下一盘就平下。再输了呢?白棋让黑棋八目,再输,让十六目, 黑棋总会赢的。

输棋的孩子这时候有信心了,他明白自己跟对方只有十六目的差距,会努力一点点缩小这个差距。

学校有专门讲名局的课程给孩子开见地,让孩子看这个世界上下的最好的围棋是怎么下出来的。

上课都是游戏,目标就是让孩子多下棋,下棋有得分,下赢一盘得两分,下输一盘得一分。输了也有得分,就是鼓励小朋友多下棋。积累到一定的分数,就可以拿到教室外面去换各种礼物。

“对我们学校而言,最大的失败就是小朋友不喜欢下围棋。”洪波相信,只要小朋友爱下棋,他一定会成长。“棋就是下出来的。”

真朴教育的天使投资人李祝捷也把自己的孩子送来学棋,“他跑来和我聊了聊,就把孩子送来了。我都没给他打折。”洪波大笑。

“下棋和打坐挺像的,而且从某个角度看比打坐更容易入定。”洪波自小爱围棋,创业路上痛苦、挣扎的时候,他的解决办法经常就是对着电脑下一盘棋。

因为热爱,2000年洪波还在东北的时候,他的心底就冒出过这样一个念头:聂卫平老师的围棋品牌那么好,为什么没有人把它做起来呢?当然这只是一个念头而已,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2006年,那个念头又冒出来了。洪波来到北京,做这件“心里想做的事”。他恰好有一位老乡,是位围棋职业选手,那时候在聂卫平的学校里面当老师,她介绍两人相识。

当时聂卫平已经有了围棋道场。道场面向的是已经接近国家队水平的小朋友,是培养职业棋手的学校。双方商谈的结果是,洪波注册了“聂卫平围棋教室”的品牌,做启蒙围棋和素质教育,以区别于道场的定位。

“也许只有像围棋这样特别小众的项目才能找到这么大的品牌。这也是福报吧。”洪波说。

承担

2005年,洪波30岁。他在天台山散步,阳光暖暖的,晒在身上很舒服。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仿佛有个声音在问:如果现在死了,你遗憾吗?

“居然一点都不遗憾。因为工作十几年,我没有一件事情是不尽力的。这与成败无关。”

在那一刻,洪波笃定地认识、看清了自己。这一刻,他全身透彻轻松,所有的一切压力、困扰全部放下。三十而立,终于看见自我,终于看见那个一直努力的人站在这里。

洪波将30岁的这一刻,称为他人生的第一个到达:一个人真正需要承担的原来是自己。

浙 江民间借贷的故事,5年一个轮回,也在洪波的家里上演了一次。20世纪90年代初期,他父亲那时候有三四十万存款,算是比较有钱的。有人向他借钱,两分的 利息,很高。他不但借出了自己的钱,还把一个朋友的钱一起借了出去。结果借钱的人带着钱消失不见。洪波的家里一下子变得挺困难。

洪波高三读了半年就辍学,开始自己当老板。“我年轻的时候比一般人简单,没有多余的想法。就是想赚钱。”

一开始做的是培训,这是无本生意。学员是大街上贴海报招来的,每个人收10块钱报名费、500块钱培训费;培训场地是从一家酒店借的,回报条件是可以先挑培训好的服务员;另外,还有多家酒店签了合同愿意接受培训好的学员。

小巷深处的办公室是一个同学的舅舅的,是“借”,因为开始付不起房租。办公桌是从家里搬来的写字台,电话是从同学的舅舅家拉过来的电话线。就这样,洪波培训了好几百个服务员。

一两个月以后,洪波交够了一年的房租,还自己装了一台3600块钱的电话。

除了酒店服务员,他还培训过酒吧调酒师、卡拉OK厅的服务生;还与工商局合作,培训过工商局的干部。都是现学现卖,先买书自学,再教给学员。

“我非常懂怎么甩桌布、怎么甩床单,整个圆桌上主位在什么位置,应该怎么摆台……”他指点着自己的手掌,“端托盘的时候,这个位置是承重点,这个位置是控制平衡的。”训练服务员端托盘,要先用砖头,然后用灌满水的啤酒瓶。

“所有的机会都是碰到的,我也从来没遇见过谁,真的给过我什么很大的机会。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他说。

他目睹了很多企业和行业由萌芽、兴盛到衰落的过程。绿源电动车的老板叫倪捷,洪波做他的代理商的时候,他刚刚租了人家一个小厂房,自己和太太一起组装各种车轮。

洪波也是第一波做电视购物的,那时候帝威斯刚刚开始,橡果国际都是好几年以后的事了。洪波在1998~1999年只做了一年的电视购物,结束时他给出的理由是:“除非相信自己只想赚钱,可以没有任何良知,才会一直干下去。”

他还在东北做过中国联通的代理商,做IP电话,和中国联通一起合作做它的数据固定通信业务。包括一些大学里面的骨干网业务。

他 成过也败过。在2000年之前,民间还没什么钱。一套房子卖十几二十万元。洪波那时候一个月的销售额就有一百多万元。在家乡浙江台州的主要大街上,曾有一 栋临街的楼要拍卖,1500万元,没人要。洪波的朋友还找他说,能不能我们把它拍下来。“那时候我有钱干这事。”他说。

他败得最惨的时候,债主拿着长砍刀追到父母家,堵在家门口骂娘。

面对

真 朴教育现在在全国有七八十间围棋教室,但总部并没有制订标准化的门店管理手册,各个门店的管理手册各不相同。比如今天某个门店发生退费,这个门店就把它加 进手册,下面会说明为什么这个孩子退费。洪波说,这不是找借口逃避困难,而是反思犯了什么错,应该怎么样做才能不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大多数人遇到困难和挫折,态度是对抗、逃避,想办法把它绕过去。“面对”是洪波的管理哲学。“我现在强调的是我们能在每一个困难里面,找到另外一扇门,那就是机会。”

2003年、2004年的时候,洪波当时做一个餐饮行业的投资,大败。

餐饮业是一个正现金流行业,先收钱再让客人吃饭,而原料费用一般押三四个月才付,很多地方的房租也可以拖半年。洪波收了不少钱,开始扩张。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