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07月 > 前沿 >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我看三大误区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我看三大误区

“当新事物新科技出现时,人们常常低估它们的威力。”

口述 |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 整理 | 徐安娜

我的一生都在享受互联网成功带来的喜悦,这可能是因为我曾是最早的互联网参与者。当我在麻省理工学院就读时,互联网刚刚兴起,校园里随时能感受到这样的氛围,我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第一批用户。

但刚开始用互联网能搜索的东西很少,我的很多朋友,包括那些互联网发明者也没有意识到互联网的重要性。记得1989年在伦敦的一次会议上我问大家:“到2000年,将会有多少人使用互联网?”有人答3000万、4000万、8000万,我的预测是10亿人,当时在场的多数人都笑了。现在大家看到全球互联网用户已超过10亿,剩下的几十亿人口,已经不是互联网能否覆盖,而是何时覆盖。

这印证了前不久我在TED30周年时讲的一句话:“当新事物新科技出现时,人们常常低估它们的威力。”

互联是一项人类使命

互联网应该使整个世界变得更好,但要把两个概念“使命”和“市场”区分开。每天早上醒来我都会问自己:“我在做的事情能否靠市场力量来完成?”如果答案是YES,那么我会停下来,因为,我希望解决用市场力量没办法解决的问题。区分“使命”和“市场”至关重要。

1982年,我与好友乔布斯将300台苹果电脑发放到非洲塞内加尔的一个小村庄,那时村里电力供应都是个问题,孩子们根本没有见过这类高科技产品。有个孩子不会讲英文或法文,但当他拿到电脑时,竟能像弹钢琴一样使用键盘,就像鱼畅游于水中,没有一个老师教他,但他学起来是那么自然。

“互联”应该是一项人权。这里的人权不含政治意义,而是一种公民责任感。很多国家都是由不同体系构成的公民社会,互联之所以存在是因为群体的组合能最大限度地解决问题。大多数社会的公民责任包括教育、洁净水源,也包括互联,因为互联是教育的一部分,所以实现互联也应当是一种社会责任。

当我刚开始运作“每个孩子一部笔记本(OLPC)”项目时,很多人问:“这些孩子连最基本的温饱都没有解决,为什么要给他们电脑?”但如果你用“教育”二字替代“电脑”,再重复上述问题,马上就能理解我的意思了。

教育是让孩子自主学习

1968年,我在麻省理工学院的同事西蒙·派珀特博士(Seymour Papert)发明了LOGO编程语言。他观察到孩子在5~8岁期间可以读懂计算机编程,并学会如何编程。可能第一次尝试不成功,但他们会一次又一次、不断循环地去尝试直到弄懂为止,孩子的全身心投入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1980年,西蒙·派珀特博士在一本名为《头脑风暴:儿童、计算机及充满活力的创意》著作中,系统性地阐述了他的建构主义观。他认为,好的教育是为孩子提供机会,去构筑自己的知识体系,而不是教师如何教得更好。我赞同派珀特博士的观点。

比尔·盖茨曾说,计算机编程是锻炼智力与学习能力的好办法,一旦学会了,别人是拿不走的。但目前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发了一系列应用,让孩子们成为消费者,而不是创造者,各类编程培训院校琳琅满目,他们灌输的一个概念是学编程,就能找到工作,很多人因此被误导了。因为计算机编程学习最关键的DNA是让孩子们学会如何去学习。我们应该建立一个社会,让孩子们能自主地学习如何去学习,而不是被告知如何去学习。

有时候,我感到形单影只,因为我的很多观点不被认可,但我还是要说出来。我不喜欢考试,很多国家的K12教育中都有PISA这项考试,先教会学生一些知识点,然后问他们是否掌握了这些知识点。学生们很多时候记得老师讲了什么,但对背后的逻辑却一头雾水,没有根本性地理解整个知识点。所以这种考试模式需要改变。

但芬兰的K12教育是个奇迹。它的教育体系有四大特点:无考试、无作业、在校天数少、在校时长短。为什么他们的教育远远优于其他国家?因为他们不推崇竞争法则,而是让学生了解如何学习与合作。竞争的学习机制是罪恶的,因为它会毁灭孩子的积极性,使他们产生厌学情绪。我们真正需要建立的是一个富有创造力的社会和一种成就感。

渐进式改良有弊端

作为一名天使投资人,我投资过40家公司,包括张朝阳创办的搜狐。很多投资人会对创业者说,慢慢来,一步步做,完成了这一环节,下一环节就容易实现了。这种渐进式改良的做法确实稳妥,但大创意却不会来源于此。因为很多人只注意到眼前的一切,却不关注身边正在发生的奇妙事情,渐进式改良有弊端,会阻碍创新的步伐,不是真正有远见的做法。

高科技公司目前面临人才流失的问题,因为创新教育在培养孩子“敢想敢做”方面收效甚微,只有极少数人敢于跳出思维定式,打破陈规。“思考如何思考”和“重构想与做”至关重要。每当你遇到问题时,首先要考虑的不是问题本身,而应该思考如何解决问题。通常在会议上有些人马上就有了答案,他们想证明自己比别人聪明,会讲出细节,但真正重要的是从更大的视角去考虑问题,从而创新性地解决问题。

最近,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一名员工告诉我,他问班级50名学生,有多少人未来想拥有一辆汽车?结果没一个学生举手。而在我十八九岁时,拥有一辆汽车是人生追求之一。

“后所有权时代”将对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我这一代人现在的目标是远离城市,因为城市问题繁多,环境脏乱差、交通拥堵、治安不好、学校不佳。现在15%~20%的城市空间是用来停车的,35%的交通时间花在寻找停车位上。我们这代人基本住在城市附近的郊区,有自己的后院和土地。但现在的年轻人不喜欢郊区,因为那里工作机会不多,路途较远。无人驾驶汽车的时代迟早会到来,它的出现能改变整个城市的面貌。

深信不疑的三大误区

很多时候,我们深信不疑的一些理念事实上受了社会的误导。

首先是物联网。很多人认为这是继手机之后的另一次飞跃。前不久,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发布Fire手机时,他感到自己晚了一步进入市场。物联网可能是未来一大趋势,但现在的物联网发展并未走上正轨。真正的物联网不是用手机联网来开门、关闭烤箱等。真正的智能是我想开门时,门通过感应能自动打开,无须触碰;我想吃烤鸡时,烤箱会知道“哦,这是尼古拉斯要的烤鸡,我应该烤成他喜欢的类型”。这才是真正的物联网和真正意义上的智能。

其次是转基因食品。我常居欧洲,欧洲和美国人对转基因的印象不佳,很多商店都不承认自己有卖转基因食品。但我认为转基因食品是健康的,可以养活世界上很多人。不是因为我们可以比自然界做得更好,而是我们应该比自然界做得更好。这个观点可能很多人并不赞同,因为现在社会上人们对科技的一些理解是被误导的。

最后是核能问题。在日本和德国,这是一个最有争议的话题。很多国家并没有花足够长的时间去讨论这个问题,转而将目光投放到风能、太阳能等领域,实际是延误了真正需要引起重视和解决的核能、核聚变问题。

很多人认为我的想法很疯狂,包括有“创新之国”美誉的以色列人。但我希望能带给你一些思考,毕竟当年我预测互联网发展时,也没几个人相信我的言论。

(本文根据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在“超越数字化——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对话百度百家”自媒体活动上公开演讲整理而成,未经本人审阅)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