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08月 > 管理 > “公司必死论”背后的逻辑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公司必死论”背后的逻辑

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的衰退甚至死亡,是可推演的死局。这不是宿命论,而是规律。

文 | 正点闹钟创始人 王颖奇

人们都在讲颠覆式创新。所谓颠覆,有个近义词我们更熟悉,就是革命。谁革谁的命?商业圈里感兴趣的,就是一个公司革掉另外一个公司的命。全球真正还在运作的百年老公司名单短之又短。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公司和人一样,都必须经历新生,成长,壮年,衰老,死去。两者在很多特质上十分相似。

每个人的出生,都被赋予了家族的资源和期望。翻开一个正常的族谱可以看到,一个家族的生活水平和知识水平应该是阶梯向上的。对于一个人的生老病死,我们不会有太多的疑问。不会质疑为什么某个人没活到100岁,也不会在某个人死去的时候在一旁指指点点:“我早就说你会死了。”“我早就知道你活不过你儿子。”为什么?因为我们接受了人是会死去的这一事实。千万年对无数生命的认知让我们知道这个自然规律无法逃避,只能接受。

而公认的公司形式的出现是在中世纪,最多也就近千年的历史。我们只知道公司能做什么,却不知道公司能做多久。或者说,我们在逃避公司必死的事实。

公司必死!这不是悲观主义或虚无主义。当对公司的未来有清醒的认知后,我们会制定更清晰的目标,也会对当下更加珍惜。

人体由无数组织组成,由大脑指挥。公司由各体系的员工组成,由企业家指挥。人的寿命取决于两个部分,40%靠先天基因,60%靠后天习惯;后天习惯因素更多是靠大脑意志决定。公司也是一样,员工的能力很重要,而企业家的见识和能力更具决定性。

人体的细胞在不断更替,一年内我们体内98%的原子都会被新的原子替代。真正的衰老并不是单个细胞的衰老,而是DNA在复制过程中的末端端粒长度变短,导致遗传信息丢失。对照公司就是公司在扩张过程中公司文化和使命的衰退。而大脑的认知决定于人的生长环境和轨迹,这是人类代沟形成的主要原因。公司也有代沟,且不可跨越。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的衰退甚至死亡,是可推演的死局。这不是宿命论,而是规律。我们可以用创新者的窘境来分析他们,却无法用任何解答去解救他们。相信拥有这个星球上最聪明大脑的CEO们不是看不到问题,也不是没有方案,而是执行不了。谁能左右生死呢?

经历比结果重要,所有企业家都应该竭尽所能将自己的公司在有限的时间内推向顶峰,无论是经济利益还是影响力。如同一个球星,应该在短暂的运动生涯里面创造足够多的辉煌。人类延续的载体并不是单个长寿的个体,而是自私趋利的基因。公司的延续基因则应该是人才、模式、文化、专利、品牌、资本。因为任何一家公司,也仅仅是公司进化长河中的一段。

太多人在微软成功的时候取笑IBM,在谷歌成功的时候取笑微软,在FACEBOOK成功的时候取笑谷歌。然而,没有IBM的个人电脑,就没有微软的操作系统,也就没有谷歌的搜索引擎,更不会有FACEBOOK。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嘲笑父辈的生活。这是最简单的道理,也是对自己所获成就最清醒的认识。

今天,公司形式在慢慢取代国家形式接管这个星球。形成这种趋势的很大原因就是公司的兴衰更替更频繁了,进化速度更快了。这在宏观看来是失控体系,也是更高级的组织形式。企业家应该接受并享受这个事实,分解出公司最有价值的基因,并保证公司基因的可延续,这才是真正的千秋万代之路。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