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10月 > 特别报道 > 【2014值得关注的创新公司】紫色医疗:由皮肤科切入移动医疗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2014值得关注的创新公司】紫色医疗:由皮肤科切入移动医疗

卢杰真正的目标是创办一家始于线上、延伸到线下的专科医疗机构。

文 | 曲琳

“创新中国”最终对决上,面对专注于皮肤领域在线医疗的移动医疗公司“紫色医疗”,赛富合伙人阎炎一语中的:移动医疗有一定的争议,但皮肤科又是远程医疗中风险较小的科室,你找到了一个巧妙的切入点。

而卢杰本人的判断则更为大胆:皮肤科不仅是移动医疗最有希望的切入点,甚至会成为一枚在全行业形成突破的奇兵,可能由此产生一家创办于线上、延伸到线下的专科医疗机构。虽然目前紫色医疗还处于初级阶段,但卢杰希望让这件事变得更加靠谱。

医生创业:做有态度的产品

协和医学院八年制医学博士毕业,毕业后在北京协和医院行医,曾创办医生SNS“白天使”,并加入担任春雨CMO,这一连串履历,让卢杰与移动医疗看起来格外匹配。

卢杰带有互联网与医疗的双重基因。从互联网角度来看,对移动医疗的争议众所周知,看病就医这件再传统不过的事情很难被手机和App完全替代。创办紫色医疗之前,卢杰在协和工作时便观察到皮肤科病患可以通过图片反映病情。任职于春雨的时间内,线上用户的反馈也证实了他的猜测。而且很多皮肤科疾病都会涉及到患者的隐私,在线下看病反而会产生困扰。

患者那端的需求很明显,因此,内科医生出身的卢杰选择切入皮肤科。

互联网行业是理想主义和创意的结合,但卢杰首先是一位医生,讲究的是一丝不苟和谨言慎行。针对皮肤科的线上诊疗,卢杰找到了理论依据:国外有一门学科叫Teledermatology(数字皮肤病学),也就是远程皮肤病诊疗,已经对这个问题有了很深入的研究,并证实大多数皮肤科问题都可以通过图片和症状叙述来进行判断,远程和面诊的准确性几乎差不多。

而卢杰所在的内科就不适合进行线上诊疗,因为内科病症的原因往往很复杂,而且诊治的风险较大。“用户在网上说肚子疼,如果哪个大夫在线上告诉用户该怎么办,那就说明他是相当不负责的,因为肚子疼包含从最轻的症状到很快会致死的恶性疾病(的各种可能)。”而皮肤科的特点是风险比较小,所需的药物也没有太大的副作用。

其实,卢杰的梦想与其他移动医疗的创业者并不一样。他不想做一家春雨那样的综合型流量入口,他希望创办一个专科医疗机构,其根本目的是借助互联网来为患者治病,从初诊到治愈提供一站式的完整服务。所谓治病,他认为真正的医疗一定会需要线上线下的配合,紫色医疗迟早还要走到线下,创办实体的专科诊所。

“我很期待能够有那一天,”想到未来卢杰也很兴奋,“而且我们将是第一家从线上成长起来的医疗机构。”

当然,紫色医疗需要移动产品去打头炮。它推出的App“我的医生”的使用流程几乎还原了患者在医院的求医过程。

首先,这个App的第一屏并不是病患的类型,而是为患者推荐专科医生。上面直接挂上了医生的简历,还有该医生线上问诊的“治疗有效率”。用户可以免费随机提问求诊,或者花9.9元指定某医生来求诊,类似于“挂专家号”。

而涉及到对病患的叙述,用户可以通过文字、图片和语音来描述,App会有一些小贴士,例如在怎样的光线下如何拍照才可以更好地反映患处情况。卢杰收集的资料显示,皮肤科疾病之中的大部分都可以通过外用或口服药品来解决,所以这款产品将链接到药品销售的界面,紫色医疗可以借此来获得收入。

问诊之后是医患的持续沟通,卢杰称之为“随诊服务”。论科室规模大小,皮肤科只是妇科、儿科等热门科室的四分之一。作为一款互联网产品,它的访问频次会有局限。卢杰也在想办法提升访问频次,例如皮肤科有很多慢性疾病,治疗周期需要3个月到半年,而且有一定的复发性,可以让患者与医生保持持续联络。

不过,卢杰认为皮肤科20%的病例是医生难以凭借肉眼看手机来判断和确定的。针对这类难题,“我的医生”给出的唯一建议就是请患者去医院。

而且,这款产品只专注于治病,不涉及健康管理,拒绝推送资讯等与治病不相关的导流做法。

至于如何邀请医生进驻——“紫色医疗不需要老专家,我反而更青睐于中青年骨干医生。”

卢杰说,在循证医学领域中,经验只是一方面,还要在经验的基础上加上对于新病例、新知识的学习。中国医生更多地依靠经验,对新知识的接受速度很慢,而发达国家的医生几乎每天都要学习。紫色医疗要找到精通移动互联网手段而且能保持学习态度的医生。截至2014年9月,紫色医疗平台上共有三甲医生1200余名、用户150万人。

打车软件给予的启发

能够看出,医生出身的卢杰希望做一款有态度的产品。“协和医学院的精神一直影响着我,”卢杰说,“协和精神就是做事情严谨、专业。有时候(我)也会钻牛角尖,但要对每一位患者负责。我的学长——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也是这样的。”

2009年,卢杰与自己的中学同学——天使投资人蒲易一同创办了白天使,模式类似于开心网,为医生提供了一个SNS形式的社交场所,导入医生的同时也导入药企,从后者这里获得收入。

创办白天使的时候他还是兼职创业,之后他认识了春雨创始人张锐,又接触到了移动互联网概念。“移动互联网是未来大的趋势,而我希望能够走在前面,所以当时就想,如果自己全职出来创业,一定要做移动互联网。”2012年加入春雨之后,他负责所有与医生沟通方面的业务。

卢杰认为,“跨界”的重点是保持学习的心态,卢杰花了很多时间琢磨各类移动产品。他很喜欢滴滴打车,因为这款产品只需要用户操作几下,非常简洁明了,没有任何多余的功能,新版本的更新也很少,能够看出创始人自己想得比较明白。

医疗与打车看起来离得很远,但是卢杰认为打车软件对自己也有一些启发:其实打车软件做的事情和移动医疗有共通之处,打车也是一件无法脱离线下的事情,但打车软件能够将乘客与司机的沟通问题解决,也就是将用户与服务提供者的信息流通速度迅速调动起来,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

不过,卢杰眼下的挑战也不少,例如,怎样让一位有皮肤病需求的患者了解到紫色医疗的产品并求助于它?由于皮肤科这个切入点很细,卢杰还不能像打车软件或者一些移动医疗同行那样烧钱换流量。创业对他来说就像是一次越野比赛,能够看到终点在前方,却不得不翻越最近的沟壑。

目前“我的医生”还没有收入,医生每为患者进行每一次诊疗,紫色医疗都要对医生做出相应的补贴。不过卢杰已经得到了金沙江创投九合创投的Pre-A轮投资。对他来说,还有时间去进行探索。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