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10月 > 资本 > 元生创投:国资背景的市场化VC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元生创投:国资背景的市场化VC

假使同一个行业之中,BioBAY里的企业不是老大,元生创投会毫不犹豫地寻找园区之外的老大进行投资——如果该项目的价值也合理的话。

文 | 曲琳

曾在泰山投资、德福资本等知名机构负责生物医药投资的陈杰将坐落于苏州工业园的生物纳米园(BioBAY)比喻为一座金矿。为了开采这座金矿,很多投资人带着铁锨,开着推土机甚至坦克来到这里。主导了瑞尔齿科、康龙化成等项目投资的他也是其中之一。“中国现在含金量最高的、机会最大的医药行业金矿就是BioBAY。”陈杰这样形容。

这已经是过去时了。2013年元生创投成立,BioBAY是其中最重要的出资方之一,金矿经营者正在追求将金矿更大程度的变现。陈杰也参与了元生创投的创立并担任管理合伙人

园区做VC,有望雪中送炭

尽管元生创投的主要资金来自两家国企——苏州当地的新建元控股集团与BioBAY,但它是一个完全市场化的基金。

“市场化”是元生创投在创立时就预设的关键词。对BioBAY来说,迅速成长为一个国际化且极具专业精神的生物园区的经验,便是像外企一样经营一家国企园区。

BioBAY于2007年成立。2010年,它便联手园内企业在国际顶级科技期刊《Nature》上做推广;同年开始与全球知名的生命科学研究机构“冷泉港”合作举办冷泉港亚洲会议,这使BioBAY成为全球生命科学领域的学术和产业交流中心。

对于这些决策的背后,曾经在外企任职的BioBAY女掌门——总经理刘毓文这样解释:“我一直认为市场化地配置资源才是最有效率的,所以在面对孵化企业、面对我们背后的政府机关时,只要可以,我都会追求市场化的做法。”

所以,大多数有政府背景的投资机构、政府引导基金都在不计较投入与产出地,甚至是“撒种子”式地进行风险投资。它们的投资路数与市场化VC差别很大。

元生创投的打法趋向于完全的市场化。首先便是团队。陈杰在几年前便与刘毓文相识,这次便加盟了元生创投,其他团队成员也是公开招聘而来,并没有从BioBAY调用员工。元生创投与BioBAY是“楼上楼下”相邻办公的关系,有时共同参与一些重要会议,但大部分时间都完全独立行事。刘毓文甚至形容元生创投与BioBAY之间“有一道防火墙”。

所谓市场化,盈利将会是最大的目标。“从政府的角度,判断一些事情的时候首先要考虑对社会的影响,对整个产业的影响,”陈杰说,“但元生创投首先看重财务回报,跟其他的VC完全一样。”

BioBAY共有400多家孵化企业,项目平均质量颇高,这是曾经的外来淘金者陈杰最为看重的。但这片金矿并不是元生创投唯一的目标,他的眼界更为宽阔。陈杰说,BioBAY在很多朝阳产业上——例如生物制药等领域——都在培育自己的产业链,也就是说,每个细分环节都会有公司入驻。但从市场化的角度来看,这些企业未必是行业的前几名。这又与投资界的标准形成了矛盾。

“VC一贯的策略是投资龙头企业。行业老大上市了,如果老二和老三还有机会,估值也合理,也同样值得投资。假使同一个行业之中,BioBAY里面的某家企业不是老大,我们会毫不犹豫地寻找园区之外的老大进行投资——如果该项目的价值也合理的话。”

规模为5亿元人民币的元生创投目前已经投资的项目有六个。陈杰说,将来将有接近一半的投资案例来自BioBAY之外的企业。

说到投资,刘毓文也有自己的观察。

“任何一家企业都有投资价值,只是作为一个基金规模有限,要考虑同等情况下,投入怎样的模式、投入产出多少才最划算。”刘毓文说。在BioBAY招商引资和服务的过程中,她的团队看到了很多项目的独特价值,但这些价值有时却是VC的盲点。

陈杰说,这就像VC只做锦上添花的事情,而在一个园区与某个初创项目深度接触的情况下,如果看到了项目的独特价值进而进行投资,很可能做到雪中送炭。此时对分析判断能力的要求也会更高,但双方的谈判能力也会更强,投资方很可能拿到更好的价格。以元生创投所投资的第一个项目——苏州开拓药业为例。作为一家新药企业,一旦通过临床审批,企业的身价会大幅度提升,但此刻却是从研发到等待临床审批的过渡阶段。在这样的时点,元生创投投资开拓药业2000万人民币,目前项目进展顺利。另一个项目是凯瑞斯德。在该公司做新一轮融资时,部分的投资者由于对企业不了解,对于是否投资很是犹豫。得益于对项目和团队的了解,元生创投团队选择作为新一轮融资的领投基金。目前该项目的发展甚至超出了投资者的预期。

市场化运作的元生创投正在用这种混搭的方式来做投资。从陈杰的角度来看,加入元生创投就相当于要做出一个选择:是像原来那样每周到各地看项目,做空中飞人和机场达人,还是驻守在一个专业园区里面,与企业低头不见抬头见?BioBAY的400余家企业的样本数量让陈杰很心动。

“做投资时我会询问自己能否对创业者抱以足够的信任,但是在半年才见面一次的情况下,凭什么如此信任对方?”陈杰说,“现在的情况是投资的公司几乎能够天天见面。至少不会看到被过度包装的项目,不会在人的问题上犯错误,而人的问题也是投资最关键的问题。”

真正的金矿,需要资本的长期跟进

目前已经有一家元生创投所投资的园外企业准备落户BioBAY了。陈杰笑谈,这相当于为BioBAY“兼职”做招商引资。

不过,从BioBAY的角度来看,创办一家基金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此前BioBAY的收入主要来自租金,投资之后则能够享受到一些更为可观的财务回报——尽管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达到回报期。

更深层的意义,也许要看得更远。与其他行业一样,生物医药行业也有播种和收获的阶段。虽然对于新药研发等企业来说时间会稍长,但是经过几年发展,BioBAY里的一大部分企业都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而这与元生创投的投资标的十分吻合。

在对企业价值的大方向判断上,BioBAY与元生创投很相似。陈杰对基因测序临床应用、医疗器械的进口替代等方向比较认可,对互联网圈子热议的移动医疗则持保留态度。而刘毓文对于行业的所谓“热点”也十分谨慎。

同样借助“挖金矿与推土机”理论,陈杰叙述了他对BioBAY未来的判断:在美国、以色列等国家也分布着医疗行业的金矿,这些地区的创业氛围与资本活跃程度几乎同期成长,一些投资机构挖到了金子,甚至卖掉了旧的推土机而购置了新的推土机过来,不停地募集新的基金继续投入进去。一旦产业形成了这样的联动,就说明当地的含金量的确是非常可观的。

他期待BioBAY也能形成这样的影响力。如果园区的一些公司发展壮大,开始变得财大气粗并有意收购和投资其他小的团队,就将形成新的循环。在资本的助推下,BioBAY园区内很可能产生一些新的融合事件。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