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10月 > 资本 > 正邪两派基金PK:社会责任感VS投资回报率?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正邪两派基金PK:社会责任感VS投资回报率?

怀揣永续发展梦想,确保员工优渥福利,创造积极社会影响的投资,最终能否获得稳定的回报?下注武器、烟草、烈酒、博彩行业的反叛者,又会给投资者带来哪些影响?

Gerry Sullivan从不避讳Vice Fund基金的“原罪”,但现在为了避免股民反感,他也不得不将其更名为Barrier基金

文 | Rob Reuteman

2012年12月14日,当Gerry Sullivan获知一位丧心病狂的杀手在康涅狄格州桑迪 霍克小学制造枪击案,造成26人丧生的惨剧时,他立刻查看了自己持有的Smith & Wesson公司的互惠基金账户的状态。

当时他判断,这家全美最大的枪支制造商的股票将会因为这场悲剧而遭受重创,然后再因国会否决枪支管制议案而缓慢复苏。

在Sullivan位于新泽西州Summit的办公室内,他通过彭博通讯社了解了Smith & Wesson公司的股票状况,12月13日其股价为9.54美元,12月18日降至7.74美元。他低位出手,为他所掌管的基金Vice Fund(VICEX)吸纳了这支股票。Vice Fund创建于2011年,管理资产总额达3.169亿美元。本文截稿时,Smith & Wesson的股价已接近14美元。

听起来非常冷血?无情无义?唯利是图?从某种程度而言,这也正是Sullivan管理的基金的部分特色。Vice Fund是如今为数不多的充满着“原罪”感的基金,选取烈酒、烟草、博彩业及国防军工等领域的企业作为投资对象。基金发起人对社会责任漠不关心,其理由是任何盈利的公司都应该在投资组合中占据一席之地。

这类基金被称为“邪恶基金”,与提倡“社会责任投资”的基金是完全不同的存在——后者强调投资能够带来更好的社会影响力。Sullivan经常将这些一心行善的人视为空想家,并尽情地对他们略带私心的动机予以嘲讽:“我不会对Smith & Wesson这类股票说不,我认为人们应该修正自己的投资哲学——首先应该保护自己的资产,从而能为自身带来收入并使之不断增值。能对我的抉择产生影响的是它是否适合我,以及当我知晓它的风险后是否还会将其买入。”

“邪恶基金”的四大支柱

在Vice Fund精选的十大投资组合中,四位排头兵均为烟草企业,分别是Lorillard、Philip Morris、 Altria Group和Reynolds American(7月15日,Lorillard已同意被Reynolds以274亿美元交易额收购)。国防军工设备提供商Raytheon及Lockheed Martin因在无人机领域取得的研究成果也位列该基金的“十大”。米高梅集团(MGM Resorts)、拉斯维加斯金沙酒店(Las Vegas Sands)及永利度假酒店(Wynn Resorts)三家赌场运营商均榜上有名。烈酒制造企业Brown-Forman也跻身其中,其旗下拥有众多明星品牌,包括杰克丹尼威士忌(Jack Daniel’s)、金馥力娇(Southern Comfort)蜜桃味利口酒、渥福威士忌(Woodford Reserve)、马蹄跌龙舌兰(Herradura)、墨西哥销量第一的艾尔吉玛龙舌兰酒(el Jimador)和芬兰伏特加(Finlandia)等。

烟草、军工、博彩及烈酒企业被Sullivan誉为其投资组合中的四大支柱:“这看起来似乎不是一种很好的投资策略,然而事实证明,它们组合起来的效果非常好。”

Sullivan对尚未完全合法化的色情业嗤之以鼻:“我对这个领域没有特别深入的研究,而且我们目前已经有很多麻烦了,沾上色情业很可能是自取灭亡。”同时,他也拒绝涉足与大麻(常见于非处方药市场)相关的股票。尽管这一市场利润一直有所保障,但由于大麻种植仍为法律所禁止,他认为目前对该领域进行投资仍然不是明智之举。

5月31日,在上一个财年结束之时,Sullivan给股东的公开信很好地展现了四大支柱是如何进行优势互补的。在上一个财年内,Vice Fund上涨了22.12%,而S&P 500指数涨幅仅为21.86%。尽管烈酒股和烟草股表现不佳,表现最差的英国博彩公司Ladbrokes更是下跌了36%,但是,澳门酒店及赌场运营商银河娱乐集团(Galaxy Entertainment)上涨了108%,足以弥补Vice Fund在其他方面的损失。

据Sullivan介绍,到2014年6月中旬,烟草股上涨了15%,烈酒股上涨了5.5%,军工股也有4.25%的增幅,但博彩股下跌了9%。“但由于我对烟草企业Lorillard进行了增持,所以今年的整体行情还是上涨的。”

Vice Fund在投资市场的表现一向没有问题。对其在过去10年的业绩,芝加哥投资研究公司Morningstar给予了最高级别的五星评价。该公司资深基金分析师David Kathman认为: “Vice Fund的业绩一直非常好,不过它的名字可能会令一些人望而却步。”(编者注:Vice Fund直译为“罪恶基金”。)

低调是真

“邪恶基金”自出现以来就备受争议。例如2003年宣告破产的Morgan SinShares(SinShares有“共担原罪”之意),就曾为了避免吓退投资者于1989年更名为Morgan FunShares。

如何迎合热衷于逆向投资的个人投资者,是管理“邪恶基金”的一大难题,但互惠基金的管理者最梦寐以求的,是瓜分到美国退休金市场那价值19.4万亿美元的大蛋糕;这块蛋糕涉足了包括养老金、个人退休金账户及基金式员工养老保险制度401(k)s等领域。

来自普林斯顿大学的Harrison Hong和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Marcin KACPerczyk在其2007年的报告《原罪的代价:市场领域的社会规范效应》(The Price of Sin: The Effects of Social Norms on Markets)中指出:“民众对支持人类恶行的投资行为有一种约定俗成的抵制心理,这种心理令很多投资者不希望自身及他人通过购买股票的方式支持这些公司。”

事实上,手握重金的机构投资者——社保基金、大学、银行及保险企业等——由于运作透明,且随时处于公众监督之下,都不愿意对那些具备“邪恶”或“原罪”特性的公司进行增持。

这也正是Sullivan在2014年5月31日发出的致股民的公开信中,宣称将把Vice Fund更名为Barrier Fund的原因。他表示,Vice Fund的规模原本预计可以壮大至5亿美元,而如果能够凭借一个新名称杀入退休金市场,基金规模还将增加10亿美元。Sullivan认为:“我们需要将名称改得不那么狂野。我们的目标是登上401(k)养老金计划的推荐名录,因为这才是真金白银的领域。但‘Vice Fund’这类狂放不羁的名字很难登上大雅之堂。”

Pax世界管理公司的Julie Gorte的投资更注重社会责任

社会责任投资者应运而生

与这类基金势不两立的是社会责任投资(SRI)基金。1980年代,当南非实行种族隔离政策之时,一些高校基金纷纷撤离,这被评论者认为是社会责任投资基金的缘起。随着学生反抗运动的不断推进,养老保险基金不得不从与南非有业务往来的公司中撤出。1994年,南非种族隔离制度被废除,国际投资者的施压也在其中发挥了部分作用。

Pax总部位于新罕布什尔州Portsmouth,旗下的Pax世界平衡基金(World Balanced Fund)管理着20亿美元的资产。在Pax世界管理基金公司(Pax World Management)资深副总裁Julie Gorte看来,2005年是SRI的一个转折点。“我们注意到了卡特琳娜飓风和丽塔飓风的破坏力与气候变化之间的联系。”她回忆道,“当年,沃尔玛遭受重创——实体店面因飓风而关闭,无法接待顾客。半数S&P 100企业遭遇物资损坏危机。对华尔街而言,气候变化造成了实实在在的影响。我在1999年加入了Pax公司,自那时开始,对可持续发展领域的投资日渐成为主流。”

2013年,愤怒的芝加哥市长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勒令本市养老储备基金的经理人们彻查流向枪支制造企业的资金金额。市长希望在全国范围内发起一项撤回投资的运动,这与当年帮助推翻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活动如出一辙。

1987年,马里兰州Bethesda的Calvert投资公司推出了首支以社会责任为遴选标准的互惠基金。Calvert基金组合(CSIEX)如今管理着29亿美元的资产,而其社会责任投资组合所管理的资金总额则达到了132亿美元。Calvert不仅主动将那些流淌着“原罪”血液的股票剔除在外,还建立了13项可持续发展的分析指标,从环境友好、社会责任及公司管理等维度对各大公司进行排序,以从中选择排名靠前的企业进行投资。Calvert公司主管“股东主张”投资策略的副总裁Stu Dalheim透露:“我们考量公司的绝大部分指标,在于其能否在应对气候变迁及改善全球贫困状况等方面有所作为。”

该公司资深副总裁及全国销售经理Anthony Eames补充道:“我们以面向21世纪的视角来对待可持续发展投资。我们会审慎考量那些强大的公司如何减少自己对环境的影响——没有接受过任何罚单,未因为垄断暴利而遭受过诉讼——并能善待他们的员工,视员工为一种资源而非物件。只有达到这些标准,才能证明他们能够站在创新的立场上引领公司步入可持续发展之路。”

CSIEX基金所持股票排名前十的企业包括苹果公司、药品零售商CVS Caremark、富国银行、好市多、可口可乐及高通公司等。

由于苹果在其产品生产地中国地区发生劳资纠纷,一些SRI基金拒绝将苹果公司列入投资名单。全球最大的养老金公司美国教师退休基金会(TIAA-CREF)的社会责任优选基金(TICRX)便将苹果公司排除在外。但Eames表示,Calvert的尽职调查表明苹果公司正积极调整其在海外的劳资政策。如今苹果公司是Calvert各支基金中最大的单一投资对象。此外,Eames认为可口可乐在员工待遇、装瓶技术及水资源合理利用方面“比较领先”。

“并非所有人都会喜欢我们的选择,”他指出,“但是我们会对所有入选企业进行深入调查。这些公司都历史悠久且前景光明,所以我们会用动态的眼光来审视它们的进步。”他同时不忘补充,入选企业在可持续性发展及财务分析方面都经过了严格的考量。

Calvert也见证了麦当劳、陶氏化学(Dow Chemical )和马拉松石油(Marathon Oil)在打造可持续发展战略方面的进步,并持有了这几家公司的股票。

公民唱主角

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劳动者在自身保险计划选择方面的态度的转变,社会责任投资基金获得了蓬勃发展。各大公司雇员逐步放弃了公司固定的保险计划,转而选择个人投资的养老保险,自主决定资金去向——他们通常都会选择互惠基金。Eames透露,Calvert公司管理的数十亿资产中,有三分之一都流向了退休计划金。选择401(k)等个人投资养老保险的美国劳动者中,80%希望拥有可持续发展的选择,但仅有25%真正达成了心愿。

Morningstar公司的Kathman对此持有相同的见解。他认为,当养老计划逐步转向由员工个人进行投资时,会有更多的劳动力开始投资互惠基金。而让他觉得有意思的是,“这似乎也是SRI基金蓬勃发展的一大诱因”。Morningstar公司正对SRI领域的100多支互惠基金进行重点追踪。

美国社会投资论坛(US SIF)CEO Lisa Woll认为,成千上万的资金所有人或管理人都会在投资时考虑社会责任因素。“在社会责任领域涌现出了越来越多的产品、研究、调查分析以及公众讨论。”她指出,Calvert、Pax和Parnassus Investments等互惠基金以25年的经历表明,“不投资那些对社会不利的企业,能够让你获得非常显著的回报”。

“SRI”这一缩写在不少情况下为ESG(环境、社会与治理)所取代。Woll称:“传统投资者开始意识到,如果不考虑、强调或者管理ESG及其他可持续发展事项,他们将需要承担不必要的风险。”

Pax的“双重审核”

Pax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公司旗下共掌管着11支基金,管理资金总额为34亿美元,其中有20亿美元在Pax世界平衡基金名下。

Pax资深副总裁Gorte透露,公司启动了一套名为“双重审核”的程序来确认投资选择,并从其现有的50名员工中抽出4人专门负责可持续性发展分析。“我们会仔细研究意欲投资的企业如何处理环境问题,怎样培训员工,与当地社区民众能否共生共荣。我们关注公司的治理问题,这并不仅仅是要考察其管理层的品行,也会认真研究其处理腐败等问题的具体政策。”与此同时,Pax公司也会启动一套传统的财务指标评估程序,从而做到双管齐下。

被动指数型基金每个季度都会进行相应的调整,主动管理型基金则由基金经理进行动态调整。Gorte解释道:“如果某家公司不再符合我们的入选标准,那么它将无法存留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

对此,她补充了一个实例:美赞臣公司因为其婴儿配方奶粉麻烦不断被Pax基金弃选;一周后,沃尔玛也下架了该公司的产品。

旗下拥有派克笔等数个知名品牌的消费品供应商Newell Rubbermaid以及华尔街著名投资银行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也成为Pax基金家族的新成员。Pax世界平衡基金(PAXWX)持有股份的十大企业包括谷歌、苹果、摩根斯坦利、资产管理公司BlackRock、卫星电视公司DirecTV以及美国联合健康集团(UnitedHealth Group)等。

Gorte表示:“我们始终致力于寻找那些治理有方的企业进行投资。我们不仅仅注重其财务表现,也会将ESG愿景等作为考察标准。我们相信,长远来看,这类企业将会拥有更好的前景。”

还有哪些选择?

与Calvert和Pax这类实际管理着自身基金的企业不同,不少SRI基金仅仅依据MSCI KLD 400 社会指数考虑投资。该指数自1999年以来便开始根据ESG评分对企业进行评级,烈酒、烟草、博彩、民用武器、军事装备、核能、成人娱乐以及转基因领域的企业都被排除在外。

在可替代资源和可再生资源领域,尽管投资者的选择看起来并不少,包括Firsthand可再生能源类基金(ALTEX)、富达精选环境与可替代能源类基金(FSLEX)、吉尼斯·阿特金森可替代能源基金(GAAEX),以及少数几只指数股票型基金诸如PowerShares WilderHill清洁能源(PBW)等,但再生和替代能源企业因其过于稚嫩且稳定性太差,鲜有吸引大型SRI基金的能力。

Vice Fund公司的Sullivan认为:“太阳能和风能投资组合的表现令人胆战心惊。”就连Calvert的Eames也坦承它“是一个不稳定的领域”。Pax公司的Gorte认为可再生能源“一点也不好玩”,但也表示该领域已有复苏迹象:“去年,太阳能领域倒是令投资者欢欣鼓舞。”

另外还有一些专项基金也能够吸引那些注重社会责任的投资者。管理着5290万美元的Pax Ellevate全球女性指数基金(PXWEX)将资金投入那些主张性别平等的企业。该基金持股数量最多的公司包括3M公司、美国运通及罗氏制药(Roche)。Parnassus Endeavor Fund(前身为Parnassus Workplace Fund)管理着5.56亿美元的资金,注重对那些能为员工提供良好工作环境的企业进行投资,其持股数量最多的公司包括IBM公司、Target超市及富国银行。

谨慎筛选还是随遇而安?

一些分析师对所有的投资筛选思路都嗤之以鼻,比如是否应该摈弃“邪恶”公司的股票,或者是否应该仅仅选择“企业公民”进行投资等。Morningstar的Kathman解释称,现代投资理论认为,倘若你在某种程度上对投资进行限制,就将可能失去那部分投资的潜在机遇,从而导致回报降低的后果。但在对SRI回报进行多年研究之后,他总结道:“在回报方面,其实似乎没有什么差别。”

Kathman又补充说,这并不意味着个体基金表现不佳。“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长远来看SRI基金在整体表现上相对于其他基金存在明显的优势或劣势。”

相反地,就放弃投资“邪恶”的公司而言,Hong和Kacperczyk在其论文中做出了如下总结:“一些投资者,特别是那些时刻面临着公众监督及社会规范约束的机构投资者,由于放弃持有这类公司的股票而付出了财务代价。”

从财务角度衡量,“邪恶”公司的股票有可能带来良好的回报,对其投资的基金能够获得顶级评级;但从政治层面来说,至少在互惠基金领域,良心企业完胜“邪恶”公司。 译 | 何音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