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11月 > 起步 > 一起作业网:玩转K12市场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一起作业网:玩转K12市场

这是徐小平王强个人投资最大的项目,已经作为公立教育系统的一部分进入了3万所学校。

文 | 郭文

对国内在线教育领域的创业者来说,K12(指从小学到高中)阶段的校园系统实在是个庞大而封闭的存在,前景可观却无处下口。因此,2011年回国创业的肖盾在找到徐小平时,心里很清楚自己还需要一个能够一起进入公立学校的人。

在徐小平的介绍下,肖盾结识了刚从新东方离职不久的刘畅。离职之前,刘畅在新东方工作了接近十年,曾是新东方最年轻的助理副总裁,对线下教育也有着一套自己的理解。

第一次见面之后,两人一拍即合,在徐小平的牵线下加入了当时在做英语口语项目的金闻朗公司,并于2011年10月上线了针对K12领域的“一起作业网”。

一起作业网的模式说来简单,即依靠一套可以通过计算机对口语发音进行识别和纠错的语音识别技术,将英语作业以游戏闯关的模式呈现出来:电脑发语音,学生跟读,电脑进行识别,发音不准的部分就鼓励学生再来一遍。老师可以在网上布置作业,学生通过电脑完成,录下来的语音也方便老师和家长检查。

可就是这项简单的业务,将一起作业网大规模地带入了公立教育系统。根据一起作业网方面提供的数据,截止到2014年10月中旬,他们的用户数据已经增长到了3万所学校的近800万学生,月活跃用户也有将近200万。

做为主菜搭配的“咸菜”

在最初所做的市场分析中,肖盾和刘畅两人曾得出这样的判断:如果想要以教学平台的身份进入公立教育系统,需要具备两项属性。一项是和教师的角色有关。“以后老师的作用可能会越来越弱,但依然会存在”,肖盾认为,尤其是在中小学阶段,老师所扮演的管理者、引领者、榜样等角色很难在短期内被计算机取代,因此产品必须能够以老师为驱动中心,以整个实名制的班级为单位。

而“因材施教”一直是一个久远而难以实现的追求,因此在二人看来,另一项属性则来自互联网所创造的机会。“数字化对传统教育非常大的变革会是个性化”,而借助于计算机,积累下的数据则能为老师所用,再进一步去探索个性化。

基于这两个属性,在K12的教育系统中,两人给“一起作业网”的定位为“陪练”——能够在老师的教学过程完成之后,起到辅助学生不断优化练习的作用。而在老师“备、讲、练、测”的四个环节里,作业很适合成为一个切入点。

刚开始的时候,肖盾和刘畅每天都会去北京的各所学校推广自己的项目。“介绍完就询问老师怎么样,老师回答‘好’。再问他们是否可以试用一下,就说‘再看看’。”

MIT及哈佛大学edX(免费开源大学课程项目)负责人Sanjay E. Sarma在演讲时经常会通过一个笑话来描述校园信息化的进展缓慢:“其实我们有过两个创新发明,第一是500年前的印刷技术;第二是黑板,是在200年之前发明的。”等听众意会之时他再“补刀”一句:“还有彩色粉笔也是200年之前发明的。除此之外,教室里就没有其他巨大的变化了。”

不过在持续地访问中,两人发现了英语老师在小学校园里的特殊性:和语文、数学相比,英语进入小学教育系统的时间要晚得多,小学英语老师大多比较年轻,对新技术的心态也相对开放。在教学过程中,这些英语老师普遍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很清楚口语的重要性,但在家庭作业中,学生的口语作业却没法监督与批改。

“用家长的话来说,数学语文是主菜,英语是配菜。那我们一开始做的是听说环节,就是咸菜。”肖盾这样比喻一起作业网的起步。

即使是做“咸菜”,K12的教育系统也没有那么好进入:第一批上线的小学还不到十所。提供免费工具这一互联网打法在这里并不被接受,而真正把“免费咸菜”推销出去的其实还是传统途径。

2011年底,一起作业网申请的“新课标形势下小学英语网络作业形式探究”的“十二五”规划课题,通过了中国教育学会外语教学专业委员会的审批。在每个地推团队所到达的地区级教育局里,一起作业网都可以以国家课题的身份被推介给各校老师。至此,一起作业网迎来了自己的快速发展阶段。

收费是一个长线计划

截止到现在,一起作业网已经完成了四轮融资,从种子期到B轮,总额度超过了3500万美金。它还是徐小平和王强个人投资最大的项目,其中王强还担任了一起作业网的董事长一职。而从A轮开始,雷军旗下的顺为基金也宣布加入,累计投资了1500万美金;到今年7月宣布C轮融资时,投资名单中又加入了老虎亚洲基金。

与投资数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起作业网的营收数据。据肖盾介绍,一起作业网仅有的几项收入来自一些收费试点,“每个月有三四十万左右”,而一起作业网的主要业务目前都是免费的。

和最初的口语练习工具相比,一起作业网目前的产品形态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从小学英语口语,到已经上线的小学英语、数学作业,接下来还会逐渐引入语文、物理、化学等科目,并最终实现中小学全科覆盖。

今年9月,一起作业网还推出了一款移动端的产品“口袋学社”,想要以自学的方式进入K12领域的中学阶段,先吸引学生,再带动老师的加入。

而在老师那一端,除了布置和批改作业,一起作业网还逐步搭建了基于教师的互动社区,在上面老师之间可以发帖交流、共享教学资源,“类似于老师的线上家园”。在肖盾的设想中,老师是驱动,学生是黏性,家长端可能会是收入的来源,他希望做一个长线计划,因此到现在还没有大规模实行收费计划。

在今年7月中旬,一起作业网宣布完成C轮融资的发布会上,除了媒体,到场的还有来自全国各地传统出版领域的负责人。“(我们)找了各种合作伙伴,总之是一切在当地有各种渠道,能够和我们一起进学校的人。”

对肖盾来说,这些合作伙伴都将成为一起作业网日后发展中重要的一环。在他们的构想中,一起作业网最终的模式是“平台”。“什么叫平台?上面有许多第三方资源才叫平台。”所以在一起作业网的平台上,不仅要有学生、老师、家长三方的参与,还应该有各类出版社、教育游戏机构、培训机构、代理商来形成共赢。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