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12月 > 起步 > Tapole:用小米的方式做眼镜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Tapole:用小米的方式做眼镜

连鑫洲希望学习魅族和小米,把眼镜的营销和销售放在线上来完成。

文 | 郭文

连鑫洲是一名“龟毛”的眼镜佩戴者,2013年8月他创办了一个线上眼镜品牌Tapole。

怎样想到这个项目?

离职创业之前,连鑫洲在魅族的营销中心工作,两年多之后做到了主管的位置。在珠海上班的时候,他和身边的人经常会跑到广州配镜,只因为那里有位销售眼镜的朋友,“质量和价格都信得过”。

自己的问题或许也是其他眼镜佩戴者的问题,连鑫洲决定在这块领域“死磕”一下。在他看来,眼镜行业的不合理主要体现在价格和质量的不相符上:硬件本身的生产成本很低,却要花费大量的费用在营销和运营上。由于需要试戴和验光,线下门店成了最常见的销售渠道,但眼镜的购买频率并不算高,因此大多数店家会把店址选在人流量密集、租金昂贵的商业街附近,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大多数眼镜远高于成本的终端售价。

像魅族、小米做手机一样,这些让销售成本大幅变高的营销、运营费用能否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解决,从而把一副眼镜的成本更多地放回到眼镜器材本身?于是,连鑫洲和另外一位同样是从魅族离职的朋友林俊丰创办了Tapole。

创新点在什么地方?

好的眼镜应该如何定义?如果从日常的体验来看,这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方面:美感、质量和购买时的服务体验。

首先是美感。Tapole更像一个设计师品牌:整体的视觉形象出自一位来自靳刘高设计(原名“靳与刘设计”,深圳一家1976年成立的设计公司,创始人为知名华人设计师)的资深设计师之手;眼镜款式的设计师则曾获得过《VOGUE Italia》2013年度的Vogue Talents称号。11月13日 Tapole上线的时候,销售的第一批12款眼镜被按照风格的不同分为了时尚、极简和人文三个系列,来针对不同口味的受众。

再说质量方面,这也是对Tapole团队来说挑战最大的地方。在“逼疯许多家供应商”之后,Tapole 最终达成了一个各方面都相对平衡的选项:在镜片方面,由于卡尔蔡司的产品太贵,Tapole 选择了定制,光学镜片和太阳镜片分别来自苏明达光学和立扬光学的定制生产;镜架的来源也根据材质的不同选择了不同的供应商,纯钛金属的镜架来自日本的一家供应商,而板材材质则是和意大利的老牌公司Mazzucchellis合作。

营销和运营方面的费用也大大压缩了。连鑫洲对Tapole的定义是一个“互联网品牌”而不是电商品牌,他希望学习老东家魅族和近几年快速崛起的小米,把营销和销售尽可能都放在线上来完成,并用一些更新的思路来处理位于后端的库存、供应链等问题,以此在保证配置的前提下尽可能降低售价。Tapole所售的12款眼镜均按照光学镜片和超薄光学镜片的不同被统一划分成了1088元和2088元两种。在销售渠道上,除了已经上线的官方商城,据连鑫洲介绍,别的电商渠道目前也都在规划之中,接下来会陆续上线。

如何与线下相结合?

眼镜毕竟不像手机,这个糅合了美感、医学需求的商品在购买时通常还需要试戴和验光,而这些是线上渠道不能满足的。

Tapole目前的解决方式仍集中在对线上方式的优化上,比如用购买15天之内可以无条件退换货来弥补不能试戴的不足;而在验光上Tapole则采用了补贴100元的方式鼓励有意向购买的客户到线下的眼科医院进行验光。

等到资金充裕之后,Tapole会考虑采取线上线下联动的方式,通过开设线下体验店来完善整个购买体验。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