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5年01月 > 封面故事 > 【30岁以下创业新贵】尹桑:没必要为别人的期望奋斗一生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30岁以下创业新贵】尹桑:没必要为别人的期望奋斗一生

文 | 夏宏

在上海徐虹中路一个像机关的院子里,“一起唱”的团队在一栋灰旧的楼里办公。这栋楼的一楼正在装修,堆满了杂乱的施工材料;陈旧的电梯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你很难会想到,这里驻扎了一个150人的互联网创业团队,并且他们做的产品还称得上新锐,很可能颠覆KTV的玩法。

创始人尹桑出生于1992年,个子瘦高,戴着眼镜。与《创业邦》见面的头一天,他加班到凌晨四点。摄影师给他拍照片时,建议他洗个头——“发型太凌乱。”

有关他的故事,在网络上不难找到:高一时被美国宾利商学院全额奖学金录取;在美国有过两次创业经历,赚到了一笔这一辈子即使不再有收入也可以活得下去的钱。他没有用赚来的钱去买房,也不打算买房。他现在租住的房子售价7万一平米。他觉得不解,既然租房子也能住下去,为什么非要费力去买一套价格贵得离谱的房子呢。

一起唱创办后,尹桑一直没有给自己开过一分钱工资。他与女友住在一起,骑自行车上班,听完手机里的一首歌,三五分钟便到了公司。

为什么一定要像KTV呢?

2012年,20岁的尹桑辍学回国创业。他说服了自己的女友一起辍学回国,还说服了两个相交了10年的同学一起辍学。在上海,4个人组成了一起唱最早的团队(女友之后另谋他职)。不久,公司拿到了来自IDG数百万的天使投资。去年4月,他们完成了1200万美元的B轮融资,领投者依然是IDG。

尹桑在美国的两次创业都与O2O有关,一次是做本地家政O2O,另一次是生活配送O2O。他的第三次创业以KTV作为切入点,模式依然是O2O。

创办一起唱之前,尹桑对新的创业方向做了十来个月的规划。他把国内O2O领域的大部分垂直细分行业列了一个表单,餐饮、酒店、按摩、美容、酒吧、夜店等等,挨个分析、调研。他发现,KTV无论是消费内容还是客户体验都千篇一律,几十年过去没有多大改观。“我们获得的所有体验都来自屏幕、灯光、音响——这些数字信号,本质上就是‘二进制’,完全依托于IT。”他觉得这是机会。既然他们是IT创业团队,说不定做点创新对这个行业就会带来颠覆性的变化。

尹桑看过《广州日报》在前几年做的一个有关KTV现状的调研。一个数据是,5000名接受调查的85后、90后之中,88.9%的人在逃离KTV:“单调、乏味,只能唱歌太无聊。”他把这个调研讲给北京的一位KTV老板听,那位老板觉得不可思议:“这话太傻了,我开KTV就是让人唱歌,你说KTV不能只是唱歌,让我怎么办?”

但KTV的消费频次、消费金额在走低,“怎么办”成为尹桑与团队做这件事的动因。他觉得KTV与电影业相似,都是文化娱乐业,为什么中国电影业每年有50%的增长,而KTV行业的市场规模一路萎缩?“还是内容的问题、消费者体验问题。”

一起唱的玩法是,从商户端到用户端,建立了一套完整的集硬件、软件、系统与App等一体的产品,提供一套KTV互动娱乐服务,并形成了一个O2O服务平台。用户可以通过这一整套的解决方案,用手机点歌、跨包厢社交、进行唱歌比赛、玩游戏、看球赛直播等等。同时他们还接入了第三方服务平台,比如租车、代驾、夜间特价酒店等。

有人说这不像KTV了。尹桑反驳:“为什么一定要像KTV呢?”一起唱把80后、90后圈定为主要的目标用户群。尹桑认为,90后是一个有多重亚文化的群体,“他们的需求不是通过一个功能点就可以满足的。如果服务到位,KTV也许会有一个新的春天”。

多数人对物质的理解过于肤浅

尹桑回国创业时见了数位投资人。一个有关他的融资故事是,一位投资人问他:“你知道比尔·盖茨的父母是谁吗?”这位投资人的潜台词是,你没钱、没人脉、没资源,你能成功吗?

尹桑的父母在江苏盐城,只是普通的医生。

大部分投资人还是很认可一起唱的模式。然而对他20来岁的年纪,他们却又显得不那么放心。2013年1月,尹桑在北京双井一家酒店举行的互联网论坛上见到了IDG的李丰。他把李丰从会场拉到酒店大堂,各自喝了一杯咖啡,抽了两支烟。前后不到10分钟的时间,李丰对这个陌生的90后小伙子刮目相看:思路清晰,想问题有超出同龄人的深度。“你不用找其他投资人了,当然我不反对你去找其他投资人,但我们肯定要投你了。”

尹桑是IDG投下的第一个90创业者,也是李丰在最短的时间投下的一个项目。IDG内部曾有异议:投这个年轻人合不合适?“投完后,他交完‘学费’,‘毕业’之后如果不跟IDG玩了呢?”但IDG在投下尹桑不久之后便成立了一支“90后基金”,又投了17个项目。

尹桑最开心的是,他的项目得到了IDG的认可:“他们那一代人,在过去难以信任一个小孩,尤其是还能以同己之心去尊重你。”

一年中除了最冷的两个月,尹桑多数时候都是拖鞋、短裤——包括在一些重要的活动现场做演讲嘉宾的时候。接受采访时,他将双腿架在了办公桌上。他即刻解释,觉得这个姿势舒服点,爱穿拖鞋也是这个道理。然后,他指了指脚上穿的运动鞋说:“今天感冒了,所以没穿拖鞋。”他说自己是肯定不会穿着西装上台的:“我们这一代人的面貌就是这个样子。”

尹桑解释自己不想买房、买车,包括自己的着装,“都不是为了耍个性”。在美国,他看到不少45岁以后才生小孩的中年人;他看到一个女人比男人大20岁、30岁也可以很开心地谈恋爱。“这些都是个人的喜好,太正常了。”

他不否认创业有对物质的追求,称如果它完全是一个超脱物质的行为,所谓的创业就是一个伪概念。“但很多人对物质的理解是肤浅的,是为了成为别人期待的样子。”说这话时他把双腿从办公桌上放了下来,提起一位一起创业的伙伴,“家里非常有钱,真正的富二代”。他对这位开着跑车上班的伙伴竟然会对自己的薪水斤斤计较而感到不解──一起唱创办之后,尹桑一直没有给自己开过一分钱工资。

后来他想,这位不差钱的伙伴,也许是为了成为社会、父母、朋友对他期望的样子而生活、工作。“但你把别人对你的期望当作是自己的追求,你一定是一个失败的人。你其实没必要为了别人的期望奋斗一生。”他也说到自己,父母曾希望他公司稳定后再去美国把书念完。“但如果我很喜欢自己正在做的事,为什么要按他们的意愿再去美国念书呢?”

远见与理想

2014年,一起唱团队用了3个月的时间发布了全球第一款Android点歌系统,之后在5月推出了手机点歌、歌曲智能推荐、实时榜单功能,目的是帮助用户更好更快地点歌;6月又接入了打车、代驾等第三方服务,以及无线点酒水和弹幕功能,然后又推出了球赛、视频直播服务并即将发布体感游戏。

一起唱做的事到底是什么,是一款App还是一个硬件产品?“其实我们是一个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者,包括了对KTV的内部管理、服务,以及软硬件产品。”尹桑说,他当时回国的初心是希望所有去KTV的人,不但可以和熟人玩,还能与陌生人一起玩。他认为去KTV的用户,除了有娱乐需求也有社交需求,而不是像现在的KTV那样,只能傻傻地唱歌或听麦霸唱歌。

尹桑举例,一起唱的系统可以跨包厢发起K歌比赛,并且有一个客观的评分系统,根据音准、技法、节奏、表现力等指标打分。“如果大家同意,可以赌一个果盘、一瓶香槟作为胜出者的奖品。”KTV也可以组织所有的用户一起比赛,比如可以评出周冠军、月度冠军并给予相应的奖励,“这样,大家就会不断地尝试走进KTV练歌、消费”。此外,一起唱还有跨包厢玩游戏,给其它包厢发送弹幕、送花、送酒等带有社交属性的功能。

尹桑观察到,在美国几乎没有KTV,不少人有大房子,年轻人在自己家里唱歌、喝酒、玩游戏。

“但中国人有大房子的是少数;在家里举行派对,你的房东不允许,邻居不允许,物业也不允许。在国内没有派对的环境。”他为此想到的是,既然KTV不是单一因为唱歌而存在,那么是不是可以加些好玩的事儿进去,让它变成一个派对的场所,使其娱乐性更丰富,与此同时还是一个适合社交的地方。

之前,一起唱的产品与服务处于内测阶段。2014年12月上旬,一起唱在上海开了一个发布会,算是一次正式亮相。目前,一起唱为KTV在音乐、游戏等内容版权以及系统升级、更新等方面买单。他们会向KTV收取一定数额的硬件、软件产品费用。在其商业模式的设计里,未来或将向KTV收取一定的佣金作为盈利点之一。尹桑说,本质上他们是第三方服务商,而不是去颠覆KTV、与他们成为竞争对手。“我们为什么要‘丧心病狂’地烧钱?就是为了帮KTV省钱。”

尹桑说,KTV开新店使用他们的系统会比同行少花三分之一左右的费用,而已经营业的KTV接入一起唱的系统能做到适配,不需要买新的触摸屏、中控盒、墙板。除此之外,他还计划在近期内发布一个智能ERP系统,不仅能满足KTV所有的运营业务,还可以帮助门店提高管理效率,比如沉睡会员的唤醒、精准营销、财务数据的智能图形分析。

在公司里,很多员工要大尹桑十来岁,团队成员大多在30来岁左右。他觉得能带领团队往前冲,不是自己有多大的管理能力,而是因为自己的领导力和人格魅力。“其实就是你有远见、有坚定的梦想,并且‘合理’——你能找到和你理想一致的人在一起,让他们相信你的目标,并且跟着你走。”一起唱的团队或将在2015年扩张到500来人左右。公司创办至今,他们的员工流失率为零。

尹桑有不少朋友在Facebook工作。那些朋友告诉他,公司每次开深度技术会议或季度管理会议时,那些将近50岁的资深工程师、科学家、管理者见到扎克伯格,“你能感觉到,他们是发自内心地对这个‘小毛孩’表示出尊重”。尹桑说,这不是出于对个人地位、岗位或对金钱的尊重,而是因为他们相信这个人有能力把大家带到一个高度。“作为管理者你可以骂人、开人,表现出你的威权,但别人不会尊重你,更不会认可你,你要做的事就很难成。”

扎克伯格是尹桑钦佩的商业领袖之一,而集企业家与慈善家等身份于一身的特斯拉汽车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则是他敬仰的另一位商业领袖。“马斯克追求心中的真善美或高精尖,仍然能被社会肯定、仍然能赚到钱,这对整个社会都是一个积极的影响。”尹桑觉得,这是两位对理想世界极致追求的“冒险家”,并且还把企业做得很成功。

尹桑的理想与愿景是,通过新的方式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有趣、更丰富点。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