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5年01月 > 特写 > EA创始人Trip Hawkins 60岁拿到第一笔天使投资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EA创始人Trip Hawkins 60岁拿到第一笔天使投资

文 | 刘辰

“我叫Trip Hawkins,曾经创立过EA,我的新公司叫If U Can。”2014年11月底,《创业邦》在硅谷If U Can所在的孵化器中见到了这位曾经在游戏界呼风唤雨的“神级”人物。这一年他60岁,开场白自我介绍的语气像是一个全新的创业者。

没有一个游戏创业者不知道EA(美国艺电公司),它在玩家群体中更是大名鼎鼎。但EA对Trip来说已经是过去式了。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他持续创业,先后创立过3DO、DIGital Chocolate等多个公司。2012年底,Trip再次启程,成立了If U Can公司,并于2014年初推出了基于iPad的儿童情商教育游戏《IF⋯The Emotional IQ Game》(以下简称IF),通过剧情教授孩子社交技巧和情绪控制技巧。If U Can的名字灵感来自《丛林之书》作者Rudyard Kipling的一首著名诗歌。

与以往创业经历不同的是,If U Can是Trip第一次拿天使投资。2013年5月,If U Can完成了28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两只华人基金——TEEC天使基金、Innospring,以及硅谷VC Andreessen Horowitz、Maveron、Founders Fund等。一年后的2014年5月,If U Can又完成了650万美元的A轮融资。公司现有30人,正在不断充实游戏内容。这一次他使命感更重。IF中植入了一整套社交情绪管理课程(SEL)系统,这源于Trip在有了小孩后深感现有教育系统中情商教育的缺失。但他对这个教育色彩浓厚的游戏的趣味性仍然充满信心。

“学校和教育机构也在为孩子推出游戏,但它们都不好玩。”Trip说,“好玩的游戏还是得靠爱玩的年轻人设计,而我过去不就是做这个的吗?”

好玩是一切儿童教育的基础

创业邦:这次的创业过程和创立EA时期相比,你的感受有变化吗?

Trip:当我有了小孩后,开始了解孩子、父母、学校、教育,我觉得我得为教育领域做点类似在EA时期为运动领域做的事。学校的作用是教育和用测验来评估能力,他们先教你知识,然后用测验来确保你已经学会了。在我们现有的教育系统中,已经有完善的“硬学科”教育系统,如物理、化学、历史、数学等,但我们还得学社交、人际关系,学会解决问题,学会做选择,这是一门社交情绪管理课(以下简称SEL)。

在EA时期我就意识到,游戏一定要有所创新。EA开创了当时没人做出来的一套游戏系统。比如运营篮球队或足球队时你得进入游戏中设置角色,球员的身体条件等都不一样,你要处理复杂的情况;如果你选择球队教练的角色,就得学着做所有决策。

但是EA这群人懂体育却不懂小孩。我就像在EA时期那样,找到这个领域所有优秀的人,将来自耶鲁、斯坦福等地方的专家组成一个团队。If U Can上手简单,但设计经过了创新。以前学校和游戏扯不上什么关系,但其实游戏中蕴含着巨大的教育潜力,因为我们要在实践中学习。我们选择角色,在游戏中行动,通过各种选择感知不同的结果。但是,传统游戏在设计中没想让你学到什么,也没有评估系统。我们在这一点上做了个大创新,一方面有趣的游戏体验是基础,另一方面让你通过游戏感知世界。

有的游戏你玩得再好,在游戏中掌握的技能也对真实的世界没什么帮助。《愤怒的小鸟》很多人都打穿了,但是,他们能把这些技巧用于生活中吗?

创业邦:对你来说这种转变很大吧,从竞技体育游戏跨越到教育类游戏?

Trip:某种程度上是有一定变化,不过我是小孩的时候可就在玩各种游戏了。早年影响我的游戏既有《龙与地下城》这种重度的,也有运动竞技类的,有些都不是PC端的游戏。《龙与地下城》来自指环王模式,在这个游戏中扮演英雄的过程让我痴迷,让我很早就明白当你想在这些游戏中学到点什么时,你就真的能收获颇多。因为在这样的游戏中你做出的每个选择导致的每个结果都深深震撼着你。而运动类游戏今天价值数十亿美金,但是这些游戏很少有针对情商教育的。我从小就对电脑游戏感兴趣,在游戏中长进很快,游戏对我来说是一种精神激励,只是过去的兴趣一直在运动领域。所以对我来说,随着关注点转向教育,这种转型也是合理的。

创业邦:但游戏就是游戏,我们容易痴迷EA那些游戏,一是因为真的好玩,二是它们没压力,也并没有非要教我们什么道理,你确定孩子玩游戏的时候不会排斥吸收你的教育理念吗?

Trip:现在的孩子在天然的数码环境中长大,很快就会人手一部Pad,世界上会有几十万台Pad。学习最重要的是先吸引孩子的注意力,然后激发他的兴趣。今天孩子对什么感兴趣?毫无疑问是Pad。而孩子喜欢在Pad上干什么?当然是想玩好一个游戏。

方法很重要。小孩可能都喜欢吃肉、甜品、冰淇淋,但是你要让他吃蔬菜就难了。所以,你得让他一直觉得有趣,把“学习”的部分隐藏好。如果老是考他,那就不好玩了。我们把这些环节都隐藏起来,他根本不知道这个环节是在对他进行考核。他只要随着游戏进度点击选择题就好了。孩子的注意力会被剧情吸引过去,而他不能只是看剧情,还得亲自决定剧情走向。在这个游戏中,所有学习的基础形态都是给他选项。

任何人都需要情商教育

创业邦:即便是在教育理念这么发达的美国,情商教育仍然是缺失的?

Trip:是的。这说来话长。100多年前人们活在部落里,孩子每天和父母等成年人在一起,他们在成长过程中的一切情感需求都能被满足,能循序渐进地了解社会规则。但今天又发生了什么?现在父母白天都上班去了,孩子则去上学。学校不教这些东西,也教不来,因为这些事本来就应该由父母来教。40年前,美国的老师和科学家都意识到这个问题了,觉得确实应该在学校里设计一套相关的课程体系。学校就开始了对情商的教育,后来他们发现,情商还促进了孩子在智商上的表现,孩子们的考试分数也高了。

SEL分成5个部分,自我认知、自我控制、社交认知、决策能力和领导力。直到两年前,美国政府才决定拨款支持SEL,但是至今,即便是美国也没有一本真正讲SEL的教科书。为了做If U Can,我读了300本相关领域的书,也没有一本真的在讲SEL,只有一所学校做了比较接近的课程体系,我的孩子刚好在那所学校,所以我才开始接触SEL,觉得有必要传播给更多人。

创业邦:那么If U Can具体是怎么教孩子的?

Trip:我们游戏的主旨是宇宙万物是连接的。如果你不认同这一点,那你一定会觉得孤独。我们从一个对孩子来说最简单的角度出发,游戏一开始的剧情是猫和狗打架破坏了世界和平,世界充斥着负能量,处在一片混乱中,孩子上来就要通过选择去解决问题。但我们做得有趣漂亮,上手简单,3D画面像孩子喜欢看的那些卡通电影一样。你得给孩子讲故事,他们才能在玩了游戏以后记住你要讲的道理,我的一整套情绪管理课程都隐藏在不断递进的游戏章节中。

比如一开始,我要教孩子学习如何做一名好的倾听者,这是个非常重要的社交技巧。我们会通过游戏告诉他两种方法。一是主动式聆听,我会告诉他通过眼神互动、肢体语言告诉对方你正在认真听他讲话;当你同意我的意见时,请用点头表示肯定。另外一种则是反馈式聆听,比如我说我喜欢蓝色,你问“为什么呢?再跟我多说一点你对蓝色的感觉吧”。这是在向对方表明我在意你的话,并希望听你讲更多。这些都是SEL课程教授的最基本的技巧。随着剧情渗入,屏幕上会不断出现选项。通过孩子的选择,我会考察他是否学会了这些技巧。

创业邦:听起来很复杂,孩子在游戏过程中能理解到你的设计苦心吗?它似乎更适合成年人。这个游戏面向什么年龄段的人?

Trip:是的,没人能说自己已经不需要再进行情商教育。你知道这个游戏从设计到上线,我测试了无数次也玩了无数次,跟科学家进行过很多次沟通。上次是和我10岁的儿子一起玩的,但我还是感觉到自己又学习了一遍。这是一个持续内观的过程。

我们都知道数学很重要,学数学得花上十几年,从掰着手指头数数开始。SEL也是一样,从“什么是情绪”开始。当你感觉到强烈的情绪时,这是坏事吗?不是。如何冷静下来?这个阶段就是学数学时的数数过程。过一阵子你会开始学习与人沟通,这个阶段相当于你开始使用计算器学数学了。

所以6岁和12岁的孩子玩这个游戏的时间是不一样的,12岁的孩子进度当然会快一些,但他们都会在游戏过程中得到乐趣。它也一样适合成年人。因为SEL课程非常庞大,你可以在后续不断地给这款游戏加东西。我并不介意孩子在很小的时候玩这个游戏能否感受到我的理念。如果他愿意重复不断地打开这个游戏,随着年龄增长,他感受到的东西会越来越多。

第一次拿天使投资

创业邦:那么,这个游戏怎么赚钱?

Trip:2014年初发布了内测版,几个月前更新了一次,我们没怎么做推广,现在已经有50万下载量了。我们现在有7个章节,马上要再上线两个,第一章节是免费的,之后付费。现在只是iPad版本,2015年iPhone、安卓都会上线。目前只有英语版本,但是用户是全球范围的,人们还反馈说,这游戏用来学英语也非常不错。我们希望把它推广到全球。虽然目前只有英文版本,但是它想表达的教育理念全球通用。比如中国就是非常令人兴奋的市场。我们是个小公司,不能事必躬亲,所以也很期待能在中国找到合作伙伴。

创业邦:创立EA是那么成功的一个经历,从头起家再创业对你来说是怎样一种体验?

Trip:现在世界主流价值观都在讲财富、权力和地位。不过我并不是很在意这些,成功创业者的标志应该是建立新的东西。对我来说是这个生意是否创造出了新模式、新想法。我的价值观从来不是“哦,我要保持住现在的成功,一直住在这个自己亲手建造的这个安全堡垒里”,我是更倾向于开拓的人,总想尝试新鲜东西。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对做先锋的事上瘾。

但每一次创业的结果是不同的。有时候你能做出像EA那么棒的公司,更早些年在苹果公司的经历也对我非常重要。但我也有不成功的创业经历,10年前、20年前做的几个公司,比如Digital Chocolate就没达到EA的高度,3DO也没能做下去。我其实也知道,EA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成功,但在每一次的开拓之旅中,过程都比结果更重要。

创业邦:为什么这次创业你开始拿天使投资了?其中种子轮的TEEC天使基金和InnoSpring还是两支华人基金。

Trip:我创业过很多次,这是第一次拿天使投资,因为硅谷的天使投资氛围非常棒。其实我并不在意拿的是谁的投资。我只是尽我所能地接触很多人,找到对这个项目感兴趣的人就可以了。因为我硕士毕业于斯坦福大学,所以结识了很多斯坦福周边的天使投资机构。投资这个项目的天使机构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很在意对下一代的教育。所以,拿全世界天使的钱也挺让人兴奋的,不是吗?

硅谷现在太贵了!

创业邦:你在硅谷待了多长时间了?中国很多创业者都非常向往硅谷,这里的创业生态究竟如何?

Trip:从哈佛大学毕业后我一直都在这里,那时候个人电脑、游戏机才刚兴起。10年前做Digital Chocolate的时候,我发现总是在旧金山创业成本太高了,而且灵感已经遇到天花板。旧金山就像是一座岛,你会觉得空间越来越小,经济大好时,一切都在涨价。你开公司总要雇人,但是在旧金山薪资结构已经很难做了,所以10年前我们就开始考虑去其他地方做游戏开发,我去考察了60个国家,现在在英国、印度等15个国家都开了办公室。游戏现在是全球产业,中国也涌现出了很多优秀的手游公司,所以不管在哪儿创业都是一样的,关键是你得有全球化思维。

创业邦:还记得EA时期那些强大的竞争对手比如暴雪吗?在硅谷这么多年,现在你是如何看待竞争的?

Trip:是啊,EA那个时候的对手太多了。我是一个特别讲求理性分析的人,刚做EA的时候,我数过竞争对手的数量,把他们归类,发现我有135个竞争公司。然后EA花了4年时间,不就成为⋯⋯行业第一了嘛!我觉得没必要太在意竞争对手在做什么。这次做的项目现在还谈不上有竞争对手。当初我也考察过,这么好的事情有没有其他人在做呢?但是还真的没有一个相似的游戏,也没有相关的教科书。If U Can确实是第一个把复杂的情绪控制课程简单化并且灌输给孩子的项目。

创业邦:在你心里是把If U Can看作是一个游戏,还是一个教育项目?

Trip:首先它当然是个游戏,但是游戏里藏了一套巨大的课程体系和评估体系,这些都经由各种元素和谐地融入了这个游戏。这次做IF的目的是希望唤醒世界对情商教育的重视,让更多人掌握情绪控制技能。它为孩子而设计,因为我觉得成年后再进行情商教育启蒙就太晚了,塑造一个优秀的孩子比纠正一个糟糕的大人还是要容易一点的。这一次我的使命是传播这些教育理念,我能运用的武器是科技、移动设备、游戏,这可是百年一遇的机会。

创业邦:你的小孩喜欢玩游戏吗?如果他花了太多时间沉迷如EA做出的那些好玩的游戏,你会不会不高兴?

Trip:不可能让他沉迷。10年前我大儿子有一阵儿总是看电视,我干脆把家里的电视信号切了,到现在10年了家里就没再开通过电视信号。我也跟着牺牲了,现在什么球赛都不能看,只能花更多时间上网,但这样对孩子更好。我认为一切娱乐媒介都必须由家长来控制——什么内容适合孩子,孩子应该花多少时间来娱乐,家长一定要清楚。

创业邦:那你希望他们花很多时间来玩If U Can这个游戏吗?

Trip:我不会强迫他们玩的,不过我年幼一点的孩子都很喜欢玩。大儿子现在上大学了有更多事情要忙,不过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会一起玩游戏。

Trip Hawkins

EA(美国艺电公司)创始人,现任If U Can CEO

教育经历

从哈佛大学毕业后,获得斯坦福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

早年经历

1978年毕业后进入苹果公司工作,其间亲眼见证苹果在四年内由50名雇员的小公司发展成为拥有近4000员工、年收入10亿美元的500强企业

在苹果积攒了足够的资本之后,于1982年4月离开苹果,着手规划自己的“游戏帝国”

创业历程

1982年与合伙人、大学同学Bing Gordon创立了一间小公司,此为EA前身

1991年离开EA,创立电视游戏公司3DO

2003年底创立Digital Chocolate

2012年底创立If U Can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