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5年02月 > 境界 > 徐灏:终于忍不住开始做社交了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徐灏:终于忍不住开始做社交了

口述 | camera360创始人兼CEO 徐灏 整理| 刘辰

作为安卓平台上的“装机必备”软件的Camera360(中文名称相机360),现在已经有4亿用户,其中海外用户超过2亿。2014年底,品果科技为Camera360发布了一个变化极大的新版本,同时,Camera360的照片社交应用“照片圈”和“MIX滤镜大师”两款新App也悄悄推出。为什么选在这个时间点连续三次出手?品果科技创始人徐灏对《创业邦》独家讲述了公司成立4年来走过的弯路和他渐渐想通的问题。

你也许不知道,在很多国家,Camera360的装机率和智能手机持有率能达到1∶1。这个占比是非常大的——在某些国家,我们可以让一个新闻在一夜之间人尽皆知。

Camera360的用户大部分活跃在安卓,海外用户占到60%,分布在美国、日本、韩国、泰国、新加坡、菲律宾、越南。但是我发现Camera360对用户来说其实不是一个抓拍的工具,而是一个创作型工具。我敢打赌,大部分抓拍都是用系统自带相机,所以我希望把不同的相机摄影体验都逐步提供给有各种创作需求的用户。你会发现新版本的Camera360有启动界面了,而不是上来就是取景框;新的版本中云相册也改进了,比以前更加方便和简单了,在Wi-Fi情况下可以自动同步,不用再等了。

姗姗来迟的照片社交

推出照片圈的缘由是2014年,我们开始思考如何做社交。

之前为什么没做?早几年拿融资的时候,就有VC建议我们尽快开始做社交,是时机不对吗?不是。是我一直没想明白移动影像的社交怎么做才能解决用户直接的痛点。我们的产品不像其他产品那样概念化——做个框架出来大家互相关注涨粉丝,那不是我们要的产品。我不想平白无故地建造一个社区,让大家都来关注。国内二三十个像Instagram的软件最后都死掉了,都是没有理解清楚用户对于照片社交的痛点和真实需求在哪里。

当我贴近真正去看移动影像中哪些和社交有关,并且是实际的社交需求时,才发现用户的特点。比如,我们几个人一起去玩,几个人拍的照片怎么共享在一起?微信群、QQ群都不是很方便,关键是群里既有聊天信息又有照片,照片是没法沉淀下来的。

所以我们在2014年底推出照片圈,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我希望它能解决一些Instagram解决不了的痛点。

第一是照片的结构化。你用手机滚屏的时候,这张照片什么时候拍的,拍了什么内容,为什么要拍这张照片,让用户更直观地看到。现在大家都在用的图片社交软件Instagram无外乎是粉丝关注我了,可以看我的照片,但是根本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拍的,为什么拍,这张照片的意义是什么。显然,单张照片的可读性也不如一组照片对场景的诠释。

我们对每组照片做了概念的提炼,比如照片专辑和主题的提炼。虽然Instagram也有打标签的功能,但是我觉得仅仅用标签还是太散了,每个场景一定要有一个主题是最核心的,把主题提炼出来以后,每一张、每一组照片都能在一个主题下呈现。

第二是能多人共同创造。如果我们几个一起去玩,就可以共同建立一个照片专辑。

第三是社交化的分享。怎么把内容更有质感地呈现出来,这也是个用户痛点。在Instagram和朋友圈,你会看到极好的照片,也会看到极烂的。而且现在朋友圈里发图就只有九宫格,但很多人还是希望照片看上去更酷。

我们尝试了几种方法,比如给照片编辑信息,作者是谁,内容是什么,让照片更有可读性;多人创作的专辑可以快速播放出来,直接分享到朋友圈;你还可以做一键做拼图,或者把照片做成微视频。传播方面,我们尽量做得易上手、效果佳,在手机上充满赏心悦目的画面。

移动影像的未来

A轮融资的时候,Camera360有600万用户,对怎么收钱一概不知,以后的商业模式是什么也一概不知,必须去学这些东西。现在至少有一点可以指引你——移动互联网只要付出时间坚持,一定有办法实现商业价值。那些看上去流量很大、用户黏度很高可是赚不了钱的公司,只能说没找到方法,或者节奏没打好。

我们现在收入还非常少,但是已经验证了很多办法。明后年就会有很大的收入规模起来。这几年团队经常做一些小的尝试,觉得好玩就去做。比如雾霾天重的时候,我们就推出“魔法天空”,你用这个功能拍照效果就都很好。这些尝试都是围绕着“低成本地获取高质量的影像”来进行的。未来我们要围绕着移动影像提供所有用户需要的服务,上游做内容创作,中游做内容加工,下游做内容消费。

我们之前是走过弯路的,比如对女性市场不够重视——其实不应该说是女性市场,就是自拍这个领域——让美图秀秀抢了先机。这应该是我们未来的一个战略重点,我们要通过一些新的方式重新赢得用户。美图秀秀对流量的导入、娱乐元素的注入都做得非常厉害,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的团队擅长科技创新,团队技术非常强。毫不夸张地说,我们的夜景相机堪比单反。但是,娱乐创新未来也需要加强。

当然我们也不会简单地只做自拍。首先,品果未来会更开放,继续在摄影的概念上加强,带动更多人把摄影做得更加有趣,让更多人享受摄影的过程,而不是天天只有自拍。

做滤镜也是一个感性的过程,而不是理性的过程。我们新做的滤镜产品叫“MIX滤镜大师”,里面的滤镜都是用户创造的,因为我们始终相信高手在民间。

它既可以为摄影爱好者所用,也面向小白用户。你可能不会做滤镜,但是我们提供了一个滤镜广场,你可以到那里选择你喜欢的滤镜。现在小白用户和摄影爱好者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短了,大家都挺会折腾的。

别人的管理经验未必可行

我是1979年生人,今年36岁了,31岁开始创业品果,之前也做过好几件事。我是个很感性的双鱼座,需要有理想指引着自己。在理想的创业状态下,不管是极其悠闲的还是极其繁忙的,最终都应该有价值输出。前几年都是在奠定基础,现在我希望可以有自己的价值输出了。

我接触计算机很早,是1989年10岁的时候,用的连286都不是,型号是8086。我父亲很有远见,他是一个发明家,跟我说计算机将是人类的未来。这东西对我来说太神奇了,我就有兴趣一直学习。计算机革命、互联网革命、移动互联网革命,其实这都是电子信息革命,所以我是伴随着这些革命长大的。包括现在的穿戴设备和虚拟现实都有很多好玩儿的东西,其实我都很感兴趣。我就是这样一种性格的人,喜欢看新的好玩的东西。

几年来,品果发展飞快。最早我们在天府软件园D区的创业场,现在已经在一个园区里搬了好几次家,今年还会再搬到新办公室。新办公室的设计主题你可能觉得匪夷所思,我们定义为“假期”。因为员工来Camera360不仅是工作,我更希望员工能享受工作。

其实这是驱动力的问题。作为CEO,你怎样驱动你的同事?是由内而外还是由外而内?这里有本质的区别。我喜欢的管理方式是由内而外,激发员工的兴趣,在工作中享受,这才是双赢的事。

这几年品果快速发展的时候,我也是第一次面临要管理上百人的境况,只能自己摸索,过程中免不了要学习人家那些“看起来是成功的”的经验,比如“50人的时候靠人来管理,100人时就得按规章制度来管理”。后来想想这条也不全对,更多的是管理思路由内而外,让大家真正意识到“这件事应该我去做”,“我”该努力工作,为团队、同事、公司、家庭而努力。比如最早我们实行过打卡制度,效果反而不好,现在干脆就不打卡了。

我喜欢活泼一点的员工,不要太闷了。当然程序员和研发的性格我不太干涉,但我还是希望大家乐于共享自己的内容。成都不像北上广有那么多沙龙聚会,但我希望Camera360有这样的氛围。2014年我们还投资了一个团队——产品100,他们能够培养很多产品经理,优秀的产品经理也可以直接到我们公司来上班,打通培训和就业一条龙服务,同时也带动西部地区产品经理的发展。

我希望企业尽可能地解决员工工作上的后顾之忧,让员工在精神上自由,思想上活跃。包括品果为员工推出了月嫂服务——这个服务我还没看到其他地方有——还有很多好玩的福利,每周二到周四都有健身操、瑜珈课等等,而且都是成都知名的健身教练,还会引入健康教练,入职我们都会给你做体测,告诉你身体哪些地方需要重视。其实很简单,你加班累坏了,损失的不仅是个人,还有公司,我们需要你有健康的体魄,也是双赢的事情。最好的生意就是双赢的生意。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