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5年02月 > 起步 > 美容总监:不只是上门美容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美容总监:不只是上门美容

文 | 郝德秀

“美容总监”的创始人赵一曾是F团的COO;F团被高朋收购后,他的职位是高级副总裁。从这份履历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赵一完整经历了整个团购行业的“百团大战”。今年年初,他开始了二次创业,用他自己的话说,“感觉自己在团购领域的历史使命可以告一段落了”。

投石问路的“小妖面膜”

创业,做什么呢?俗话说赚女人和孩子的钱最容易,赵一就选择了女性消费领域,团队推出的产品就是“小妖面膜”。小妖面膜取“妖颜惑众”之意,定位为轻奢品,走的是个性化定制路线,强调用户的参与感,也就是所谓的众包模式。

现在来看,赵一做小妖面膜颇有投石问路的意思:先在女性消费领域推出一款实体产品,可以积累用户,可以有收入,可以养活团队,就这么简单。

到了2014年年中,O2O上门服务渐成气候,比如e袋洗、阿姨帮等,当然还有雕爷的美甲上门服务“河狸家”。赵一一直在等的那个机会,终于到了。他说,团购是O2O的1.0时代,尽管用户可以在网上完成支付过程,但终究还需要去店里享受服务,而上门服务则是O2O的2.0时代,用户足不出户就可以享受服务。看来,“懒人经济”真的是一门大生意。

于是,赵一决定推出提供美容上门服务的“美容总监”。最开始,他们想采用滴滴打车的众包模式,利用美容师的闲散时间做上门服务。但找了20多家美容院后,没有一家愿意合作,因为没有哪个老板会让员工在工作间隙出去赚外快,何况,如果美容师接单外出后老客户到店里来了怎么办?老板们显然不可能被说服,赵一他们就偷偷绕过老板直接找美容师聊。没想到,他们也遭到了美容师的拒绝,美容师同样关心老客户问题。要知道,美容师的收入分成比例很低,老客户是他们的重要收入来源。

看来,美容师和司机是不一样的,但如果没有美容师,“美容总监”这个项目就根本做不下去。既然必须要把美容师拉到这个平台上来,那就直接挖人吧。

2014年11月底,“美容总监”正式上线,这个平台的美容师都是全职员工,而非兼职。赵一说,现在已经有20多个美容师入驻,还有四五十个正在接受培训的美容师也即将上岗。

美容师的创业孵化器

“美容总监”会在美容师入职时根据业务水平给出定级(初级、中级、高级),工资相应不等。最开始,美容师拿工资上班,上门服务的收入全部归公司。但当美容师的每月业绩大于底薪后(比如,底薪5000元,但每月接单上门服务的收入超过5000元),就可以申请第二种收入方案:没有底薪,但可以拿到业绩的大头。如此一来,美容师不再是给公司打工,而是变成了自己经营自己的业绩,在“美容总监”这个平台上从事自品牌创业了。

赵一将“美容总监”和美容师的关系形象地比喻为淘宝网和淘宝店的关系。他说,在第一阶段,美容师拿工资上班时,“美容总监”这个平台其实是扮演了孵化器的角色,帮助美容师积累经验、获取用户;到了第二阶段,他们就有能力“单飞”创业了,可以经营自己的品牌了。

根据赵一的介绍,“美容总监”现在每天有四五十单,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之中。他的计划是,明年会大力扩张,把“美容总监”铺到全国二三十个城市,发展5000至1万个美容师,希望到明年年底时,每个美容师每天会有三四单的交易。按每单200元计算,如果发展顺利的话,“美容总监”明年每月的交易流水会轻松突破千万级别。

“美容总监”正在努力做一个平台,在O2O爆发的风口上。

爆发的O2O

今年7月份,河狸家宣布完成B轮融资,估值10亿元人民币;10月份,另外两家美甲O2O品牌——“秀美甲”和“嘟嘟美甲”也相继宣布获得近千万美元A轮融资。小小的美甲都如此受追捧,何况是整个美容行业呢?难道,这个领域也将要经历团购曾经历过的硝烟弥漫的“百团大战”?赵一倒不这么认为。他说,在整个美容行业中,美甲所占的比例很小,而美容院和理发店才是大头,因此“美容总监”会有更大的市场空间。此外,和美甲相比,美容更高频高价:美甲用户20多天才会消费一次,而美容用户一两周就会消费一次;美甲的客单价是100元左右,而美容的客单价在200元〜300元之间。

“美容总监”现在只有微信平台,名字虽然是“宸宸科技-美容总监”,但微信ID还是“xiaoyaomianmo”——别忘了,这个团队的第一个产品是“小妖面膜”。赵一说,“美容总监”的App很快就会上线了。

赵一说,“美容总监”已经完成了千万元人民币以上的Pre-A轮融资,目前正在进行A轮融资。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