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5年02月 > 封面故事 > 【2015年值得关注的女性创业者】陈桦:节操姐不玩小清新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2015年值得关注的女性创业者】陈桦:节操姐不玩小清新

文 | 刘辰

2014年7月的一个晚上,陈桦一边泡澡,一边拿手机刷着“节操精选”,忽然觉得好累——一手泡沫,想看评论又要一直往下翻,麻烦至极,忍不住埋怨自己:“当初怎么没把评论区直接做到文章里实时出现?”

她转念一想:“把互动前置,应该还蛮好玩的。”没过几天,节操精选就在手机端上线了弹幕功能,小伙伴的评论直接在文章右上角飘过。上线后,陈桦一看后台数据,几天内互动量翻了一倍,用户平均使用时长也增加了好几分钟。她甚至还发现了一种新的行为:用户会在一篇文章页面上停留很久,盯着评论看一直到弹幕飘完。

把弹幕应用到节操精选的App上,这件事让陈桦很有成就感。“很多时候做产品还是要看用户的需求,以及你有没有达到用户的需求。”

在节操精选之前,陈桦有过一段十分小清新的创业史——当时的她研究生刚毕业,还喜欢思考人生。第一个正式的创业项目——“声声”曾经非常有情怀地引导用户,通过语音社交一本正经地探讨什么是青春,什么是快乐。她希望小清新们能在声声表达自我,说出心声。

结果,即便是这样一个高举高打的产品,人气最旺的语音竟然还是段子:“告诉你们一个鉴别真假钱的方法——用火烧,真钱烧完是灰色的灰,假钱烧完是黑色的灰。我试了,兜里的钱都是真钱,开心!”“大学为什么要考美术系?为了给前任画张遗像。”陈桦有点哭笑不得,但又恍然大悟,在中国想做一个几亿用户的大众产品——“原来还是得接地气。”

想通这一点的时候,声声的钱也快花光了。陈桦不甘心,还想再试一把。团队小伙伴奋力一搏,这才有了现在用户接近1000万的节操精选。陈桦给自己打的标签变成了“高贵冷艳的抠脚少女”。

做90后喜欢的娱乐社交

1月21日傍晚,陈桦在朋友圈发了节操精选版本的“微信广告图”:“别看它无孔不入,特别是W信、W博,喵了个咪的真受够了,的确是它不懂我。”这一天微信宣布将在朋友圈试水广告,互联网圈大部分人的朋友圈一整天都被各种跟风营销的仿“微信广告图”刷了屏。这是节操精选对一整天的各种刷屏进行的“讽刺性总结”。

“跟风发一个正经版本的已经没效果了,干脆做个吐槽版。”陈桦说。结果这反击打得很漂亮,虽然直到晚上7点才发出来,还是有大批人留言点赞。有人专门截图,还有人在节操精选的版本上二次创作。

陈桦发现朋友圈正在给90后带来压力,让他们不得不在朋友圈扮演“社会角色”。在中国,虽然青少年仍然用着朋友圈、QQ空间,“但是今天你可能会发现朋友圈已经没法看了,全是乱七八糟的‘晒’——圣母婊、自拍狗、七大姑、八大姨、秀恩爱、去旅行、发美食、拉仇恨、转发保平安等等。其实都是发给别人看的,并不能代表真正的自己”。

这个时候,每个人已经很有社交压力了。陈桦同时发现美国的大趋势是青少年正在逃离Facebook。“90后和00后非常敏感,他们需要有安全感的社交环境,也就是正统之外的亚文化。”他们会不断地给自己打标签——二货、吃货、二次元、宅基腐,以此吸引跟自己逼格相近的人,形成圈子,在这个小圈子里展现率性、叛逆的一面。“这就是亚文化的由来。”

但是,国内现在并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移动端平台或产品来满足90后、00后在亚文化方面的需求,让他们在安全的环境中互动、娱乐、放肆。所以在弹幕推出之后,最新版本的节操精选又上线了“操友圈”,陈桦的口号是:“朋友圈兜不住的,操友圈给你兜着。”

陈桦强调的“安全社交环境”,首先要有信任背书,尽可能多地让用户了解彼此。二是社区氛围相对较好,不能充斥太多负能量,用户发的东西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互动,如果用户发的内容足够好,要能得到正面的反馈。

如果说最早的节操精选是用大量娱乐内容来吸引和筛选用户,弹幕则是节操精选为社交做的第一层铺路,它成功地释放了90后们的表达欲和社交欲。而操友圈的用意在于让用户自己发东西,进而在操友圈沉淀用户关系,而且是基于真实兴趣的用户关系,最终成为亚文化的兴趣社交图谱。

节操是一种亚文化

2014年,“节操”突然成了又一个被玩坏的“正经词”。陈桦对变味之后的“节操”一见如故,“节操精选”由此而来。

“年轻人一看就知道它是什么意思,看不懂的人反正也不是目标用户。”她说。这个命名阴错阳差地为节操精选吸引了大批90后用户,甚至还有00后用户。陈桦是1988年生人,用她自己的话说,“老喜欢凑90后的热闹”。

没玩过节操精选的人很容易以为它是一个纯粹提供搞笑内容的App。其实它的定位不纯粹是搞笑,而是一个新生代的亚文化娱乐社交产品。“从数据表现来看,呆、蠢、萌、贱、爱(即正能量)都是最受用户欢迎的,段子和搞笑只是其中一个垂直细分的点。”陈桦说。在搞笑之外,很多内容都具备了火起来的先决条件,比如鸡汤就常被疯转,或者就只是一张会引发密集恐惧症患者不适的图片。

在陈桦看来,节操就是一个产品符号,有丰富的内涵和外延,既可以被理解为无节操,也可以被理解为有节操。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亚文化大集合,当然亚文化本身也在自生长。早年的地下摇滚、爵士乐现在是主流文化的一部分;如今的二次元、宅基腐,其实也在影响着主流文化。

从这个层面看来,节操精选可以有很大的未来。“人人都会喜欢一点亚文化,只是多少的问题。所以亚文化一定是具备全球影响力的。”

卸掉偶像包袱

节操想吸引广大90后甚至00后的草根用户——北大清华的学霸们之外,那些就读于一、二、三线城市的普通院校,热爱生活、希望找点乐趣的年轻人——这与声声时期的用户已经是天壤之别了。“创业做一个小市场和做一个大市场成功概率一样,那干嘛不押一个大的?”陈桦反问。

这是她在创业以后才迅速明白的。在研一之前,陈桦连创业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在中国传媒大学读本科时期,某天一位她非常敬重的老师看着她的眼睛说:“你要做一个实业家。”陈桦表示,完全没听懂。她迷茫的是未来当一个制片人还是一个艺术家。

纠结和迷惘在本科毕业时达到了顶点。等着开学读研的日子里,陈桦生了一场病,整个暑假在福州老家休养,本科时期每天忙着做各种项目的天昏地暗忽然变成了清闲日子。她恍然发现“世界没有了你也不会怎么样”,于是开始第一次认真地审视自己想要的生活。

直到她在美国的一个师兄想创业,找她帮忙想创意时,陈桦这才懵懵懂懂地“出道”了,但还是没明白什么是创业,也不知道思考什么市场规模、产品价值,“只是带着一颗认真做东西的心开始”。学生时代的几个产品很不成熟,也都失败了。“但其实根本不会有人在乎你失败,你做好自己就行了。”陈桦说自己“小时候学习不好,家里人也没什么期待,放养长大的,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而现在她已经在做着一个走到A轮、用户接近千万的产品。

陈桦早就能对创业说得头头是道了,不仅卸掉了偶像包袱,还喜欢尽情地吐槽和自黑,但她的“少女心”一直没有泯灭:“当你做着一个面向用户的产品,当你发现连你喜欢的人都在用你的产品时,那种幸福感和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