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5年04月 > 编者的话 > 穹顶下的创业者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穹顶下的创业者

文| 南立新

忽然觉得这个社会病了,我们陷入一个巨大的成功陷阱,环境问题实际上是整个社会问题的一个缩影。我们在痛骂雾霾的同时,往往忘记了自己也是雾霾的制造者。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问题的制造者,也是结果的承受者。我们甚至没有权力抱怨,因为在指责别人的时候,忘记了自己也是共犯。

看看我们的商业环境吧:我们抱怨知识产权没有受到保护,但我们自己在网上搜寻盗版电影和盗版软件;我们在抱怨竞争对手抄袭自己的创意和产品,却忘记了自己的产品和创意来自海外;我们说他人夸大融资额和用户数,其实自己也一样夸大⋯⋯我们在教导孩子真诚、不撒谎的时候,自己却是个伪君子,道貌岸然的教导别人,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我们指责他人的问题,自己身上或多或少都存在。我们是受害者,又是施害者。每个人都在双面角色中,浑然不觉。

创业者和企业家在这样的环境中,没有办法不人格分裂。所谓适者生存,如果你不遵守游戏规则,就会被这个高度商业化的社会所吞噬。每个人都被发展和成功所绑架,“这个时代和社会都是这样。所以,我也这样。”你看到房地产曾经那么容易赚钱,你看到SP时代,他们是那么容易获得财富。

不过,SP时代很快过去,房地产暴利时期也很快终结,那些依靠政商勾结而暴富和发达的人,如今又在何处?历史给出了最好的答案。但问题是,一个社会如果被财富和名利绑架,每个人都以金钱和地位为唯一的成功标准,失去起码的敬畏心,那这个社会一定是病了。人们也将不得不吞下自己种下的病态果实,雾霾只是其中之一。

余华在《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一文中引述易卜生的一句话:“每个人对于他所属的社会都负有责任,那个社会的弊病他也有一份。”,所以他这样总结自己,“所以与其说我是在讲故事,不如说我是在寻求治疗。因为我是一个病人。”

我最近特别喜欢看美国的动画片和电影,因为在这些影片里总有一个主题,英雄和他的团队尽自己的力量拯救世界,而不是被动的顺从和等待。最近流行的《超能陆战队》就是这样。在《指环王》中,人们因魔戒而产生的贪婪,一个个受到惩戒,而最终被命运选中将魔戒送到末日火山的Frodo Baggins,其实只是一个没有任何魔法的少年霍比特人。他也忍受着抵御魔戒的诱惑所带来的痛苦,一路上受到众多精灵的帮助,历经磨难,最后将魔戒扔进末日的火山。在我们这个时代,太需要这样的价值观,让人们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下,坚持自己的理想,而不是随波逐流。

总理最近讲,希望“万众创新、大众创业”,如果我们这代创业潮中,依然和上一代一样,把财富创造做为唯一的目标,而不是用我们的智慧和技术创造美好生活,那么我们就和上一代没有区别,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孩子,还要承受我们的奋斗带来的恶果。GDP 的增长,不代表一切。

创业者应该是有责任感的一类人,我们这代创业者是否应该做点什么,不同于上一代?是否在创业之初,就把创造美好生活,做为我们创业初心,写入公司的核心价值观呢?是否应该在一些关键的战略和战术选择的节点上,抵御短期财富的诱惑,从而改写我们的商业环境?

我们需要更多Frodo Baggins,能够抵御魔戒的诱惑,能够带领公司成为值得尊敬的公司,为了给人们带来更美好的生活而奋斗。媒体也一样,在传播创业之术的同时,别忘了传播创业者应该遵循的法则,传播商业中应该有的初心和美好,传播多元成功的价值观。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