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5年08月 > 前沿 > 社交投资:Motif模式能让人人都赚到钱吗?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社交投资:Motif模式能让人人都赚到钱吗?

文│沈凌莉 插图│小谢长留

“以前总觉得投资是基金经理等少数人才能玩的东西,Motif的模式让我看到它使得人人都可以把自己的投资能力变现。”“一起牛”的创始人杨纲说。受到这个启发,离开公募基金准备创业的杨纲跳出了此前第三方销售的框架思路,做了“一起牛”。

从Motif中获得灵感的国内创业者不只杨纲一位,许多投资产品都加入了社交化的元素,社交投资、跟投、组合投资的概念也在投资者中大为盛行。

在Motif上,用户可以分享自己的投资组合,可以看到好友们的投资组合,也可以就其他用户提供的各种投资组合进行讨论,投资牛人还可以在Motif上贩卖自己的投资组合。虽然才上线一年,但是Motif的发展十分迅猛。它在美国CNBC评选的“50家年度最具破坏力企业”中排名第四位,超过了许多知名创业企业。相对于传统证券经纪,Motif最具颠覆性的地方在于借助互联网建立起的基金体系,去分享投资信息、知识和技能,让群体去做决策,去“优胜劣汰”掉不适用的投资方式。反过来,这种专业和非专业之间信息壁垒的打通,也形成了对传统证券服务以及公司经营的监督。

投资市场复杂多变,社交就像一个催化剂,二者的化学反应下投资似乎变得更便利了,但也伴生了一些新的陷阱;投资者和服务平台之间也产生了微妙互动。在这些新兴的投资理财产品的天秤两端,资产端和投资者的角色也正在发生变化,互联网时代的财富管理还在演进当中。

社交投资能多大程度解决“买什么”的问题?

杨纲:对于部分有投资能力、能够构建投资组合的投资者,Motif是一种很好的全新的投资方式,但我并不认为Motif和组合投资能够取代公募基金。并且,社交投资只是投资里一个很小的分支,不要过于神化它。它不可能改变金融风险控制属性,只是能够让投资信息传播得更有效率,并不能让全市场和所有人赚到更多的钱。所以,它也只是新型投资方式中的小众市场。

胡纯亮:社交化信息是可以的,但是说社交化投资就有失偏颇了。社交化是一个壳,里面装的还是投资的内核,只是互联网化了而已。

黄兴红:社交化只是手段,对投资研究得越深,平台才会越有价值,而不是对人研究得越细越深越有价值。在投资里,社交只是为投资服务,更重要的是借助社交做智慧化投资。

李华:我们本质上还是在做一个投资的事情。相对于行情、交易,社交、聊天都是属于锦上添花的部分。怎样把社交投资做得更好,这不止是针对用户,还有怎样符合监管要求的问题。

那么,社交投资模式可能存在的坑是什么?

杨纲:盲目跟随大V是对自己不负责任的。首先,按照证监会规定,只有持牌投资顾问、分析师才可以开展投资咨询业务。另外买股票最好还是要有所考察和了解。因此“一起牛”采用私密社交圈的方式,就是因为朋友之间更容易建立信任,故意欺骗的风险会下降,彼此也更愿意分享。另外我们鼓励做组合投资,因为投资组合能够分散个股风险。

胡纯亮:首先,要考察策略提供者不仅要有实盘操作的能力,而且要有持续的能力;另外,平台要监控策略提供者是否有恶意操纵股价或者转嫁风险给跟随者的行为。在操作上,下单需要的时间,操作之后反馈所需时间长短,都会对投资收益有影响;在产品设计角度,产品要适应互联网的方式,避免大规模并发的风险。

黄兴红:第一,不管是价值投资市场还是投机市场,首要的是投资者要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投资规则,每一种风格都有它的一套方法或策略,可能是价值投资,可能是追涨杀跌,可能是高频交易;第二,不要频繁操作。另外,会存在比如券商的投资顾问转嫁自身持仓风险给跟随者的风险,这首先需要证券公司自己来控制这种风险,而对社交投资平台来说,把这些产品都公开,需要通过平台数据检测和投资者的评价把这些内容或人淘汰掉。

唐震巍:模拟炒股也好,社交炒股也好,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一个市场上一定是100个人当中10%的人是赚钱的,20%的人有赚有亏,还有70%的人可能是亏钱的。平台要解决的是那20%跟10%的人的问题,尽量能够帮他们控制风险。但并非所有的风险都是可控的。而且投资中最大的坑其实是投资者一心想赚大钱。

在产品设计上,为什么多数理财平台只有做多没有做空?

杨纲:做空机制有两个门槛,第一是对投资人的专业性要求比较高,第二是对资金量的要求。普通投资人很难运用这种工具,运用不好的话,容易杀敌不成反自伤。

黄兴红:我们会提供卖空的工具,因为有了空的思维,实际上才是对价值有了真正理性的判断。很多平台没有卖空机制,主要原因是它的复杂度。卖空的工具很多,而且操作中在什么时候能卖,凭什么去卖,需要考虑的风险也非常多,因此对卖空的风险评估是无止境的。

唐震巍:可做空的产品价格具有波动性,风险太高。做空机制主要是机构在使用,一般散户很少用。做空的存在是尽量让用户能保持正收益,但我们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实现这一点。在A股、美股、港股市场我们都有接口,在全球市场内,用户也可以去平衡风险和收益。海外市场怎么玩,相关的数据我们都有。

回到社交投资上,假如社交投资的效应被放大,投资机会还会是机会吗?

杨纲:我们基于私密社交圈做分享,为的就是将信息解读控制在有效的范围内。

黄兴红:世界上所有高频交易的公司都不会把自己的策略透露出来,因为高频交易受群级效应影响非常大。那唯一可以分享出来的是对公司本身的价值判断,因为它不会受投资者行为的影响。

股市波动大,你们的平台如何适应牛熊转换?

杨纲:牛市和熊市相互是此消彼长,因此我们平台上不只有股票产品,以后还会增加固定收益产品。未来中国资本市场更加开放以后,投资者可以购买全球所有产品,可以构建跨市场的组合,在不同市场周期中都有对应的投资组合标的。

胡纯亮:我们一直把自己定义成一个3.0的互联网金融理财平台,而不是股票投资平台。借助牛市的势头,尽可能多地获取用户;在熊市,用各种各样好的产品把用户留住。

黄兴红:始终以股票产品为主,因为对普通投资者来说股市一定是选择最多的市场。而且,对单个股票而言,有很多真正牛的股票其实是穿越牛熊市的。我们未来可能考虑增加基金,因为基金行情其实也是随股市走的。只是对平台来说,在不同的市场行情里,运营的侧重点不一样。在牛市,平台更多是提供开户、引流服务,以及买涨的工具;在熊市,平台需要提供更多投资组合和对标的的判断,以及更多卖跌的工具。因此,平台只需要把工具做得更精致更好用,牛市熊市对我们并没有很大的影响。

唐震巍:根据行情的变化,运营方向也会变化。比如在熊市,在论坛讨论等的运营力度要加强。在产品提供上,国际版除了股票,还提供美元等产品。但在国内版本里,现在只做股票。今后可能会增加少量的理财品类,但必须是能够同时做虚拟和实盘的品类。

从社交投资起步,未来会变成什么样?

杨纲:长期来看往财富管理方面延伸。我们已经走出了第一步,首先是股票市场,未来会加入其他的投资品种。

胡纯亮:最后会是基于互联网的资源管理公司,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思路。

黄兴红:通过为投资者提供的增值服务去获得收益,做成一个真正智慧的投资平台,用户不一定要追收益率最高的理财产品,而是选择与投资者自身实力和预期匹配的产品。

李华:不仅是一个提供工具的技术公司,目标是重塑香港网络证券经纪服务。希望能够提供永久的免佣,往后提供一些其他的增值服务。

唐震巍:未来我们的盈利将来自三块:跟金融机构合作,相当于他们获取用户的广告平台;第二种模式是跟大V分成;第三是在实盘交易中与合作券商分成佣金。

编辑元素:

杨纲

“一起牛”创始人

基于私密社交圈,可以做组合投资和跟投的移动社交平台

黄兴红

东方价值线”创始人

以股票为主的投资工具APP,提供股票的大数据统计分析和策略工具,并设有跟投机制;用户可以选择模拟炒股,也可以直接实盘交易

李华

“富途牛牛”创始人

具有香港券商牌照,是跨越港股、美股和A股的一站式金融交易平台,融合行情和交易于一体,同时具有社交、聊天的功能

唐震巍

TradeHero中国区总裁

最先是一个虚拟炒股平台,即将接入实盘操作;提供了全球主流股票交易所的实时数据,涵盖全球30多家股票交易所的近万只股票,还搭建了一套社交系统,用户可以在这里学习炒股达人的经验

胡纯亮

“米投网”创始人

对接证券基金投资策略提供方和证券基金投资者,集投资策略展示、销售、交易为一体;投资者通过米投的网页端或手机端控制交易账户,选择适合的投资策略,进行自动或手动交易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