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8年03月 > > 回归女人本色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回归女人本色

凌晨三点,53岁的苑永萍睡了不过4个小时就习惯性起床了,学习到五点多钟,她开始准备早餐,以让丈夫陈锡林和儿子“睁开眼就能吃到饭”。不到七点,苑永萍又匆匆出门赶往公司。

此时,龚海燕则正在跑步,“对锻炼毫无兴趣”的她是为了陪着喜欢锻炼的老公,并让自己活得更结实而长久一点。她对老公支持自己创业而放弃了很多东西一直心存感念,周末都会尽可能在家亲自做饭。

六点左右起床的汝林琪则已经在家简单处理了电子邮件,并跟家人吃完早餐,七点半左右大女儿出门上学,八点钟又目送小女儿去幼儿园,随后她奔向公司开始忙碌的一天。“我现在希望,每天早上小孩起床时看到我,睡觉前也能看到我。”她为此每天争取能在晚上9点前到家。

主持人杨澜曾说过一句话,再伟大的舞台也有谢幕的时候。这给李亦非很大的触动,“总有一天,甚至可能来得永远比你想象得要早一点儿。而到那时,你才会发现,最重要的还是家庭和健康。”多年以来,少年习武出身的李亦非闲暇之余仍要舞剑放松一下,有时其丈夫汪潮涌还会吹笛为她伴奏。



一人分饰多角

在职场上拼杀的女性,要想做到生活事业两不误究竟有多难?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费涓洪曾以深入访谈形式对30名私营企业女业主进行了一项调查研究,她发现:这30名创业女性中有5人离婚或曾离婚,其中80%都是在创业后离婚的。

费涓洪分析认为,引发创业女性婚姻危机的因素有三:首先是传统的社会文化认为女人应该以家庭为主,经商便是不安分。离婚者的丈夫都不希望妻子经商,更不愿意看到妻子抛头露面。其次,女性创业是对传统性别角色的挑战,妻子身价上涨后,拉大了与丈夫的差距,有的丈夫在心理上难以忍受。另外,创业一旦遭遇失败,夫妻间的冲突也会引发婚姻危机。

但她接着指出,女性创业者并非一定要面临婚姻危机,尽管在30人中有5名有过离婚经历,同时也有18位与丈夫是创业上的合作伙伴,在共同创业过程中,夫妻分工明确,有较深入的沟通和磨合,反倒能增进感情。上海市妇联最近的一项调查也显示,六成以上的私营企业女业主的丈夫直接参与妻子的创业活动,并各取所长,打造合作伴侣式企业。

苑永萍在创业之初就遭到了包括丈夫在内所有家人的反对,陈锡林说:“你衣服做得好没问题,但做生意不像做衣服那么简单。你的性格做不了。”后来他到公司一看,才知道妻子到底有多辛苦,跟儿子说“你妈这样干活,早晚得把命搭上”。





苑永萍(左)与陈锡林





但陈锡林清楚苑永萍一旦决定了做什么事,别人根本拦不住,最终还是自己从政府机关辞职,帮助妻子分担重任。如今,两人分工明确:服装设计、制版到生产、销售、员工培训,都由苑永萍负责;而财务、店面装修、商场促销活动等归陈锡林负责。

“做事时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一旦离开工作,苑永萍仍很清楚“女同志就是女同志,该做的事就得做”。即使再忙,在晚上回家的路上,她都能想到家里没牛奶了,要买回去。在外面,她也会“给足男人面子”,在向别人介绍陈锡林时,她从不会说“这是我的丈夫”,而会说“我是他的老婆”。

所有出色平衡事业和家庭关系的女企业家都有非常明确的角色定位意识,在企业里,她们是董事长、总经理,甚至是丈夫的上司,但一回到家就马上回归她们的家庭角色,扮演一个好妻子、好母亲的角色。


亲情给人力量

其实,夫妻间如何正确处理位置关系,的确是一门艺术。黄劲说:“最和谐的家庭里一定是一个人有权威,如果两个人都强或者都弱的话,这个家庭肯定不那么和谐。一个人有权威性,一个人是服从,这样的家庭组合是最稳定、最和谐的,因为它没有什么争吵,也没有什么意见。”

她认为对于婚姻来说最重要的是合适,没有最好,就是要看什么样的人对你最合适,这样双方会非常和谐、非常默契也没有太多的争吵。

李亦非也觉得这种良好的家庭关系非常重要。在她刚结婚时,夫妻俩曾跟她的妈妈一起共同生活了一年,她妈妈就很吃惊,“你跟你老公居然没有吵过一次架”,因为作为女儿的她经常会跟妈妈吵架。虽然自称“是因为老公脾气特别好”,但李亦非认为,其实家庭也有点像公司,凡事需要事先沟通,他们夫妻后来就找到一个好办法,在需要决策的事情上先讲清楚谁是老板。

汝林琪就非常认可这种分工合作的方式,比如现在小孩正在成长期,需要经常跟学校方面沟通,他丈夫的名字就已经取代了她。没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让她感觉有些内疚,工作结束后就会尽量陪着两个女儿,去上课或者到户外游玩。大学时喜欢滑雪的汝林琪自进入投资银行业后再也没有玩过,目前她则希望能跟孩子们一起滑雪,自己能重温过去的美好时光,孩子也能有更丰富的体验。

对于两个孩子,汝林琪并没有明确他们将来具体要做什么,只希望他们自己找到有兴趣的领域,然后努力做事。她说:“我与先生会不断的引导她们去做一些有成就感的事情,不一定是要赚钱的,但必须有向上的意志。”

已经十多岁的女儿对李亦非则是一剂“良药”,每当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回到家里,看出她的女儿就会问自己“你现在的难过值得吗”?“她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女儿”,一切不顺也就随之释然了。


家庭也要经营

生长在美国早已西化的Startup Capital Venture合伙人吴安丽(Catherine Ngo)一谈到妈妈,也非常温情:“在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开始教育我,以她自己的故事为实例,引导我作为一个女性,怎样融入社会,怎样进行社交活动。在我进入工作后,她又教育我,在公司中怎样实现持续成功等。现在回过头,我非常感激母亲的教导。”

她认为一直默默为家庭做着幕后工作的妈妈非常勇敢,对于“非常成功的工程师”爸爸,她则以“伟大”形容,尽管因为受到中国传统观念的影响,父母希望她的弟弟能继承和管理家族事业,但爸爸能在工作与家庭之间保持着平衡。







吴安丽也很希望做到这种平衡,她承认,这是一件非常极具挑战的事情,但自己一直在努力和探索,与父母、兄弟姐妹及丈夫进行有效沟通,因为良好的家庭关系需要“经营”。

的确需要经营。沈宏就说,工作之外她还必须要做4件事情。其中第一件就是一份没有薪酬的工作:一个星期要为老公做一顿饭。“而且我们有协议,一个月一定要看一场烂电影,因为所有的流行关键词,都在这些类似于贺岁片的电影里。”

沈宏和她的丈夫华山是彼此的初恋。他们先是一起在外交部工作,后来又一起辞职打拼,多年以来他都是她的上司。沈宏则坚持做到公私分明:在公司,不该她知道的事从来不问,一切按他的领导旨意办事;在家里则从不谈公司的事,她作为女主人,安排好一家人的生活。


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一边带着凯鹏华盈中国基金走向新高度,一边又在努力经营着家庭的汝林琪对成功的定义,在不同的阶段,都有着不同的理解。大学时就希望自己学业成功,履历表看起来很漂亮,能为一家大公司工作;而从哈佛商学院MBA毕业后,想法就变成了要追求更丰富的人生体验,不断充实自己的实力,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转入创业投资领域后,成功就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自己要创造一些东西。

2007年最终选择与KPCB合作,她还是想强调心中成功的定义,“我们希望能够通过一个全球性的平台创建一支优秀的团队,成功培养出优秀企业家和优秀企业,并且和他们联手,一起打造中国未来的明星企业,当然也希望自身成为中国最好的创业投资团队。我们相信这个平台会为中国的经济、中国的企业以及为中国的高科技发展作出很好的贡献,这是我们的梦想。”

同处投资行业的毛区健丽觉得工作虽然辛苦,但支撑她每天早起的动力就是来自企业发自内心的一句真心感谢。“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获得乐趣”,这就是她的价值观。从小在香港长大的她曾在一家私立教会学校上学,宗教精神在她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我觉得宗教对我的影响不是说一定要去做祷告、诵读经文等,而是一种坚定的信仰。一个人有信仰太重要了。”

而黄劲则认为成功非常不容易,需要每一个环节都到位,只要尽了自己的努力就好。她表示,“人生最重要的其实是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不管那个生活是什么样的生活,但那个生活必须是你想要过的生活。”

黄劲的理想是要把安博教育建成中国最伟大的教育公司,“伟大”不是用值多少钱来衡量,而是消费者能想起来安博这家公司成就了他的未来,他的人生因为安博的存在而变得更加美好,“我想这个是我们最大的成就感”。她希望用十年的时间去建成一个平台,让小孩子从小开始就接受安博提供的服务直至终身,一旦这个平台建设成功之后,很多人想起来都会因为安博少走了一些弯路,因为安博人生变得更加成功。

不愿透露自己年龄的沈宏相信自己的心理年龄跟女儿现在一样,“而且将永远是这个年龄”。她喜欢把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来过,“我会把时间很吝惜、很刻薄地分配给创造物质财富,却很慷慨地把它用来创造精神财富。”在她看来,一个人一生应该是80岁,1~20岁是错误的年龄,20~40岁是奋斗的年龄,40~60 岁应该是享受的年龄,60~80岁重回错误。因此,20岁的女人要漂亮,30岁的女人要聪明,40岁的女人要智慧,50岁的女人要富有。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