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9年01月 > > 专访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创业企业可与巨头共赢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专访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创业企业可与巨头共赢

  《创业邦》记者 方平潮

  作为微软公司在美国本土以外最大的基础研究机构,微软亚洲研究院已经走过10年,通过从世界各地吸纳而来的专家学者们的鼎力合作,发展成为世界一流的计算机基础研究机构。微软亚洲研究院未来还将在哪些领域做出突破?创业企业也能与微软这种巨头进行合作?《创业邦》杂志记者对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进行了专访。

  《创业邦》:微软亚洲研究院刚刚度过了10周年的生日。作为院长,您觉得在这10年里,做的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洪小文:这个问题很难答,10年来我们成就了很多东西:我们做了260项技术转移,发表了3,000多篇论文,申请了接近1,000个专利,而且我们与《创业邦》等媒体合作,开始对业界进行专利授权,同时也孵化了微软工程院和搜索技术中心。10年前,研究院刚成立的时候,我们知道明天会更好;2001年,微软中国研究院变成微软亚洲研究院,我们知道未来会更好,2008年11月5日,研究院10周年,我们还是对未来充满了乐观。如果大部分的员工都有这样的感觉,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最了不起的组织。

  《创业邦》:研究院在微软公司的架构里,扮演何种角色?

  洪小文:微软大概可以分为三大部门:一是销售部门,就是卖今天的产品;二是产品部门,就是做下一个产品,赚明天的钱;研究院,是第三类部门,就是赚后天的钱,为未来储备技术。从研发的角度来说,研究院是一个战略性的部门。因为一家公司最后成功与否,都是技术的差别。

  微软公司员工有9万人,研究人员只占其中1%.我们给研究院的工作人员一个最宽松的环境,让他们对未来的技术做创新。

  《创业邦》:亚洲研究院在微软所有的研究院里面又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洪小文:我们在全球有6个研究院,都向同一个高级副总裁汇报,是平行的地位。微软的环境很自由,每一个研究院都可以去跟不同的产品部门去做技术转移,大家可以根据兴趣做自己想做的,有竞争也有合作。

  《创业邦》:对于研究院这样的机构,有没有成本和盈利的压力?

  洪小文:对未来就是要投资,就是要冒险,我们鼓励大家去做梦,我们不会从盈利的角度去看它。历史上一些了不起的创新,在刚开始做的时候,对当时的人来讲都好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最后达成了。创新如果注重短期利益,就跟研究院的宗旨是完全不吻合的。

  但如果把时间拉长,那肯定要对公司有贡献,对业界也要有贡献。从长期来计算研究院的投入产出比,应该是可以赚钱的。

  《创业邦》:刚才您也讲到,亚洲研究院已经给微软输送了很多研究成果,那您觉得这10年来最核心层面的应用成果是什么?

  洪小文:其实蛮多的。多媒体是我们这10年一个很大的亮点,多媒体处理包括照片、图片、或者是视频、音频处理,很多核心的基础都来自于亚洲研究院,已经成功的应用在很多微软的产品上。与多媒体有关的游戏,比如XBOX内部有些核心的技术,也是从亚洲研究院出去的,还有一些有关中文输入的核心技术,2005年还成立了一个搜索技术中心。

  《创业邦》:像研究院这样的组织,可能很长时间看不到工作成果,甚至项目最后失败。那您怎么样能让员工持久地保持激情,相信未来会更好?

  洪小文:这个问题非常好,这可能是我的工作里最具挑战性的。微软面对的竞争非常激烈,技术跟不上时代,公司就会遭遇到很大的挫折,研究院更重要的就是在高科技领域大胆创新,对业界产生很大的影响,我们的员工非常优秀,所以就是要鼓励大家创新。我刚才讲到没有盈利压力,就是让他们有一个最自由的氛围。

  通常我觉得一般人做工作有三种动机:一种动机是为五斗米折腰;第二个境界就是我做工作是因为我有一个目标,用成功来催促自己往前走;第三就是做你想做的,享受做的过程。最坏的时候也是最好的时候,我希望因为你热爱你做科研的工作,所以在你失败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这可能是我下一个成功的基础。用这种心态来面对的话,我觉得科技的创新就能够持久,大的创新才能够出来。如果一个人乐于享受爬山这个过程,我相信他最后所征服的山头,肯定会更多的。

  《创业邦》:李开复先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第一任负责人,他也是Google工程研究院的开创者。这两家公司在互联网领域有一定的竞争,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洪小文:今天的中国,充满非常多的机会,特别是在高科技的创新领域。不管是跨国公司,或者一些成功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或者一些创业公司,对人才的竞争当然不可避免。我觉得这很好,大家到中国来,就是看中中国的人才。

  《创业邦》:微软亚洲研究院现在正在做一件事,就是把一些比较好的基础技术与中小企业对接起来。现在的专利授权是什么样的形式?怎么样能够帮助中小企业降低成本?

  洪小文:微软储存着非常多的技术,过去20、30年经验告诉我们,每天都有一些很了不起的、充满想法的创业者,能够把新的技术用在不同的层面上,所以微软希望通过专利授权的方式把饼做大,把基础技术跟创业者的想法对接起来。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这可以降低他们的成本,并不只是价钱,很多时候时间就是金钱,尤其在今天经济危机的情况之下,我觉得有更多的机会能够使微软跟这些创业者联手,度过难关。

  《创业邦》:创业者可能会有担心,假设授权合约到期了,微软收回专利的使用权,但相关产品研发只完成了一半,这怎么办?

  洪小文:在谈这些授权的时候,可以有很多方式保护对方。合约是双方面的,假如受让方几年以后可以找到新的技术,他不想要我们这个专利了,对他也没有限制。关于合约的条款,都是可以谈的,我想最后一定是双赢的。

  《创业邦》:微软本身也在做产品开发,也在做面对未来的产品,如果相关技术很好的话,不会授权出来。目前进行授权合作的技术,会不会是一些暂时看不见前途的“鸡肋”产品?

  洪小文:完全不用有这样的担忧。

  第一,微软所有的专利,都可以拿出来在桌子上谈。所有的专利都可以查得到,每一个专利条件都不一样,但绝对都可以谈。

  第二,我们签了转让合同,有些公司不希望我们把他们太早公布出去。有些项目,比如把照片从二维变三维,我们有这样的技术,其他很多公司也可以把这个做出来。有一个我们叫卡通的技术,可以把相片变成卡通,但是看起来还是这个人的神情,我们在这方面也做了很多转让。等到上线后,大家就会知道是哪个公司了。

  《创业邦》:您是台大电机系的高材生,又在中国大陆工作了很长时间,您觉得两岸在计算机、互联网领域各有什么优劣势?

  洪小文:台湾在传统硬件上比较有优势,很多OEM、ODM的芯片、PC以及各种电子产品,做得比较早而且相当有规模。大陆的优势非常多,市场特别大,还有人力(工程师)的质量不比台湾差,数量又比台湾大很多,所以要成立一个团队的话,在大陆相对容易得多。更重要的就是结合两岸的优势。

  《创业邦》:您最欣赏的企业家是谁?

  洪小文:肯定是比尔。盖茨。他刚从微软退出全职,把大部分的精力花在基金会上。他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成功之后把个人的财富反馈于社会,还提出了“有创造性的资本主义”的概念。他的行动带动了很多成功的创业者、富人投入到这个行列。而且他的基金会也是一种“创业”,如果10年、20年以后我们再回头来研究,这种“创业”在解决人类包括贫穷、快乐等问题,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