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9年06月 > > 极限运动明星的创业之路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极限运动明星的创业之路

  《创业邦》文/Justin Petruccelli

  瑞安 谢克勒(Ryan Sheckler)刚刚结束了又一场在办公室召开的业务会议。他利用小憩的时间与密友兼顾问、超级经纪人斯帝夫 阿斯蒂芬(Steve Astephen)一起说笑,他们在嘲笑一家商业杂志的文章,该杂志将他列为极限运动领域收入第三高的人。当你已经赢得了极限运动的第一名,第三名当然不够好。不管怎样,停在办公室外面的法拉利F430汽车可是他赚来的。除了接待员以外,谢克勒惟一的全职员工就是他的会计师。

  当谢克勒的一个朋友带着一块新滑板来到他办公室时,这一点立刻就变得没有实际意义了。谢克勒立刻夺走那块滑板,冲进他为自己在办公室的仓库里修建的宽阔的滑板场。在他右胳膊上的纹身旁边是一块显然并不那么艺术的印记,是最近一次肘部手术留下的疤痕,他的妈妈格雷琴(Gretchen)对此很不开心。“你看到这个疤痕了吗?”她问阿斯帝芬。则轻描淡写的回答:“我可管不了他。”

  两年前,谢克勒看起来就和其他美国南加州的孩子一样,只是想每天多玩一会儿滑板。他在滑板上几乎无所不能,而正是这一点把他带到了全新的商业世界,在那里头盔或是护具都不能保护他。他开始感到压力,而全世界都从MTV频道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明星进入新领域

  谢克勒现在19岁,他正在迅速成为滑板界的超级明星,戴着钻石耳钉,还有与之相配的雄心壮志。当他不在街头比赛时,就会每天在办公室推销他的服装产品,为粉丝们在鞋上签名,或是跟妈妈一起运作自己的慈善基金会。就在记者采访当天,谢克勒与一群来自Tech Deck公司的设计师们举行了一次会议,这家玩具公司正在为他的仓库滑板场打造复制品。

  不可否认的是,他在商业上受到了关注,很难想象的是,即便能在滑板上操控自如,他仍然困扰于怎样在自己的地盘上掌控一次会议。但他将自己变成了一件活生生、会呼吸、能在空中翻转的商品,非常成功,以至于很难让人分清楚谢克勒究竟是个滑板者还是一个品牌。

  “我不像其他的滑板者。”他说,“我不是那种只想去玩滑板的人。别误解了我:我确实想玩滑板,但如果看得长远一点,以后我有了家庭怎么办?以后我不想再滑了怎么办?如果我只想休息、和朋友出去散散心并享受我所做的一切时又怎么办?只是玩滑板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谢克勒处于一股正在发展的潮流最前沿,要么可能成为超级巨星,要么就会毫无声息。尽管有不少极限运动选手通过不同程度的自我推销来赚钱,但只有很小一部分人能做得更进一步,打造出成熟的品牌并创立公司。创新精神对他们的体育生涯很重要,在这种精神的指引下,他们创立的企业既像跳板,也像是安全网。

  “你不可能一辈子都搞这项运动。”美国自行车越野赛中的传奇人物戴夫 米拉(Dave Mirra)说。“如果你能有办法把自己的名字印到某件产品上去,当你决定停止运动生涯时,这就是一种很好的过渡。”

  如果谢克勒是极限动作体育界的创业新星,那么米拉则是这个领域里功成名就的行业贵族。他是极限运动体育界获奖最多的运动员,在35岁的时候就开始创建自己的个人品牌,那时他的多数竞争者还在骑自行车。在他从事的其它工作中,还主持电视节目、签名鞋子和他自己的系列电脑游戏。

  当米拉决定要创办自己的公司时,他选择了器具而不是服装,2007年创立MirraCo公司。该公司并不制造自行车,而是提供设计和营销服务,并通过授权使用米拉的名字而收费。这种生意模式不仅让MirraCo在没有多少资金的情况下创办起来,还使这家数百万美元规模的公司没有一分钱债务。这似乎是一种令人惊讶的自相矛盾——这些依靠高超特技生活、后果无法预测的家伙却能敏锐地意识到,不计后果的狂热并不意味着商业上的成功。

  “这是完全不同的事。”米拉说,“你能生产出最好的产品,但营销需要付出更多。或许人们压根就不会买你销售的产品。不管你做什么,都要全身心投入在经营企业上,让你变成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这的确是两种不同的世界。”

  对于保罗?罗德里奇斯(Paul Rodriguez)来说,目标就更高了。24岁的他已经在做长期的考虑了,主要是因为他一直都想自己当老板,而且最近刚做了父亲。作为一个品牌,罗德里奇斯一起步就领先对手,在他还未踏上滑板以前就有了知名度。

  与他同名的父亲是著名的喜剧演员,罗德里奇斯从小就被他的拉丁美洲家庭取笑,因为他从事了他们认为是“白种男孩的体育项目”。他们现在和他一起欢笑:在2005年,他第二次赢得了极限运动比赛金牌,罗德里奇斯也成为了第一个拥有以个人名字命名的耐克鞋的滑板运动员。他又将成功的赌注押在了Primitive公司上,这是一家位于南加州圣佛尔南多山谷中部的精品鞋店。去年,在与一个老朋友进行考察后,他创立了这家店,他正充分利用自己从耐克那里免费学到的经验。

  “我只是个孩子,所以在我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完全在学习。”罗德里奇斯说,“现在,我正抓住机会学习商业知识,就像实习生一样。我的主要目标是在体育方面尽力做到最好,希望所有其他人都能一样。”

  成功不限于商业

  这种基于自身优点的营销策略带给了作为老板的极限运动选手明显的优势,传播得越多也就是曝光率更高。像罗德里奇斯一样,谢克勒有实力强大的赞助商为他支付数百万美元,事实上,他们的支持非常积极,正在帮助他朝着以打包价格提供全套装备的目标而努力,包括全套用具、鞋子和滑板。但他的服装系列产品还相对不成熟,他知道谢克勒这个品牌只是在滑板运动领域具有影响。

  “当我赢得比赛时,人们会说,‘你看他在比赛中穿的什么衣服?我想要件一样的。’然后他们就去买了。”谢克勒说,“如果我们继续走下去,我想‘谢克勒’会成为极限运动行业最有名的品牌。我想我们已经相当接近了,所以我必须保持领先并不断赢得竞赛。”

  对于米拉来说,因为他还要销售装备,头部附加装置就尤其重要,他也曾受过这样的伤,包括在2006年的肝部裂伤。这就是为什么他将主要精力放在打造更高端的自行车上,他在比赛中骑的正是MirraCo生产的自行车。

  “本来,这是身处门外的优势。”他说,“你可以做各种类型的营销,但当你有人帮忙,而且你能看到产品确实很好时,机会就很大了。最近我们所有的骑手都在测试产品,他们知道我有市场上最轻的自行车之一,而且很可靠,感觉很好。如果你摔倒了,这也是比赛的一部分,但你当然不想是因为有问题的设备造成的。”

  对于罗德里奇斯来说,成功不仅仅是保护他的头部,他还得考虑自己的根本。除了成为第一个拥有用自己名字命名的耐克鞋的滑板选手以外,他还是第一个获得这种荣耀的西班牙裔人。对于圣佛尔南多山谷新一代的年轻拉丁美洲裔滑板运动者来说,他就像一位英雄,而他也依然把那里当作自己的家。Primitive商店成为了他们经常光顾的地方其中之一,不论买不买东西,都会受到亲人般的接待。他们会在星期六的下午蜂拥至商店,手里拿着滑板,观看着似乎是花样无穷的最新招式,如醉如痴。这时候负责Primitive商店日常运营的犹八?琼斯(Jubal Jones)会询问他们最喜欢的滑板地点,并确保他们不陷入麻烦。

  “当我是个刚开始滑板的小孩子时,从未想过这种事情。”罗德里奇斯说,“现在它正在发生,对许多年轻的拉丁美洲裔人有影响,这是一种祝福也是一种荣誉。现在,尤其是在圣佛尔南多山谷地区,大多数孩子都是拉丁美洲裔的滑板者,这让我很自豪。看到我的影响能触动他们,并激励他们追求自己的梦想,我的确很自豪。”

  梦想当然是相对的。那些把每一分空闲时间都花在滑板或自行车上的孩子们梦想着,有一天当他们用半管飞跃而过或是轻松地在栏杆上滑行时,人们会欢呼着他们的名字。但当你将激情全部注入任何一项热爱的工作时,你的梦想也一样不可阻挡。

  “我是一名滑板运动者,”谢克勒说,“我就会永远是一名滑板运动者。但我也有些不能错过的好机会。我以滑板起家,也会以滑板终结。我在这两端之间做的事是我的选择。怀恨在心者就让他们随便去说吧,而我的朋友会明白我所做的事,并了解我正在打造的帝国,并从中享受到乐趣。”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