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9年09月 > > 两代霸主的商战智慧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两代霸主的商战智慧

  《创业邦》杂志 文/刘明君

       2009年7月8日,在Chrome浏览器突破3,000万用户后,Google宣布将推出基于PC的Chrome OS操作系统,让所有的应用程序都可在网络浏览器内运行。之后,“激烈”、“血腥”等字眼成为国际上各大主流财经媒体形容Google和微软之间竞争的主题词。

  次日,在爱达荷州Allen & Co媒体峰会上,Google的CEO埃里克。施密特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则在“融洽”共享快乐。盖茨走出会场奔赴午餐时,被门口的记者问到如何看待Google的计划对微软操作系统的影响,“没有评论”,盖茨笑着答道。此时,施密特从后面走过来,温柔拍着盖茨的肩膀,“如果你没有做出评论,那就太好了。”两人握完手,一起大笑着并肩走下了楼梯,这个被媒体摄录下的“温馨”场景被认为是峰会上最好的瞬间。

  事情当然远没有看上去这么“和谐”。与盖茨同岁的施密特已担任Google的CEO八年,在过去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不论是在SUN公司担任CTO还是后来加入软件公司Novell出任CEO,他所在的公司很大程度上都在与微软进行竞争,但总是一贯笑脸示人的盖茨笑到最后。如今,施密特似乎迎来了翻身的良机,Google正在以互联网霸主的姿态,向PC时代的霸主微软发起挑战。

  这两家公司毫无疑问是目前全球IT产业最引人注目的一对竞争者。早在2003年12月,盖茨就意识到了这个对手的存在,他在登录Google公司页面时发现,有一则显得奇怪的招聘启事,因为该职位要求的背景和搜索业务毫无关联,却跟微软的核心业务操作系统契合,需要操作系统设计、编译优化、分布式系统架构等经验。盖茨马上意识到这家搜索公司可能将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于是他在发给微软高管们的邮件里表示:“我们必须注意这些家伙,看起来他们在做一些跟我们竞争的事情。”

  盖茨的猜测是准确的。2004年Google上市后,微软Windows系统的首席架构师卢柯夫斯基(Marc Lucovsky)就投奔了Google.之后,Vista的WinFS系统核心研发人员贝达(Joe Beda)也被挖走。2004年底,Google甚至在微软华盛顿Redmond总部5英里远的地方设立了办公室,这被外界视为其吸引微软人才的举措。微软员工在离职时,人事部门的第一个问题通常是“你要去Google吗?”

  现在,这场曾经的暗战已经越来越明朗化,并趋向更加激烈。6月份,微软在几经折腾后,终于推出全新的搜索业务品牌Bing(中文译名“必应”),又在7月份与雅虎达成合作协议,弥补了未能完成收购后者的缺憾,从而在Google核心领地里给对手施加极大的压力。因此,Google才不甘示弱,旋即宣布将开发操作系统的消息。两年前,Google就以“云计算”的概念,宣称要将所有软件应用都搬到互联网上。这当然会让微软极度紧张,Google提供的服务可都是免费的(包括可能推出的操作系统),而这些都是微软以授权许可模式进行收费的主要业务。

  不过,直到目前为止,这种竞争还更像是一场心理战。在微软每年近600亿美元的营收中,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仍是最主要的贡献者,而Google近200亿美元的营收中,文字广告则贡献了95%以上。想在对方核心领地进行实质性的争夺,并没有那么容易。

  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颇堪玩味,甚至可以追溯到Google创立以前。1996年1月,正在斯坦福大学上学的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 )和拉里。佩吉(Larry Page)搬到一座名为盖茨大楼的新科研办公楼,正是盖茨花了600万美元捐赠的,目的是“为计算机工业的未来投资”。当时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院长詹姆斯。吉本斯也兴奋预言,“一两年内,这里将发生非比寻常的故事。到那时,会有人指着这座大楼说,这里是他们白手起家的地方,他们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盖茨或许没有想到,自己最强劲的竞争对手会从这里走出。

  预测微软和Google之间竞争的前景,显然并没有太大意义,倒不如将此视为一场经典的商业战争,它们老道的商业智慧能带给我们更多启示。创立于1975年的微软统治PC时代已近30年,尽管近年来在搜索等新业务的发展上为人诟病,但这头大象依然能自如跳舞。而Google这家刚满11岁的公司也奇迹般成长为巨头,在商业操作上极为老道,一点也没有创业公司的稚嫩。

  在雅虎收购战中,这两家公司都显示出高超的商业智慧。一再错失机会后,微软为了能与Google在搜索业务上一较高下,终于决定收购雅虎,但并没有为此孤注一掷。Google对于这一收购无疑是担心的,遂向雅虎主动示好加入竞购,最终把这一收购搅黄了。而微软则在收购失败后,迅速推出新战略,并曲线与雅虎达成新合作。

  在对未来机会的把握上,两代霸主同样显示出不同凡响的果敢与洞察力。在看到视频将成为未来互联网重要的应用方向之后,Google迅速拍板以16.5亿美元的价格,从雅虎手中夺下YouTube;而微软也以2.4亿美元买下Facebook 1.6%股权,以极高的估值占位,将潜在收购者挡在外面。

  此时,不妨回溯一下现代商业历史上第一次竞争。1829年,英国小镇雨山(Rainhill)建成了一条衔接利物浦和曼彻斯特的32英里长的铁路干线,当时火车均为短距离运输,速度只有10英里/小时,不比马车快多少。铁路投资者为了更快收回回报,决定用竞赛的方式来选择最高效率和最快速度的机车,获胜者除了有奖金之外,还能为铁路提供机车。结果,经过重新设计、配备最新蒸汽动力技术的参赛机车中,竟然最高跑出史无前例的32英里/小时的速度,欧洲一片哗然,自此全世界进入一个长距离、高速度的运输时代。

  雨山竞赛的启示很简单:任何竞争的最终赢家必然是革新。微软和Google的竞争也必将推动全球信息产业的革新,它们的应变能力仍是当今商业世界中的佼佼者。对于众多同样希望在未来扮演革新角色的企业来说,这场在两代霸主之间注定将旷日持久进行的竞争,无疑是极佳的学习案例。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