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9年12月 > > 周鸿祎:革命与自我革命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周鸿祎:革命与自我革命

  

        2009年11月中,原聚友网CTO谭晓生悄然加盟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虎360”),担任技术副总裁,他与奇虎360董事长兼CEO周鸿祎颇有渊源,早在2003年初便担任了3721的技术开发总监。这只是迅速成长中的奇虎360近来大量吸纳业内人才的一个缩影,此前包括搜狗输入法核心产品经理马占凯、墨者公司创始人陆剑锋等众多资深人士已先后被周鸿祎罗至旗下。谈及于此,奇虎360总裁齐向东有些得意:“业内专家级的安全高手我们拥有一半以上。”目前,在其近500名员工中,70%属于技术和产品人员。

  与人员的急剧扩张相对应的是,奇虎360显示出了“咄咄逼人”的增长势头。从2006年中业务转型推出360安全卫士开始,周鸿祎带领这家公司扎根于互联网安全服务,2007年增加了木马查杀功能,2008年推出浏览器和杀毒软件测试版,今年又陆续推出“云查杀引擎”及正式版的免费杀毒软件。在极短的时间内,360杀毒软件的市场占有率已占据第二位,仅次于传统厂商瑞星,360浏览器也紧紧跟在IE之后。

[page]

  扛着“免费”大旗的周鸿祎再一次被推到了风头浪尖上,包括瑞星在内的多家传统安全厂商纷纷质疑其产品的可靠性,更有人认为“用免费赚吆喝,撑不了多久”。遭遇围攻的情形对于周鸿祎并不陌生:早年做3721时,就与百度和CNNIC有过一番混战;后来推出360安全卫士对付流氓软件和木马,据他自称因为动了灰色产业链还受到了人身威胁。商业纷争的核心无他,只为一个“利”字,你用“免费”来做,别人还怎么卖“收费”的产品呢?

  在多年的创业伙伴齐向东看来,“中国互联网里极少数几个超人之一”周鸿祎非常仗义,够朋友,“表面上看跟谁都打,但在任何平台做事都善于合纵连横。只不过做得好了就等于动了别人的奶酪,他们就得起来跟你打,不打都不行。”

  被外界认为颠覆了安全市场的周鸿祎,自己并不这么看:“我始终认为是互联网颠覆了传统厂商,我们都要适应互联网用户的需求。互联网上的趋势是,只要是所有用户都需要的服务,一定要免费,安全服务跟邮箱都是这一类。”

  至于盈利模式,经过两年的探索,奇虎360已逐渐明晰起来。周鸿祎表示:“我们的目标就是通过提供免费的基础服务得到用户,建立品牌和影响力,最终通过增值服务获得收入。”这与中国目前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腾讯颇为相似,而他所称的增值服务则包括即将推出的网络安全存储等。事实上,仅仅通过游戏、浏览器、安全软件等产品,奇虎360今年已从众多合作伙伴那里获得了亿元量级的收入,其盈利状况大大超出很多人的猜想。

  免费的盈利探索

        这么快实现盈利并非周鸿祎刻意追求的结果,之前在3721时代由于过分关注竞争,周鸿祎坦承曾对用户造成了一定伤害,重出江湖后他决心要在用户体验上做足功夫:“做增值服务的前提,就是用户首先要对你的基本服务(免费服务)认可,要把用户基础扎得特别稳固,我们才做了三年,还有很多安全的事情要做得更好。”对于“免费没好货”的观点,他则反驳道:“免费的产品反而要品质更高,因为用户没什么机会成本,觉得你不好很轻易就流失了。”

  拿杀毒软件来说,早在2008年7月360杀毒软件就推出了测试版,是从罗马尼亚的老牌杀毒厂商Bitdefender那里购买的技术,周鸿祎承认一开始“想得有点简单”,想买了技术过来就推免费。结果,直接买来的技术有些水土不服,比如发生误杀、对中国本地病毒不认识、时不时死机等现象,“第一版杀毒软件真是该有的毛病全有,把我们弄得挺尴尬的”。周鸿祎决定重新打磨杀毒引擎,完全消化吸收,一年多以后再推出正式版本时,这款杀毒软件迅速赢得了市场认可。

  虽然尚没有推出增值服务,但在过去两年里奇虎360已经做了类似的尝试,与卡巴斯基等传统杀毒厂商合作,帮它们推广销售产品。事实证明,尽管有免费的360杀毒软件存在,但并不妨碍一小部分用户选择付费产品。周鸿祎透露,这个比例大概在2%~3%之间。

  由于奇虎360系列软件已拥有上亿用户,外界很多人猜测,周鸿祎也将祭出广告这一来钱最直接的收入模式,但他明确予以否认:“基本上拒绝广告模式,这是必须的。”对于有些同样做客户端的互联网公司,在盈利的压力下开始做弹出窗口的广告,他认为:“有人说是投资人的压力,我觉得都是借口,作为CEO要有自己的判断,要挡得住诱惑和压力。比如做弹出窗口广告肯定能挣到钱,但我觉得不一定踏实,因为对用户有伤害,可能造成用户的流失。过早去考虑营收或盈利,反而有点儿像慢性自杀。”

  从互联网的发展历史看,无论是Google还是Facebook或Twitter,都会在早期经历收入的压力,但事实证明,只要真的能做出一项很好的产品,确实能解决问题,创造价值,受到很多用户欢迎,就一定能找到一种适合的盈利模式。正因此,周鸿祎才如此聚焦于产品本身,他也笑称:“可能我在江湖上混的时间比较长,投资人对我还比较尊重,一般不会给我施加什么压力。”

  奇虎360在其他公司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用免费策略迅速打造出聚集了上亿用户的互联网安全服务体系,一旦成为有利可图的蛋糕,很可能就有其他竞争对手迅速跟进。微软就在近期推出了免费杀毒软件测试版。周鸿祎对此表示:“目前我们所做的事情都以互联网安全为核心,而腾讯是以娱乐为核心,所走的路还是不一样。我觉得很多事情已证明,无论多么强大的公司,你试图什么都做,不可能什么都做得很好。”

  并不痛苦的蜕变

        其实,就算没有来自投资人的压力,周鸿祎也要“对投资人负责”。在2005年8月从雅虎中国离职后,他就投身到非常喜欢的投资事业中,奇虎360的创立他也是以投资人的身份介入,最初主要由齐向东挑头。但公司开始选择的“社区+搜索”模式很快遇到了问题,周鸿祎表示,这是当时很热的两个概念,“我们不想直接模仿美国的模式,想走一条独特的路,当然我们为创新和探索付出了必要的代价”。对投资人有承诺的周鸿祎于2006年3月出任董事长兼CEO,为公司重新确立方向。

  周鸿祎并不讳言,一开始走了段弯路是因为“犯了经验主义的毛病”,“刚从雅虎出来时觉得自己挺牛的,心态上有点自我膨胀,看什么问题都觉得很简单。”但互联网是个变化很快的领域,像水一样不断在流,每个阶段都不一样,如果不能沉下去学习,只想凭着过去的经验复制成功,就掉进了“急于求成”的陷阱。

  他带领公司迅速做出调整,面对现实,把心态放下来,给自己清零。“如果不虚心,不能重新把自己当成一个创业者,每天工作10几个小时,亲自到第一线去了解客户需求,那很可能就会被时代淘汰。”他清楚地意识到,在中国网民迅速增长的今天,自己的想法已不能代表主流用户的想法,必须虚心地从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

  由此,在构思360安全卫士时,周鸿祎就从一些很细小的点做起来,比如查杀流氓软件、查杀木马、给操作系统打补丁等,这些事情说起来好像没有特别大的意义,但认真把它做好,就能满足用户的真实需求。他后来总结说,“一定要从用户角度出发,最怕那种从产业高度出发的宏观战略规划、商业模式,完全脱离实际。”

  与周鸿祎相识11年的齐向东如此评价:“他反应特别快,对互联网的发展方向非常敏感,所以我们迅速完成了调整。”在齐向东看来,奇虎360的转变并不像外界所想的那么痛苦:首先,现在云安全用到的云计算技术脱胎于搜索引擎的技术,这部分技术和人才都可以继承过来;其次,奇虎360在初期已经积累了庞大的用户群,然后推出安全系列产品,树立口碑,进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专业人才。“是比较自然的过渡,但我们确实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和奋斗,才完成了这次蜕变。”

  谈到眼下的目标,周鸿祎则透露,除了推出增值服务外,还要进军手机安全领域,已经收购了几家相关的公司;而360杀毒软件和防火墙则要争取达到2亿用户。他为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一套杀毒安全套装软件按50块钱计,2亿用户用了免费软件就等于节省了100亿元,而通过杀木马又能为网民减少100亿元损失。

  痛苦的自我变革

        先后两次创业的周鸿祎,前后两次的体会完全不同:当年创立3721是因为自己的想法在方正得不到认同,是真正一穷二白的“草根创业”;而再做奇虎360,早已闯出自己名号的周鸿祎已是不折不扣的“贵族创业”,一起步就拿到了巨额投资。当他听到很多人说“创业时钱越多越好”,就忍不住反驳,“做奇虎360时要经验有经验,要钱有钱,但走了弯路,光有钱绝对不行。”其实陈一舟同样犯过类似的错误,千橡互动当时先做了猫扑等很多很杂的产品,但最后才找到校内网(现更名为“人人网”)这个方向。周鸿祎认为,“心态非常重要,团队的能力都没问题。”

  他以自身的体会总结出连续创业者两个最大的问题:一个是守株待兔,把上一次所谓的成功当成必然,其实很可能不过是碰巧捡到一只死兔子,不一定是你的能力决定的,结果你这一次还坐在这棵树下面等兔子;另一个是刻舟求剑,时代和行业都在变化,如果你没意识到变化,还以为能用原来的方式继续成功。

  如今带着奇虎360进入快速成长轨道,善于自省的周鸿祎开始有意识的调整公司的管理节奏。他并不否认之前有拍脑袋决策的时候,同时也表示:“做完决策我会跟团队沟通,会根据不同意见进行修正,我不是刚愎自用的人。”但如今有了规模,“在决策上会稍微放慢一点儿速度,牺牲一些效率,保持决策和方向的持续稳定性。”

  这种体会同样来自切肤的教训,周鸿祎总结历史上的惨痛教训时,发现凡是比较愚蠢和错误的决策,都是在很急躁、情绪化的状态下做出来的。如今在内部决策上,他就会花很多时间来思考,“我想奇虎360想成功,可能最需要克服的就是急躁的情绪。”

  自认在某些方面具有天才气质的周鸿祎也知道,自己并非通才,有很多短板,必须不断学习提升自己,克服弱点,“改变自己是最痛苦的,但要想成功,就得找到自己的问题并校正。”

  正如几年前TCL董事长李东生在两次跨国并购之后写的那篇《鹰的重生》,要想完成蜕变必须经历痛苦的过程。周鸿祎目前花很多精力去找优秀的人才成为创业伙伴,以此来弥补自己的不足。此外,鼎晖投资等股东也派出了一些经验丰富的管理专家,帮助其完善管理制度。“在公司早期,商业模式和发展方向很重要,创始人单打独斗的能力也很重要,但是奇虎360走到现在方向已经清晰了,但未来究竟能做多大,跟创始人的心胸、格局和团队的组成是相关的。一个人浑身是铁也打不了几根钉,必须通过团队的力量来克服个人的局限性。”

  周鸿祎称自己现在的心态很好,奇虎360并不想做帝国,自己也没有当帝王的想法,“我老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大侠,最喜欢的是令狐冲这种人物,不是要去一统江湖。”所以,他并不愿意去跟网游或搜索这些赚钱更多的领域去比。他认为,做互联网安全服务很有意义,自己通过这件事也在中国互联网业内重新确定了位置,并非单纯为了追求金钱。

  而对于早已引入巨额风险投资的奇虎360,上市无疑是周鸿祎的“明确使命”。当然,被齐向东视为“天生创业者”的他更希望,一旦上市后,能找到合适的职业管理团队来做,“我最擅长管理从初创到几百个人的公司,真正成了一家大公司,我的风格可能并不合适。所以,我将来的归宿还是从事风险投资、天使投资,专门投资早期企业,可以把自己的特长发挥得淋漓尽致。”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