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9年12月 > > 金斯瑞创始人章方良:“合成”新天地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金斯瑞创始人章方良:“合成”新天地

  

金斯瑞创始人章方良

        南京市孝陵卫的双拜巷看上去并不像能蕴育快速成长公司的地方。这个因600多年前明孝陵的卫戍部队驻扎而得名的小巷子早已看不到曾有的威严,如今被林立的饭店、蛋糕房、衣服店等高高低低的民房挤占。

  不过,2004年时,曾担任先灵葆雅联合首席科学家的章方良却决定在这样的“闹市”中为自己创立的南京金斯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斯瑞”)安家。5年后,双拜巷改变甚少,而向全球知名医药公司和科研机构提供基因、蛋白、多肽、抗体合成服务的金斯瑞已成长为国内最大的生物医药外包公司。

[page]

  “不能在商业中心做创业公司,”章方良语气坚定,“创业没有那么多钱拿来花,要节省。”对于CRO行业而言,药厂本身就希冀降低成本,CRO公司的成本控制能力是保证本身利润和竞争优势的重要筹码。这一务实的举动让凯鹏华盈合伙人钟晓林赞叹,“朴实,且很有创业精神。”金斯瑞在今年获得凯鹏华盈等机构1,500万美元投资。

  章方良决定创业之初并不被看好,他曾邀请先灵葆雅的一些中国同事一起创业,大部分人畏于风险而婉拒。不过在金斯瑞有了名气后,有些人开始主动要求前来。“创业者最可爱之处就是敢冒风险。”与章方良曾有深入交流的钟晓林评论道。

  与做小分子合成的化学CRO不同,生物CRO主要是提供大分子的基因、蛋白、多肽、抗体等试制产品。此外,化学CRO大都提供统一的标准化产品,而生物CRO所需要的基因 、抗体等试制则是需要根据特定的要求进行定制的,因而生物CRO对人员素质也要求更高。

  2000年时,相对于开始热闹的化学CRO,生物CRO仍然是冷门,不被看好。章方良却决定选择生物CRO,“非常有闯劲,”在医药行业拥有20多年经历的公司市场部副总裁颜宁如此评价章方良。对照当下因门槛低而呈现激烈竞争的化学CRO领域,金斯瑞已在国内一支独秀。钟晓林认为金斯瑞快速发展的诀窍是,“从一开始就走差异化路线”。此外,金斯瑞的专注也让他印象深刻,在没获得风险投资前,一直只做生物CRO业务,而国内很多化学CRO公司都同时兼顾制药合同定制加工(CMO)等业务。

  在以接单为主要模式的中国医药CRO市场上,大部分CRO企业都处于赚点钱容易、做大很难的境况,青黄不接的情况时有发生。分析医药CRO中的研发、生产、销售、服务等环节,不难发现很多国内公司是瘸腿的,特别是在接单渠道上有软肋。章方良早期就和一些制药公司有业务联系,拿下单子后,就在国内找下家生产,做了一段“转包”后金斯瑞开始设立实验室,进入研发和生产环节。

  金斯瑞有不少高管在大药厂有近20年工作经历,依靠强大的渠道和销售服务能力,包括默克、罗氏等世界排名前20位的制药企业几乎都是金斯瑞的客户。在2004年后几乎每年都保持超过50%的增速。

  在钟晓林看来,金斯瑞并不是一家简单的生物医药外包公司,“如果只是卖给实验室客户,我不会投资”。今年以来,金斯瑞已开始往生物药、蛋白药、抗体药研发领域拓展。而钟晓林更大的期望是,将金斯瑞打造成一个更庞大的生物科技研发平台,这份信心来源于金斯瑞的另外一个隐形冠军身份:美国市场最大的基因提供商。

  钟晓林更看重的是,基因合成对工业、畜牧业、农业,新能源等领域都有关键的影响。利用平台帮助生物科技应用公司开发未来的产品,这些用到基因的公司都可以成为金斯瑞的客户。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