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9年12月 > > “孩子王”汪海兵的摩尔庄园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孩子王”汪海兵的摩尔庄园

  

 

        创业的确能改变一个人。以上海淘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淘米”)CEO汪海兵为例,桌子上摆着《好妈妈胜过好老师》,没事就跑到家乐福入口处看孩子们玩游艺机,每天还要抽部分时间在“摩尔庄园”和“赛尔号”里面和孩子们呆在一起。

  这位不到30岁的创业者还未当爸爸,却已经提前进入儿童教育学习阶段,不仅是自己,他的团队也被要求用一双孩子的眼睛看世界,“恨不得让大家蹲着坐电梯到24层办公室。”究竟要修炼到什么程度?套用一句的广告词,直到“比儿童更了解儿童”。

[page]

  是否懂得孩子的心,是汪海兵和团队生存下去的必要条件。上海淘米的盈利模式目前主要来自游戏的包月收费和衍生产品的推出,但是尚未达到正向现金流。作为一家在2007年拿到腾讯联合创始人曾李青和新浪资深副总裁王滨的天使投资、2009年初拿到启明创投500万美元的公司,想摆脱盈利的禁锢基本不可能。

  在黏住小用户的方面,摩尔庄园已经成绩斐然。自2008年5月1日上线之后,目前的注册用户在3,000万人以上,活跃用户1,000万左右。每次注册量的爆发甚至在汪海兵的预计之中:放假之后的开学是传播的阶段,第二个月就会增加一大批小用户,而年节时则是亲朋间的传播高峰。儿童间的人际传播并不弱于成人间,“孩子世界的潮流感超强,而且他们只有喜欢这个东西才会分享,分享之后自己还会一直玩。”

  不过热闹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社会反响。儿童互联网领域本身就跨在一个临界的点上——有关孩子的东西必会引起关注,而网络本身又常常遭口诛笔伐。汪海兵的“摩尔庄园”是2009年最引人关注的网站之一,它的出现提醒社会各界,儿童上网的问题已不容忽视。

  “现在的家庭通常有三种选择:完全不让上网、从上‘摩尔庄园’开始、让孩子玩魔兽。家长们都在说防沉迷,但是他们自己也非常矛盾,隔壁家的孩子学会用电脑上网,自己家的孩子肯定也要学用网络,需要想点办法辅助孩子,又怕孩子上网控制不了。我希望我们做的事情拥有社会价值,否则淘米就会成为短命的公司。”

  在争议之中,“摩尔庄园”红火依然,投拍的动画片在网络上完成播放,玩偶、书包、服饰等衍生品供不应求,开发的另一款产品“赛尔号”也正式上线。公司的技术团队、负责内容的策划团、与品牌代理接洽的市场部、楼下的客服部都异常繁忙。

  汪海兵的忙碌多出一项,就是向其他人(比如媒体)介绍产品的属性。“摩尔庄园”不是网页游戏,更不是网络游戏,虽然被称作“网络社区”稍显靠谱,但汪海兵否定了SNS的可行性,“成人用SNS维持和身边亲密程度不同的朋友间的关系,孩子不然,他们更随性。”汪海兵认为“摩尔庄园”最好的定位是“儿童互联网产品”。

  既然是帮助儿童认识和使用互联网的大使,和家长的沟通就不能少,2009年汪海兵的手机里存了更多家长的号码。淘米开始在晚上关闭服务器;设定每个孩子的连续上网时限为45分钟,定时提醒运动一下;周四夜里进行更新,便于孩子们周五放学后踏实地玩;还在网站上配备了儿童浏览器以供下载。这些目的是让“妈妈放心,孩子欢喜”,毕竟最后为孩子购买包月10元“超级拉姆”的是家长。

  淘米最早的授权产品是与广东东莞的一家玩具生产厂商做委托加工,3,000个“小摩尔”两周时间内迅速售罄。目前在很多商场中,“摩尔庄园”的招牌前聚集不少家长和孩子,系列图书也在网上热销不断。这让汪海兵自己都感到惊喜,因为“摩尔庄园”并不是迪士尼的卡通形象,没有经过长时间的累积,而且“摩尔”的形象也没有上过电视,而多数衍生产品往往在电视台的动画片中出现后,才有可能被摆上货架。

  汪海兵如今离榜样迪士尼已经更近一步。“孩子们去迪士尼的原因,首先是喜欢这些背后有故事的卡通形象,第二才是因为里面的游艺设施。我们很用心地为摩尔庄园设计形象,让主人公们形成一个家庭的氛围,围绕着孩子们和主人公会有新的故事,每个孩子都担任剧情的推动者和参与者。”

  对于未来的路,汪海兵心里更踏实了。“‘赛尔号’我们会做得更好些,线下授权很快就出来,因为摩尔庄园已经趟出了路。”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