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9年12月 > > AAMA:科技商业领袖的摇篮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AAMA:科技商业领袖的摇篮

  

AAMA现任会长何庆源

        与前两次创立易得方舟和亿友娱乐的经历相比,马云在母婴网站“妈妈说”的创业之路走得更为顺畅。除了自身经验的积累,还因为他身旁出现了许多老师。马云曾一度对与某广告商的合作失去了信心,想放到以后再谈,这时原诺基亚西门子大中国区董事长何庆源三番四次告诫他,广告主需要慢慢教育,只要还有精力就不要拖延,广告的形式做不成,还可以改用销售分成。曾经在惠普、方正数码都担任高管的李汉生则喜欢和马云进行更为海阔天空的探讨,一同前往新疆喀纳斯时,两个人就人生追求的话题谈论了一路,马云认为这对年轻人极有意义。

  赛门铁克公司全球高级副总裁郭尊华则被马云形容为“最具童心的老师”:电影《叶问》上映时,对方一见面就摆出的武打架势令他大笑不止。

[page]

  “我们都是亦师亦友,”马云说。这些创业者平日难得见上一面的前辈们,在AAMA(亚杰商会)的“未来科技商业领袖之摇篮计划”中,成为数十名像马云这样年轻创业者们的导师,无偿地贡献出时间和几十年打拼得来的商业经验。而作为曾经的“摇篮计划”学员之一,马云目前在亚杰商会VC组参与活动组织工作,为学弟学妹们提供服务。

  这是一个美好的智慧传承故事。从2006年起,AAMA中国分会开始了摇篮计划,每年选拔约20名创业者,为他们提供向雷军、杨宁、李开复这些导师们面对面学习讨教的机会,甚至多个导师的集体辅导。摇篮计划的导师都会被要求做出承诺,每月必须抽出一定时间和学员交流。不

  过更常见的是,导师和学员成为好友,除了定时的沟通,还会在一起烧烤、聚会等等。通过导师的帮助,创业者不仅在战略、市场、技术方面的问题得以解答,融资也变得简单许多。“这两点算是摇篮计划最明显的效果”,何庆源说。

  然而随着摇篮计划的不断发展,导师和学员们都发现了更重要的一点:这是一个属于创业者的温暖的组织,或者说是“大家庭”。对于“孤独“的创业者们,AAMA是一个绝佳的学习、分享和结交好友的机会。”做生意时认识的人,大家难免互有提防。“马云认为,在AAMA平台上的创业者,有一种天然的信任感,就像大学同学一般亲切。虽然一些俱乐部组织也能提供类似的平台,但AAMA高计划性和系统性的活动、讲座、聚会,使得这个网络能够长时间保持粘性。

  “创业者都是孤独的。”会长何庆源认为,和公司内部同事无法分享的事情,在摇篮计划里,创业者却可以和同学很好地讨论。创业者通常会面临相似的问题,此时这种讨论交流很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帮助。很多学员企业的业务都有互补性,互相帮忙、商业合作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益基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周慧君在筹划网络、手机方面的服务时,摇篮计划的同学迪信通总经理谢云海、亿美软通总裁李岩都

  为她出谋划策。据何庆源介绍,AAMA已经开始有目的性地推动学员之间的合作,包括按行业对学员进行分类、促使不同届学生的交流等,“这样他们成功的概率会比单干高很多“。

  “原来是一个人独自夜行。”欧乐吧技术有限公司CEO贾磊认为,在加入摇篮计划之后,有导师不断地提灯指路、解惑鼓舞,有同学相伴、相互帮助,虽然依然在夜里,但是不再觉得黑暗了。身处这种坚持向前走的氛围里,大家齐头并进,很少有人掉队。

  在中国并不成熟的商业环境里,创业企业在生存发展中会遇到很多困难。以资金为例,何庆源有一次和VC聊天,对方说他们一年看2,000个项目,最后只投8~10个,“对于创业者来说,要想融资非常难”。而AAMA为创业者构建的生态系统,能够有效地帮他们度过难关。从2004年~2009年,AAMA中国分会走过了它的第一个五年。回首这五年,启迪创投董事总经理,同时也是执委会成员的薛军深有感触,“把不可能的事情给做成了“。

  如薛军所说,创业公益服务不好做,做不成是正常的;做成了,一是需要找对方法,二是需要找对人。目前也有许多地方政府、园区、机构在从事创业辅导,不过大多徒有其表或做到中途不了了之。之所以AAMA的摇篮计划能持续发展壮大,并培养出了完美时空这样成功的创业企业,薛军认为,首先是因为走了自发、公益的路子,“靠政府号召而不是参与人发自内心地来做,是做不成的”。

  在AAMA,所有的执委会成员都是义务服务,原因首先是大家都在商业领域多年,对于中国企业和企业家尤其是创业者的成长十分关注,希望能以自己的力量营造一个扶持创业者的平台。用另一位执委会成员郭晋华的话来说,这里“汇聚了一群志同道合、有使命感的人”。高度的奉献精神,是AAMA能走过5年并将继续走下去最重要的价值基础。

  除了精神指引,执行能力同样重要。对于摇篮计划这样的创业公益服务组织来说,难点有三:如何吸引到并不成熟、但极具潜力的创业者;如何保证导师们都能投入时间辅导学员;如何为双方搭建合适的交流平台。摇篮计划的成功,是靠这每个细节上的一点点积累:何庆源亲自做相关的PPT;薛军亲自修改招生信息表,思考什么信息要收集,什么信息不收集;执行总监郭基梅给导师和学员拨打无数电话,保证活动的顺利进行;学员入选一段时间后才确定导师,给双方提供充足的交流时间;协会介绍资料每年都要更新,每个会长都会将新总结的东西加入其中,“如果每个人不是认真投入了,这些都无从谈起”。

  作为一个公益服务组织,AAMA在催化高科技企业的成长、培养科技创业者方面所做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绩,无疑已经领先同类组织。但是摇篮计划能帮助到的创业者始终有限,而中国的创业环境又是如此迫切的需要完善。

  在下一个5年中,AAMA希望更多的创业者能利用到协会里宝贵的资源,其计划包括:在全国不同城市开展为期两天的“创业营”,号召摇篮计划导师和学员、各地创业者共同参加;利用高科技手段让更多人观看到协会内部的培训和会议;出版书籍,将导师的经验、学员的感悟分享给读者等。

  “5年后中国分会的人数会翻一番,”会长何庆源说,“导师达到100个,创业者学员达到200个,普通会员会有AAMA:科技商业领袖的摇篮1,000个。“作为央企的董事,他认为政府和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的帮助仍远远不足。而AAMA也希望未来可以通过影响政府决策来改善创业环境,“多出一些白皮书,和媒体合作,积极向政府建言”。这件事并不好做,但一旦起效,就会影响深远。高瞻远瞩和脚踏实地,正是AAMA在众多创业公益组织中出类拔萃的主要原因。何庆源坚信,AAMA会培养出越来越多的“科技商业领袖”,给更多创业者提供属于他们的平台。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