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9年12月 > > 创业邦2009年度创业公益人物—颜漏有:使命感 公益心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创业邦2009年度创业公益人物—颜漏有:使命感 公益心

 

德勤中国全国客户及市场主管合伙人 颜漏有

 

        2006年1月11日在德勤北京办公室召开的AAMA(亚杰商会)中国分会董事会,令颜漏有至今记忆犹新。虽然时值冬日,但那次董事会上,却诞生了一个给创业者带来温暖的“摇篮计划”。完美时空创始人池宇峰、“妈妈说”创始人马云、中文在线创始人童之磊等70多名创业者都先后受益于此。而这个计划的发起人,正是当时担任德勤中国北方区主管合伙人,同时也是AAMA中国分会2007年度会长的颜漏有。

  2004年,颜漏有从中国台湾来到大陆工作。受在美国的德勤同事之托,他加入了新成立不久的AAMA中国分会。回忆当时的情景,更早进入协会的执委会成员薛军说,在颜漏有到来之前,他们其实一直被一个难题困扰:总部远在硅谷的AAMA在中国设立的分会,虽然有着宏大的目标和理想,但具体应该怎么去做,大家都不清楚,“会员们吃吃饭,交个朋友,一次两次可以,三次就烦了,何谈坚持”。

[page]

  在这个旗帜下应该做什么、能做什么,是颜漏有此后花了很多时间来思考的问题。另一位执委会成员郭晋华对颜漏有的评价是,“很富有创新精神,对于一个组织的未来发展,总能够从现有的成绩和框架中跳脱出来,看到更远的未来。

  之所以能够如此,是因为极具责任感的颜漏有,在加入AAMA之后,把这件本是分外之事的公益服务当成了分内之事来做。他比别人想得多,而且想得很认真。“社会上已经有很多讲座论坛,学校里也有EMBA课程,”颜漏有问自己,“AAMA的价值在哪里?”最后是德勤的导师制度给了他启发:进入德勤的每位新员工,都会有一个导师,可以帮助其解决生活、工作上的困扰;有时候,德勤还会找一些外面的资深导师给高级经理做个人的辅导。以前在国外时,颜漏有也看到有些公司有专业的CEO 导师,不过收费都很贵。而当时正是2004年,中国正在掀起一股创业热潮,种种经历在颜漏有的脑子里碰撞出了火花:为创业者提供导师,当创业者遇到困难时,经验丰富的导师们能给他们做一些义务的指导。

  当颜漏有在董事会上提出这个建议之后,立刻获得了全体成员的一致同意。这就是后来AAMA中国分会最核心的项目“摇篮计划”的诞生过程。据说,那天参会的每个人都极为兴奋:“培养科技商业领袖”的基调一经确定,代表着协会终于找到了明确的发展方向。那次会议,也被公认为是AAMA历史上的“遵义会议”。

  不过颜漏有那时对摇篮计划并没有太大的信心。薛军也坦承,当时不知道能不能把这件事做成。这时,又是颜漏有的坚持和努力保证了这套体系顺利运转起来。薛军认为,颜漏有的领导起到了最为重要的作用。就像创业者一样,颜漏有亲力亲为,AAMA的事情在他日程表上的优先级被定为“一等”,甚至比在德勤的客户还重要。颜漏有还亲自担任摇篮计划的导师,当学员碰到困难时,只要打电话过来,无论他当时在做什么,都会坐下来答疑解惑。

  “找颜漏有谈事情,即使在出差,他也会马上安排日程。”在薛军眼中,除了负责任,颜漏有还是个很细致的人。摇篮计划刚开始运作时,颜漏有对别人做的PPT,会从主题、逻辑结构、措辞,到每一个线条、颜色、LOGO的位置等细节都一一和对方进行讨论。“颜漏有交给你办的事情,他会比你记得还清楚。”薛军说,“不过,如果没有他抓落实,摇篮计划很可能就不了了之了”。

  运行一年之后,由于没有积累足够的经验,摇篮计划到了低潮期,这时已经卸任AAMA会长的颜漏有仍然花大量时间去推动计划的实现。薛军记得,那时颜漏有经常主动发起会议,确保大家不会有所懈怠。“他非常具有执行力,能够把愿景目标落实到工作中,并且制定一个详尽、务实的工作计划,激励团队去完成它。”郭晋华说。

  “是一种使命感,一种承诺。”颜漏有如此形容他对创业公益服务的态度。事实上,在台湾时,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找个题目去给EMBA学生讲课。来到北京后,作为德勤中国TMT行业领导合伙人,他力推高科技高成长50强的评选,负责“德勤高科技企业成长丛书”的项目,已经为创业者带去了很多知识和机遇。而他眼下开始筹划AAMA明年即将出版的《企业成长100问》在这本书中,摇篮计划的100个学员每人会提出一个创业中的典型问题,由导师团予以解答。虽然这些公益工作令颜漏有愈加繁忙,但他显然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一提到服务创业者就很是兴奋。

  但颜漏有所做的还不只这些,他希望利用自己的理性思维和战略眼光让创业公益服务走得更远。虽然摇篮计划已经有了顺利的开头,不过颜漏有已经认识到,若想延续下去,不能仅依靠董事会成员们的努力,机制的完善更为重要。这其中包括很多环节:如何招收更合适的创业者,如何让创业者和导师更有效的沟通,如何利用科技手段扩大AAMA的影响力等等。在下一个五年,他希望能让摇篮计划更具系统性,并通过协会向政府建言等方式让这股公益力量的影响力覆盖到更多创业者。

  与指导具体的创业者相比,带领执委会团队总结出AAMA的使命和核心价值观;帮助AAMA找到发展路径、建立长久发展战略,使其成为中国创业公益服务组织中的杰出代表并树立一个可参考的范例,或许是颜漏有做出的更大贡献。相比AAMA总部所在的美国,颜漏有觉得中国的创业者所处的创业环境相对“不容易”,而中国未来经济成长的动力,正在于这些中小企业。颜漏有和他在AAMA的朋友们已经相约在2016年1月11日来一次聚会,看看摇篮计划推出10年后,AAMA对创业者的协助及创业环境的改善效果究竟如何。

  而颜漏有本人,最近还有着更具挑战性的新想法。此前他曾担任NPP公益创投基金的理事,为基金的扶贫、福利学校等项目提供帮助。而最近,他又遇到了准备在亚太地区落地的欧洲EVPN (European Venture Philanthropy Network)公益基金,受其启发,他正在思考是否能通过扶植社会企业的形式做出更多公益方面的贡献。

  “我在想,摇篮计划可以尝试有一两个社会企业的CEO加入,”颜漏有说,“或许未来AAMA甚至会有一个专门针对社会企业的培训计划。”对于社会企业,投入的资金、精力不是为了经济回报,而是要看其对社会的影响力。在颜漏有看来,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把理想变成现实,为社会、为公益事业做出一些贡献,是最快乐、最有意义的事情。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