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0年05月 > > 方军:看到未知的已知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方军:看到未知的已知

  《创业邦》杂志专栏   文/方军

  方军是一位互联网从业者,资深传媒人。

  日本著名设计师原研哉最近在北京强调了他的“已知的未知化”这一设计理念,他认为,人生要关注的,不应该是“这个是什么东西”,而应该是“这个会成为什么东西”。

  创造,可以是未知的已知化,把未知的事物“造”出来;也可以是已知的未知化,凸显与实现已知事物的未知潜力。商业史上,前者很重大但相对数量较少,比如汽车的发明,信用卡的出现,互联网的出现。然而,大多数公司的成功都是源自于“已知的未知化”,比如互联网门户把大众的信息获取渠道从平面转移到网络。

  创业,最可行的选择正是看到已知事物的未知潜能,并将之实现。专注于已知,还有一个实用主义的原因是,没有一个公司能够创造全新潮流,都只是大潮流的一份子,最多推动了潮流。当然,已知的未知化,得到的和之前已知的完全不是一类事物了。硅谷天使投资人保罗.拉汉姆(Paul Graham)曾写道,“当你看到有人利用新技术为人们带来某种以前不可能存在的东西时,他们很可能就是未来的赢家。而那些仅仅是对新技术做出‘反应’,以期保护现有的收入来源的人,则很可能是输家。”

  看不到(或无法设想)隐藏在未知中的机会或途径,常常令我们事后遗憾万分。未知与已知的辨证,因而是很值得深入下去的话题。当下的已知,在未来可能因为时间消逝而变成未知,而当下的未知、难解的问题,从未来往现在回顾可能是顺理成章的事。原研哉有两句经常用来自勉的话,“小处着手,大处着眼”,并努力让自己在“一个可以俯瞰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视点上来思考问题”。要能看清已知与未知,需要这样的全能视角。

  用未知与已知作区分,犹太人把现实分成四个世界:显而易见的显而易见领域;显而易见的隐而不见领域;隐而不见的显而易见领域;隐而不见的隐而不见领域。与之对应的解决之道分别是:信息,理解,智慧,崇敬。这为我们思考未知与已知提供一种结构化思路。

  如何看到未知的已知,通常是我们在商业中遇到的真正的挑战,因为获取信息、学习理解虽难但都有路径,“未知的未知”则只能交给哲学与宗教,我们要应对的是那些未知的已知,也就是需要智慧的世界。

  隐而不见的显而易见领域,正是已知的未知化,需要用智慧来突破。乔布斯正是个中高手:他没有创造MP3播放器(已知),创造了iPod(未知化);他没有创造智能手机,创造了iPhone;他没有创造上网本,创造了iPad.乔布斯的过人之处在于,其他人只是当未知已被呈现得很清晰时,才很兴奋地说,“我看到了!”

  乔布斯在苹果粉丝中有近乎神的色彩,有人甚至造出特别的词汇——现实扭曲场(Reality Distortion Field)来描述他这样一种能力:能让人信服他所看到的未知图景。那些革命性、全新的事物,往往即是从未知的未知中出现的,当然绝大多数不是商业要解决的和能解决的。乔布斯最擅长之处,并非他能看到彻底未知的,而是他能看到并以精妙的方式重新实现那些已知的。

  同样地,看真正杰出的设计师的作品,我们常常会惊叹,原来可以这样!他们把“未知的已知”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自己去试图创造时,需要费劲地去探秘这一领域。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