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0年09月 > > 开心麻花:混搭创业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开心麻花:混搭创业

《创业邦》杂志 文/翟文婷


三个朋友联手创业却中途遇变,一场“非典”让他们无意做起了舞台剧,如今成为都市爆笑喜剧市场的领导者。但是市场变幻莫测,国营、民营和外资剧团竞争的态势愈演愈烈,舞台剧市场的资源整合是趋势所在,开心麻花何去何从成为一个未解的难题。尽管对他们没产生什么影响,但是开心麻花的员工知道,公司正处于调整期。他们的老板张晨希望公司变得更专业化,未来发展得更快。为此,开心麻花正在尝试囊括更多跟舞台剧相关的产品类别经营。



坚持艺术+商业



2003年,曾经因为中戏毕业大戏《翠花,上酸菜》而名噪一时的导演田有良找到张晨和遇凯,拉他们一起成立了北京自由元素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自由元素”),打算一起拍影视剧。遇凯负责公司的整体运营,田有良干他的老本行,张晨则投完钱就忙别的去了。但是,突如其来的“非典”让他们的起步计划泡了汤,随即三人商量转做舞台剧。年底,他们推出了《想吃麻花现给你拧》作为爆笑贺岁舞台剧喜剧。



起初,观众对这部由谢娜、何炅、于娜等影视演员主演的贺岁喜剧并不怎么买账,没什么票房,公司几乎是赔钱在做,三个合伙人就公司未来的发展思路产生了严重分歧。田有良始终念念不忘拍影视剧的理想,张晨和遇凯则认为,既然做了舞台剧,就应该继续做下去,至于结果怎么样,先做一段时间再说。但是田有良态度坚决,最后还是出去拍影视剧了。谈起多年前三人的摩擦,张晨懊悔不已,“当时我人在国外,没能给予调解。不过我们三个至今都是很好的朋友。”







之后,留下张晨和遇凯两个门外汉继续“拧麻花”。好在随着演出次数的增加,《想吃麻花现给你拧》开始逐渐盈利,媒体也非常热情地左一个“麻花”又一个“麻花”。遇凯他们干脆拿着“麻花”二字跑到工商局打算注册成品牌名称。工商局却不干,告诉他们这是食品名称,不能随便注册,得加字。他们便顺手把开心二字加在前面,用张晨的话说,“‘开心麻花’是被媒体和工商局叫出来的。”


开心麻花宣称混合了时尚与快乐两大元素,将传统话剧的深刻主题寓教于乐,相声、舞蹈、魔术等艺术形式被混搭,言语诙谐张扬。相对应的目标人群是金字塔中部的普通大众,除最高票价880元之外,其余几档都奉行加50元赠送一张套票的优惠策略。演出累计超过百场的《索马里海盗》讲的是曾哥与春哥随货船经过索马里海域时,不幸货船被劫持。二人跌宕起伏的命运自然是剧情主题,而朝鲜核试验、快女、开心网偷菜等热点也被点名过来凑了把热闹。这部作品创下了开心麻花单部作品连续演出场次的最高纪录,截止2010年8月已经上演超过100多场,现在还在不断地上演。2003年至今,开心麻花累计推出13部作品,在千人以上的大剧场演出超过1000场,巡演遍及全国20多个城市。

开心麻花的经营模式和国外一样,以制片人而不是导演为中心。操作方式则和电影类似,遇到好的剧本,找合适的导演和演员一起来做这个项目。他们认为,这样可以更好地把握市场的需求,在商业化和艺术之间达到一个平衡点。张晨说:“别小看去剧场演出的那些人,我估计90%以上受过高等教育,敷衍不了他们。”《白日梦》是去年开心麻花推出的一部爆笑音乐舞台剧,要求演员现场表演、献唱,一气呵成。“影视作品可以重复拍摄很多次,挑最满意的一次,但音乐舞台剧不同,对演员要求非常高,不能有任何纰漏。”但同时,《白日梦》以摩托罗拉的标准音效“HELLO MOTO”植入剧情作为开场,以此来求得商业价值。他们希望尽量不要引起观众反感,看到此处时,只愿他们“一笑而过”。


寻找爆发增长点



北京自由元素成立之初,制片人的角色一直由遇凯担当,他给别人的印象则是一个“严谨的文人”。2009年,因为太过劳累,遇凯把公司的具体运营事务转交到张晨手上。而采访中,张晨却说,“以前我一直负责剧作产品这块,所以我更希望扮演一个产品经理的角色。”

据在开心麻花工作的人反映,张晨就像他QQ的名字一样(“张-总不在”)经常不在公司,“感觉他是以一个玩乐的心态将公司做大。”张晨自己也表示,做这个公司就是很喜欢舞台剧,并且反复强调,“如果创业能从中得到很多乐趣,那就是稳赚不赔的”。



他应该是最不像老板的老板,言语行径都直指内心,毫不掩饰。身着套头衫、大短裤和凉拖鞋参加公司发布会,直接上台发表演讲;现场,当着众人的面指着一位记者说,最早认识她的时候其实就是一个又瘦又小的孩子;在公司看到一位刚理光头的属下,招呼一声,“秃子,你干嘛去?”


但他又具有商人灵敏的嗅觉和准确的判断。如果舞台剧市场最终形成国营垄断的局面,他希望开心麻花在其中能占据一席“政协委员”,如果更直白点,那就是做成舞台剧市场的“华谊兄弟”。 但是张晨表示,他还没有想到舞台剧作品的爆发增长点。“假如说,舞台剧可以通过漫画、网络视频等其他形式进行复制,实现重复性播放,说不定是可以的。”



这一切源自舞台剧自身特殊的产品性质。它跟电影不一样,影视剧作品一旦成型,没法再进行修改,但舞台剧可以回炉再造。“每次演出结束,我们都会对作品进行反复修改,包括我们自己的意见和观众的意见,这无形中也增加了成本和投入。”张晨分析道,“反过来,影视剧作品可以成千上百次地不停重复播放,但舞台剧不行,还是得老老实实一场一场地演。”相较而言,舞台剧行业的整体收入比较低。



2009年,开心麻花在北京一共上演了6部作品,其中新增的剧目4部,是开心麻花作品最为丰产的一年。一年时间内仅在北京一地就演出超过150场,直接到场观众超过15万,公司的各项收入将近2000万元,其中《江湖学院》、《白日梦》还在湖南、山西、河北等地进行巡演。


市场整合



开心麻花已经从早前的爆笑喜剧这一单一的产品类型增加了全新的爆笑音乐剧。这其中的缘由,既有外在威胁,也有内在因素。早在3年前,张晨就有意做舞台音乐剧,他跟身边人一讲,大家反应平平,内心接受程度比较低,他只能据此得出市场还不成熟的结论。但张晨喜欢尝试和探索新鲜事物的这种性情注定他没有耐心等待,“不能一直等着,也不知道市场什么时候就成熟了。而且等待,永远只能做追随者。”爆笑喜剧的民营演出团体之间也表现出明显的竞争态势,同质化现象比较严重,“观众看了,感觉差不多,都是进去哈哈大笑”。


《白日梦》是开心麻花推出的爆笑音乐剧代表作品。今年5月,他们还从韩国引进一部名为《街舞爱上芭蕾》的音乐剧,改编之后投放到各大剧场,观众的反响也不错。但这种很小量的引进剧作,不是开心麻花主推的内容。他们只是希望依靠产品品质在舞台剧市场获得一个良好的口碑。


在张晨的眼里,目前舞台剧市场是开放的,任何进来的公司都可以占有一席之地,市场远没有饱和,而且观众也远没有达到理性选择的地步。但是他断定,未来一定是国营剧团凭借演艺资源和资本优势从而占据垄断地位的趋势,民营演出机构势必面临边缘化的局面。“10家舞台剧团有两家是民营的就不错了,而我们在中间只能混口饭吃。”


而且同电影行业类似,舞台剧市场开始呈现剧场和内容上下游资源整合的态势。日前,国内另外一家以话剧演出为主体的大隐院线在北京世贸天阶时尚大厦推出时尚旗舰店,对外宣称将整合全国剧院资源,以北京旗舰店为中心,辐射覆盖全国省市近百家连锁演出院线,采取“产品创作 + 院线经营 + 品牌营销 + 资本运营”四位一体的集约式运营模式。


开心麻花也在进行产品经营多元化的探索,比如在漫画、儿童剧、贺岁影片等方面尝试寻求突破,但采取的策略路线与大隐院线有所区别,效果也有待市场检验。去年,开心麻花与天津市河东区、天津市总工会、天津日报报业集团的四方合作,成功盘活了闲置的天津市河东区二宫大剧场。他们希望将天津的这种模式大力推广,与全国各中小城市合作组建合资公司,通过盘活当地闲置剧场进行品牌推广,但是张晨表示,“这种机会可遇而不可求。”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