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1年07月 > > 山西老板找项目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山西老板找项目

  《创业邦》杂志 文/韩拓 摄影/刘海洋


  黄治华来自山西临汾,第一桶金是运煤生意,后来在上海、北京等地辗转创业,凭借这种经历,他成了一批山西老乡的GP——负责打理那些煤老板的大把资金。他们的第一个项目是团购网站,黄治华至今还记得,第一次给这些山西LP讲团购,居然是从互联网的起源讲起的。“一连讲了好几天。”黄治华说。


  他们的一般形象是这样的:身着阿玛尼,手持LV香包,驾乘悍马、X5或者Q7,动辄出现在高档豪华别墅的售楼处,抑或精品名牌店的门口,不论是衣食住行的日用品还是成百上千万的楼宇,他们都不吝啬一掷千金。他们结账的方法也很独特——再多的钱结账也不会用信用卡,打开汽车的后备箱,麻袋里装满了钞票,把后备箱塞得满满的。这群人,被国人称之为煤老板。


  山西是煤老板的故乡,之所以这么说,并非因为只有山西才有煤老板,而是因为当关系国计民生的煤炭,与精明能干、善于把握机遇的晋商结合在一起的时候,煤炭在中国的价值就被无限放大了。山西人依靠手头资源进入了这个资源性行业,并很快从中尝到了甜头。也只有在山西,煤炭业的民间资本超过了国有资本。一位曾经做过煤炭生意的山西老板说:“不是吹牛,山西能上福布斯财富排名的人,保守地说也得有十几位。有时候一个桌上吃饭的人,算来身家都有几十亿。”


  这些关于山西煤老板的江湖传闻一直没有停过,随着资本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一部分煤老板确实开始飞扬跋扈。但是,更多的煤老板还是秉承了山西商人身上固有的低调,“他们不愿意在山西省内奢侈消费,而是选择在离山西较近的省外城市消费,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在家乡消费会让人说三道四。”一位山西商人说。而随着知名度和曝光率的增加,一些富裕的山西煤老板更是感受到了自身安全的威胁。与此同时,频发的煤矿安全生产事件、被舆论谴责的封口费事件等等负面新闻,也让这个一夜暴富的煤老板群体背负了更加沉重的社会压力。


  直到2008年,一纸整合协议摆在了众多私人煤老板的面前。这意味着过去“开个山头就可以天天在家数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从2008年山西煤改启动,到如今已经整整三年了。在这三年里,数万家煤企最终将整合为100多家。国家将支付给煤老板一定的补偿,而撤出煤炭行业的民间资本达到了数千亿,“保守地估算,这笔资金也将达到4000亿~5000亿元人民币,”北京新晋商协会会长李建国感叹道,“这笔资金将何去何从,不仅是山西的事情,也关系到中国的经济走势。”


  然而,如此庞大的资本退出煤炭行业,它们应该用在哪里?又应该如何使用?这是困扰着新晋商的难题。在这批腰缠万贯的商人中,有些人已经开始为自己和自己的资本寻找出路了。


  变脸


  山西资本尽管包含其他行业的很多份额,但是自从改革开放之后,山西的煤炭行业始终都是晋商资本的主要来源。这种资本的积累给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自然环境不用多说,李建国举了一个例子来解释煤老板给人们留下的印象:一个煤老板,买了十辆悍马,随后找到了交警大队,要求给自己的十辆悍马同上一个牌照。“这不是成公路上的‘火车’了吗?”李建国调侃道。


  “煤改对于晋商既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遇。”李建国说。在转型中,最为重要的是要在观念和形象上转型。在历史上,晋商的每一次崛起都离不开历史机遇,从贩盐到票号,晋商把握机遇的能力都显而易见,而煤改则是山西资本再次崛起的很好机遇。“由于国家的补偿款是陆续发放,因此晋商的转型时间还是相对充裕的。”李建国解释道,“在这个过程中晋商精神就显得很重要了,我归结为三点‘机遇、创新、诚信’,重建晋商精神的过程就是一个资本翻新的过程。”


  没有人更有资格谈论资本的转型了,作为九鼎投资的天使投资人,李建国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在资本市场的探索。当年,李建国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认定了投资行业的巨大潜力,他和几个朋友在五道口的一家咖啡厅里讨论投资行业的现状和前景,其中一个人也是通过朋友介绍李建国才认识的,他就是黄晓捷。当时的黄晓捷在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俗称五道口)任教,对于投资行业如数家珍,其中的一些投资理念打动了李建国,他们很快成为了合作伙伴。随后经过半年多的进一步了解,李建国才迈出了自己在PE路上的第一步。“很平淡,没有什么战略眼光,也没有什么魄力之类的东西,只是当时的一种经商感觉。”李建国回忆起自己最初投资九鼎时的感受时说。之后,李建国便开始了自己长达十多年的投资之路。



李建国是九鼎投资最早的天使投资人,他也是北京新晋商协会会长


  投资行业多年的从业经验,资本转型是当前晋商面临的难题。李建国认为,山西资本的翻新、转型,首先就是要将山西的资产证券化。过去,靠粗暴的方式累积的大量资金,不仅改变了山西的形象,也改变了山西商人的经商习惯。因此如何将新晋商与资本市场有机地结合,成为了改变形象和产业转型的重要手段。“山西企业一定要尽快实现资产证券化,结合资本市场的力量实现转型。”


  在资产证券化之路上,新一批晋商已经开始行动,这其中的代表之一就是黄治华。2009年,黄治华创办了一家山西血统纯正的投资公司——盟动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尽管整合的资金量并不是很大,但这也算是一种尝试。在经营的过程中,黄治华体会到了转型过程的艰辛。


  “我现在做得最多的工作就是要说服更多的煤老板和山西资本,能够注入我的团队,让更多的山西商人了解投资行业。”盟动力选址在北京的学院路附近,这里是中国创新型人才的集散地,这里汇聚了中国最广泛的智慧。之所以选择这里,黄治华就是看中了这里的创新潜力。“我就是要把山西的资本和北京的先进理念和创新意识结合起来,给山西资本注入新鲜的活力。”


  盟动力现在有四个合伙人,如今已经开始经营的第一个项目便是中国最前沿的行业——团购行业。黄治华手握第一笔1300万的投资,创建了阿丫团。阿丫团是山西传统资本和新兴团购模式的一次结合,当时投资人中包括一位山西地产商人,他从地产业退出的钱超过3亿。尽管第二轮融资1亿元,但是黄治华依然是门外汉,所以修炼内功是关键。不过,通过阿丫团的尝试,山西资本和新兴行业结合的趋势愈发明显,也有越来越多的山西商人找到了黄治华。“现在我每天都会接到很多山西商人打来的电话,希望能够和盟动力或者阿丫团合作。盟动力准备继续吸收资本,扩充合伙人,不断壮大队伍。”



  黄治华选择了时下最火的团购行业作为投资方向,但他首先要让自己的山西投资人认识电子商务。


  而面对未来的发展,黄治华依旧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问题,“我需要做的就是找到好的方法,去说服山西传统行业的商人,特别是煤炭行业的商人。”黄治华说。山西商人多半靠传统行业发家致富,在经营理念上趋于保守。特别是煤老板,尽管坐拥巨额资本,但是在经商思路和理念上,还停留在粗犷经营的阶段。“他们过去普遍的体会是今天开个矿,明天就有大把的资金入账,这在今后是行不通的,如何让他们理解资本运作的方式,如何适应如今细水长流的经营,都是难题。”


[page]


  DNA


  黄治华曾经做过很多传统行业,在山西煤炭行业最为火爆的几年里,黄治华靠着煤运起步,尽管积累了很多资金,但是由于没有规划,很快便又要面临再创业。在黄治华看来,资本在创业的过程中推力重大。而山西商人手中的资本就是晋商转型路上的推力。“要想实现晋商的崛起,必须资本抱团,把分散在煤老板和其他山西商人手中的资本集中在一起运作。”这是黄治华在做盟动力投资时的想法。


  山西商人的骨子里还是透出了很多晋商文化的精髓。黄治华开始描绘一个普遍存在的,地地道道的山西商人的形象:山西人其实骨子里就有一种卑微,比如来到北京,他们希望用金钱把自己的卑微感清除,因此大手大脚。很多煤老板腰缠万贯却从不愿接受媒体的采访,很多山西企业家的曝光率极低。“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把山西老板特别是煤老板妖魔化了。”黄治华说,“他们也有谨慎和低调的一面。”


  低调既是他们本身的性格,也有其背后的难言之隐。山西资本在对外投资的过程中,逐步外流是必然趋势。正如黄治华所说:“资本就是要和优秀的创业团队或者项目结合,这样才能形成优质资本。”但是,山西省内各地政府却更希望这些资金能够投入到地方建设。以至于很多老板身价数亿,却异常低调。一位正在筹备到外省投资的山西老板困惑道:“我们生怕自己的名字见报,今天见报,明天就会有政府官员找到我,问我要钱搞投资。”这就是媒体很难见到山西商人,特别是煤老板省外投资创业报道少的原因之一。


  尽管在行业内,许多团购网站已经完成了几轮投资,动辄几亿甚至十几亿,但是黄治华依旧以稳为主。在黄治华看来,其他团购网站背后都有强大的资本介入,其中不乏国际知名的美元基金。但是,黄治华并未在这场资本竞争中冒进,而是选择坐山观虎斗。黄志华说:“资本炒热了这个市场,整合必将来临,我们之所以谨慎,是因为我们手中的山西资本都关系到山西商人的切身利益,我们不能失败。”然而,面对资本角力越发明显的团购行业,黄治华也在思考如何面对这场惨烈的竞争。


  作为投资界元老的李建国,同样秉承这样的投资风格。在投资九鼎之后,李建国的理念就是将资金投向成长型企业,而并非是创业型企业,这样可以降低投资风险。“我投资的企业和项目主要得满足两点:看得懂,看得透。”除了选择投资,还有些山西老板选择了创业,他们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觉得自己创业更靠谱一点,“自己的钱给别人花,让别人干事,总感觉不太踏实。”一位山西煤老板说。


  在这群创业者中,酒仙网CEO郝鸿峰在北京选择拥抱电子商务。这位依靠在山西做酒渠道生意起家的晋商,尽管祖籍河北,但是身上散发着晋商的味道。来北京创办酒仙网,他大可以将自己的高管和员工都安排在豪华的写字楼里办公,奢侈的公寓里面居住。但是,他们最初落脚的地方却是亦庄附近的库房旁边。郝鸿峰本人和高管们住在类似集体宿舍的房间里。就连旁人看了都会觉得郝鸿峰这样并不合适。“山西老板做投资其实很谨慎,可一旦认准了,还是愿意承担风险的。”郝鸿峰自己也做天使投资,目前投了四五个项目,他的原则是只投好朋友。


  “最初的想法就是帮忙,赚钱是结果。”郝鸿峰说。


  新潮


  在资本转型期间,大多晋商还是选择了“边创边投”的方式渡过转型期。而投资的方向更多是选择了创新型的网络行业和电子商务领域。然而电商之路也并非坦途,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去尝试。


  近几年电子商务的热潮波及整个中国,善于把握机遇,具有敏锐嗅觉的山西商人,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但是,转型实际上并非易事。电商之路也不是一开始就为晋商铺设好了。


  黄治华回忆起自己的阿丫团创业经历,颇为感慨。“我刚来到北京的时候也苦于创业和投资无门,尽管当时已经在一家水处理设备制造公司做到了高管位置。但是始终没有停止个人发展方向的选择。”在北京居住数年,黄治华也报了清华大学组织的EMBA班,希望能给自己新的想法。“上了几节课,感觉除了在课堂上交到了新朋友之外,没有什么更多的收获。”


  直到有一天,在课堂上,黄治华首次听到了电子商务这个名词,黄治华豁然开朗。于是,黄治华开始着手准备自己的公司,方向就定在电商上面。“我和几个山西的朋友聊天,努力给他们解释电子商务的盈利模式这些东西,这是很艰难的第一步。”这些朋友对电子商务一无所知,别说在网上买东西了,他们中很多人都没有上过网。当时,为了讲清楚电子商务的各个模块如何运作、盈利模式如何形成,甚至连最基本的概念黄治华都要从头讲起。“我记得当时光是电商包含的基本概念,我就足足讲了一周的时间。”黄治华鼓励他们试着在网上交易几次,最终这些朋友接受了电子商务。


  当时在电子商务中,最火爆的当属团购了,在“千团大战”的背景下,黄治华慢慢发现这个市场的潜力。“这么多的资本进入团购行业,这个行业一定会被炒热,所以我们只要做到能在行业中立足,借着行业势头,等着行业整合,就能得到发展。”把这样的想法和投资人以及合伙人交流之后,黄治华如愿在2010年5月成功上线了自己的团购网站——阿丫团。


  如今尽管阿丫团还处于中游团购网站的行列,但是,黄治华对阿丫团的规划却按部就班。首先是将投资最大化,其次是稳步铺开自己的网络,“我们是电子商务的新生,我们需要建设一个可靠的团队,同时在市场上尽量在布局阶段做到最好。”正是这样的思路让黄治华没有贸然投入资本,“可以说阿丫团现在是跟随战术。”


  在这个过程中,阿丫团首先重视的是销售网络的铺设,现在在阿丫团位于北土城的总部,经常能够看到办公室里人丁稀少,并非是没有员工,黄治华介绍说:“现在我的所有营销运营团队都在外面或者外地构建网络,争取在跟随的过程中编织出一张有效的销售网。”


  而对于手握山西资本的黄治华来说,阿丫团所欠缺的就是管理理念、经验和技术。“技术对于电子商务来说,是一个重要的环节。”阿丫团上线的一年里,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技术的掣肘越发明显,有时候由于平台限制,阿丫团的服务体验也受到了制约。经历了一年的发展,阿丫团越来越重视技术环节,“今后我们会对技术做出更多的努力。”为此,黄治华更换了整个技术团队。


  一年的时间,不管是阿丫团还是背后的投资机构盟动力,都已经步入正轨。“在投资网络和经营电商的过程中,我们只是想给山西资本做个示范。”黄治华说。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