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3月 > > 陶行逸:金融创新试水者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陶行逸:金融创新试水者

  30岁的陶行逸,要把金顶打造成国内市场黄金投资产品与服务的一站式提供商。

  采访/方浩 翟文婷 文/翟文婷 摄影/路马视觉

  2009年10月,陶行逸进入长江商学院读FMBA(金融MBA)。当时金价刚刚突破1000美元,他告诉身边的同学,“金价只要突破4位数就不会回到3位数了,你们放心大胆地去买吧。”两年后的毕业典礼上,那些没有听从建议的同学追悔莫及。因为金价的蹿升速度出人意料,最高位时曾达到1900美元。此后,陶行逸索性针对长江商学院的校友发行了一只基金,运作8个多月,平均收益达到39%。

  交易员出身的陶行逸已经创业5年,在投资领域浸润十多年。2011年,他所在的金顶达到3亿元的收入,其中5000万元是利润。“我们希望做中国市场黄金投资产品与服务的一站式提供商。”面对寻路而来的投资人,陶行逸如是说。

  2010年底,他就把这个模式想清楚了。今年3月下旬,北京和广州将分别有一家线下实体店开业,主营业务两块:投资型的黄金买卖,迥异于首饰消费的周大福金店;衍生品交易,券商概念的营业厅,可以进行开户、交易等业务。今年,陶行逸计划在全国开出50家店。

  这些店脱离于百货、商场,现身于写字楼底商或繁华商业区的临街商铺。北京的旗舰店开在工体附近,营业面积在150平方米左右,每年租金大概在150万~200万元之间。同时,在金顶现有金店的基础上,与加盟商合作,彼此销售分账。因为“这个模式比较新,没有品牌优势,与加盟商合作扩张比较快,把更多的利润让给他们,可以迅速扩大规模。”陶认为,未来两三年,是扩张的最好机会。

  30岁的陶行逸,5年前独自创办了金顶。他说,“26岁之前,我生活的主题就是怎么去赚钱。”

  高中时,陶行逸挨家挨户地收古钱币,种过药材,养过鱼,但是没赚到过钱。大一时,陶去申请了助学贷款,家里给的5000块学费,就成为炒股的启动资金。“我知道只有这一次,以后就得靠自己。”他很谨慎地花1000块买了一手反复折腾,在经过半年的赔本之后,陶开始从股市中赚钱。2004年大学毕业时,他已经是怀揣10万元“巨款”的“有钱人”了。

  从那时开始,陶行逸已经有了自己的投资风格,即只做超短线。除了第一支股票他保留了半个月之外,其他都是下午快收盘的时候买进,第二天开盘后便找机会卖出。直到后来公司规模做大,才开始转变交易风格,尽量做中长线投资。因为一看风头不对,掉头就跑,他被贴上了“逃逸”的绰号。

  他曾买过科龙电器的股票,从跌停板进去,到第二天涨停板出来。这笔交易,陶行逸赚了20%多,大概1万多块,这是他记忆最深的一次。“因为当时自己没有电脑,是在网吧里,很多老师、同学围在后面,看着我买的。”

  除此以外,他还摆过地摊,跟同学在“非典”期间倒腾口罩和板蓝根,结果是血本无归。因为旷课次数太多,大学毕业时,陶没有拿到学位。

  2004年,国家放开黄金投资管制,对创业者来说,一是准入条件的门槛没有证券、股票那么高,而且对于过去一直停留在黄金首饰消费记忆的整个市场来说,无疑到处是机会;第二,央行开闸的时间点,正赶上一波黄金大牛市,而黄金投资的期限相对于股票来说要长很多。这成为陶行逸在创业时进入黄金投资市场的两个依据。“抓的就是中国黄金市场快速增长的机会。”

  金顶通过黄金投资的账户托管业务,在业内积累起一定的口碑。但是后来账户管理模式出现了瓶颈。从周一到周五,30个账户至少要配备两名交易员24小时轮值倒班。随着账户数量的激增,对管理半径形成挑战。另外,尽管创业这几年公司业绩颇为喜人,但因为是个人账户,无法拿到第三方评级机构进行审计认证。

  为了跳出账户托管模式的限制,陶开始陆续发行面向专业机构的对冲基金,以及着手准备实物金投资加衍生品交易的实体店经营方式。

  之所以把实物金和衍生品交易打包放在一起,首先是实物金投资增长迅猛。中金旗下的中国黄金集团营销有限公司,只用了三四年时间,就在全国开出1000多家实物金投资加盟店。因为实物金本身价格很高,所以每年的销售额都在100亿元以上。也就是说,实物金业务可以为金顶带来快速增长的业务以及营收规模喜人的账面资金。

  但是,陶行逸坦言,实物金投资不是金顶的优势所在。“我们也竞争不过像中金这样上游有金矿资源,下游有大规模渠道和品牌的企业。”此外,实物金业务面临着无法摆脱的缺陷——利润率太低,甚至不足1%。

  相反,衍生品交易是金顶的长项。尽管它的营收规模无法跟实物金相匹敌,却有着很高的利润率。“所以,实物金只是我们的切入点,跟黄金投资相关的增值服务,比如资讯服务、资产管理等业务才是我们的重点。”陶行逸说,这两块业务需要结合起来,一起做营收和利润。

  到目前为止,有两块业务为金顶贡献着利润,一是传统的对冲基金所产生的账户管理费;另一个是跟实物金结合的衍生品交易。受市场大幅波动因素的影响,前者去年贡献了40%的收益,后者的收益超出陶行逸的预期,达到50%。陶希望三五年之后,实体店像连锁超市一样,出现在一线和二线城市。

  陶行逸承认,自己赶上了一个好时候。“我跟我的团队一直在感慨,我们这几年确实赶上了好时候。最初对这种好时候理解得没那么清晰,但这几年实实在在经历过了,就觉得我们当时的选择再明智不过了。”

  陶最喜欢的企业是华为,“因为它是一个批量生产富翁的公司。任正非自己的股份可能不是很多,但是企业很成功,而且每个人能分享得很多。企业能做得好,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它能跟别人分享得很多。”

  所以,金顶能发展如此迅速,陶行逸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用好了自己,用好了团队。“我懂得怎么很好地跟别人合作,而且懂得怎么跟别人分享。公司最早是我一个人做的,但是我们很好的股权激励措施,后面加入的创业团队,也能很好地分享到成果,这样他们就能长久持续地跟我打拼下去。”通过长江商学院,他已经邀请了5位同学加入,他们或是IBM、九鼎的高管,或有银行和家族企业的背景。

  本来,陶行逸计划2011年完成A轮融资,“一些投资人对金顶的商业模式、公司发展比较认可,惟一担心的就是政策方面的风险。”

  去年,国家出台了一个政策,规定黄金交易只能放在上海黄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天津贵金属交易所的黄金业务被暂停了,而金顶正好是天交所的会员企业。陶说,“对于行业外的人来说,认为这有一定政策上的风险。他们需要观望一段时间,我们也需要根据政策做一些调整。我们也不是很着急,把渠道的建设做得更深入一点,可能会把融资放在年后。”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