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5月 > > 新东方天使帮:徐小平们的新战场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新东方天使帮:徐小平们的新战场

徐小平小档案
出生日期:1956年
毕业院校:中央音乐学院,加拿大萨斯卡彻温大学(音乐学)
工作经历:
1983年至1987年,任北京大学艺术教研室教师、团委文化部长、北大艺术团艺术指导
1987年至1995年,在美国、加拿大留学、定居
1996年回国创建新东方咨询处
2010年离开新东方,创立“真格”天使投资基金
主要投资项目:兰亭集势、世纪佳缘、维棉网、彩翼培训、漫动时空、瑞清生物、聚美优品

采访/《创业邦杂志》方浩 夏宏 文/夏宏

北京建外SOHO,银泰大厦冷峻地竖立在一个靠近十字路口的地方。徐小平的办公室在银泰大厦的其中一层。室内布置简洁、洋溢着生活气息。进门处的左侧是一个吧台。徐小平邀我们在靠近吧台的一张圆形木桌前坐下,他的助理给我们沏了一壶红茶。

这是4月11日一个寻常的上午。再过1个月,金牛座的徐小平将迎来他56岁的生日。

将近6年时间,他先后投资了世纪佳缘、兰亭集势、聚美优品、红黄蓝等数十家创业公司。

在这段不算长的时间里,他已然成为国内顶级天使投资人之一;不只是拥有以亿为单位的财富,在创投圈,他的声誉、口碑是为数不多、被一致认可的;但世俗意义的成功,之于徐小平而言来得有那么点晚。

俞敏洪、徐小平、王强被誉为新东方的“三驾马车”。众所周知,徐小平也是新东方的联合创始人,2006年9月7日,新东方在纽交所成功上市。他决定在这一年转型做一名天使投资人时已50岁。这次转型,其过程他以“相当痛苦”形容。本文其后将写到。

此前,他在事业上还算不上有多么辉煌。他被俞敏洪从加拿大请回来一起办新东方时已经40岁,5年后的2001年,因为对企业内部治理存有分歧,他被请出董事会(2002年,被重新请回董事会)。

而这位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的艺术生,其回国之前的发展轨迹像一条抛物线:首先,他跨出了国门,1988年在美国打了半年工;然后,跑去加拿大获得了一个音乐硕士文凭;其后,迎接他的是长达数年之久的失业,以及一个逼近40岁的年龄。

“在加拿大生了两个小孩,这是我唯一的成就。但这也不是什么特殊成就,他妈的猪也会生孩子啊。”徐小平说,“我不回避,这是我人生最低落的时光之一。”

哥俩好

新东方上市后,徐小平、王强同时退出了董事会。在此期间,王强也加入了天使投资人的行列。

2007年到2008年,徐小平与王强一起投了两三个公司,“第一个是红黄蓝,第二个是世纪佳缘,到去年为止,我们一起共同投资的项目就有10个上下。”2011年下半年,随着真格基金的正式成立,王强成为真格合伙人。

徐小平的投资风格以感性著称。一些找他要钱的创业者甚至连面都没过,一个电话就把钱打了过去,还有些他明明看起来的烂项目,最终出于情面或糊涂还是投了下去。

诸如此类的有关他的投资故事在创投圈流传很广。

一年前的春天,在上海举行的一个论坛上徐小平说,他老婆一度担心他会被一些创业者给忽悠,“我对她说:忽悠也是一种生产力。我本人就是新东方最大的忽悠者。能把我忽悠倒的创业者,可不是一般人!”

“钱当然是要赚的”,徐小平说,“我们不是活雷锋,雷锋不求回报,当然他被毛主席表扬了,这个值一亿美元。”

中国天使投资尚处早期,信用体系尚未完全建立,这使得国内部分天使投资者只选择投资熟悉的人,熟悉的行业。徐小平不太在意于此,“我天生有种信任他人的能力。”如果是这样就像是做家族企业,把你的三姑六婆,朋友,同学拉进来一样,在他看来这样的格局还是有点小。[page]

打动他的是那些头脑发热的创业者,此外“教育、经验、做人这三样东西很重要。作为一个创业者,他能不能说服我,把自己销售出去,他是不是有个人魅力,是不是具备沟通、表达的能力是我很关注的点。”

徐小平由此说到了王强。

1984年,王强从北京大学英国语言文学系学士学位,后留校任英语系做讲师。1987年,他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做访问学者,呆在英语系依然与人文学科有关。在美国生存要下去,王强意识到要从自己热衷的人文研究转向更加容易就业的实用科学。他决定以自费留学的形式,申请这所学校的计算机硕士学位。

徐小平说:“老师问王强,你没有学过计算机。王强回答,中国共产党是世界第一个使用算盘的政党,算盘是计算机的原型;老师又说了,可是你课程表上尽是语言类课程啊!”王强后来向媒体回忆这段逸闻,有过进一步的描述,他反问系主任:“计算机最重要的是什么?——程序——程序是由什么写成的?——编程语言——得,不就是语言嘛,这是我最强的东西!”

在北大读大学期间,王强研究的是英美文学。但为了生存,他进了纽约州立大学读了电脑硕士。两年后,获得硕士学位。1994年,他去应聘有近100年历史的“贝尔实验室”软件工程师一职。

“你学得不错,可惜没有经验。”面试官对王强说。

“什么经验?校外经验是经验,校内经验就不是经验吗?这几年,我天天在学校做项目就不是经验了?”

——徐小平拍了下面前的圆桌说道,“这太牛了,他把自己卖出去了。这叫自信,没这句话他可能拿不下这份工作。创业者应该多少都有一点王强老师这样的自信与雄辩。”

徐小平喜欢一类创业者,哪怕是自己对他谈的东西犹豫不决时,也敢对他拍桌子:“徐老师,你甭扯了,你不投我肯定是一个错误!”

而他对于那些张口闭口总在说他人不行自己厉害的人,“不是我们期待的那种人。我去投一个人,要看他的人格、性格、品德……”

徐小平讲了两个小故事:第一个创业者,做教育培训,但言谈之中对学生一点没有尊重与热爱之意。徐小平虽然相信他的项目能够赚钱,但还是直接拒绝了他。另外一个创业者,口口声声说他的舅舅是某个部门的领导,并声称可以通过这个关系获得特权,徐小平也礼貌地与他说了拜拜。

他说,和创业者聊项目的过程是对一个人的文化素质、价值观念进行判断的过程。“这个人的灵魂是不是简单、透明、正直并在创业中体现出来,通过对话,很容易分辨。”

老顽童们

去年年底,真格基金与红杉合资。真格进入2.0时代。徐小平梦想,将真格做成一个世界级的天使基金。“和红杉合作,因为它是一支真正来自硅谷的国际化基金。”

每天每日,徐小平都要去见几个寻求投资的创业团队。他说,他们不断地与创业者进行灵魂的对话,进行精神层面上的摩擦、生热、互动,“尝试去激发创业者心灵深处更高层次的需求,和对于成功本能的摸索,让他去思考,这件事的终极意义到底在哪里。”

每一个创业者有他的追求、价值观,徐小平说他们每天都在组装一辆马车,在驱动、加强创业者的价值追求,成就他的梦想,“最后完成我们真格的使命。”

“谁都想投出几家特牛B的公司。但下一个Facebook在哪里?哎呀,我在等这个东西,这种期待真让人欲火焚身。”

作为老朋友和多年的搭档,徐小平总由衷地称王强是一个牛人。王强他爱藏书,上个月在英国,一次性买了十多万英镑的古董书回来。“我和王强配合很开心。他有很深的学术储藏,而我也有我灵感的火花,我们总能互相点燃。”

前不久,徐小平和王强去北大做演讲,他手舞足蹈地对我们说,“王强一讲完,我就崩溃了,当时我上台说:我不但不想演讲了,靠,我还不想活了!”当然,他也自称,“即使是天才,获取知识也有特定来源。王强是读而知之,我是听而知之,我们在一起,开心极了。”

这是徐小平一贯的说话风格,夸张、诙谐,富有激情;他气场强大,但你不会感到其具有攻击性,相反,他似乎有种能力——可以把一个沉睡的人随时唤醒;把一个晦暗的人随时点亮。看上去他似乎也像一个摇滚歌手。

徐小平说,王强在真格担任“企业灵魂研究院院长”。“伟大的企业都是有灵魂的,这个灵魂,其实就是企业文化之魂。“王强为我们投资的那些企业,寻找它的文化基因。他去给企业做演讲,帮助企业探视自己的使命和价值,总是能说出让创业者兴奋万分的与企业相关的抽象哲理。

徐小平曾在微博写道,“我这几年做创业投资和辅导的经验:中国创业者,技术上不差,但他们最缺的就是人文修养。对艺术、文学、历史、宗教等人文知识与素养的缺乏,使得他们在面对客户、市场、以及利益纷争时,没有足够的精神与心灵支撑。技术与商业模式是大楼,而人文教养是地基。地基看不见,但决定大楼的高度与坚实度。”

而徐小平说做真格的乐趣是,他和王强一块儿,“思想和灵感的火花就会滔滔不绝。”除了互相协助创业、发财,追求乐趣之外,“到这个年纪,精神层面的生活是第一位的。”[page]

他补充到,最近和薛蛮子一起投了一个项目。当时这个创业者同时找了徐和薛,都觉得这个项目好,想全投,但最后他们都不约而同把这个项目告诉了对方,互相让来让去就一起投下了这个项目。“我想,在资本升值的过程里,能不能让友谊也升值10倍、20倍,完成一些人生更最高的追求吧。”

从收钱给希望,到送钱给希望

在国内,徐小平乐此不疲的事是和创业者打交道。他不讳言,没有做过一回企业的一把手,真正主导过一个公司的发展,这是他人生里的未竟之事,而现在他发现,做天使投资人也是实现新东方未完成的梦,“真格基金的性质,就是一个创投基金加新东方梦想。”

新东方上市后,持有10%股份(据公开数据)的徐小平身家上亿。退出董事会后,他意识到,一个50岁的男人对于这家企业的影响力已经失去了。精神上,他落入了人生的另一个低谷。

其后他继续以新东方创始人身份为新东方进行演讲,“这是在为新东方事业做贡献,演讲也有影响力,但在一个企业里,董事与非董事的话语权是不一样的。”他想寻找一个新的舞台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那段时间呢,我就是读书、写书,开始摸索投资的事,这个过程其实蛮痛苦。”

徐小平回忆,1996年王强从美国贝尔实验室回国,去北京电台做节目,主持人问:王强老师你在美国拿几十万一年,新东方给你多少钱?俞敏洪答:“徐老师、王老师回到新东方,我是一分钱不给他们的,要靠他们去挣。”王强答:“我回来不是来摘果子的,是来开荒的。我相信在新东方土地上,我能开垦万亩良田!”

“新东方上市后,王强的财富不比我少。但新东方再也不是我们的领地了,我们开始了新的拓荒过程。”

徐小平说真格未与红杉合作前,自己是个体户。关于钱,他不在乎多赚一点或少赚一些,有好的项目就会拉上王强以及新东方其他合作者:“兄弟情谊对我很重要。”

徐小平把新东方当做是“我来自(from)的地方。” 而现在做的事,“与我们来自的地方是一致的,其实是在实现新东方没有完成的另一半梦想,所以这事我做得非常来劲。”

所谓的另一半梦想,徐小平说,新东方曾经有个口号叫“绝望中寻找希望”,现在叫“语言就是力量”。“新东方是收钱(学费)给学生希望和力量,而在真格基金,我们是在给钱,再给希望和力量。”

作为我们见面时的寒暄,徐小平抱怨空气质量差,他指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你看看,这个屌样子。”但他也不习惯呆在风景秀丽、环境美好的温哥华,“那里谈的都是钓鱼、打高尔夫球、野营这些无聊的事。”1988年他去加拿大留学,毕业后定居加拿大。徐小平视温哥华其为第二故乡,每天醒来,尤其是看到窗外污染,都会想念那儿。

“身去何处是个人自由,心在何方是人生宿命,你基本无法选择……我本人经历过80年代中早期、90年代中后期那种激情燃烧的岁月,那时的中国比现在穷,但似乎更有希望。我希望今后的中国,能再次回到80、90年代那种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徐小平如此说。

  徐小平“攻略”

  我的“最爱”:

  Ÿ 就是要对你自己的项目要有理性的狂热,狂热的理性。对自己的创业项目有狂热自信的人,狂热而理性自信的人,要Crazy!

  Ÿ 跟某个创业者谈话时,他如果能让我脑子发热,基本上我都会投。现在回头看看我投过的30多家公司,我发现脑子一发热就投资的公司基本都成功;而凡是要回去想一想、研究一下的公司,最后往往不怎么好。

  出手逻辑:

  Ÿ 投资判断非常感性,很多时候投资与否的标准就是凭自己的直觉判断这个“人”能否让自己激动和感动;

  Ÿ 与其他大多数天使投资人“只投熟人,不熟不投”不同,投资了很多陌生人;

  Ÿ 投资完后对企业和项目过问较少,不太会太多干涉和介入企业的发展和运营;

  Ÿ 我很自豪自己带有艺术的气质,我是学音乐专业出身的,所以我投资全凭直觉,只会看人不会看报表;

  Ÿ 投资领域涵盖电商、社交、教育等。

  给兄弟们的建议:

  Ÿ 必须有诚信Integrity;

  Ÿ 必须有承诺Commitment,承诺是义无反顾的投入,心有二用者绝不要创业;

  Ÿ 必须坚持Persistence,坚持,即到了黄河也心不死,不断摸索调整,失败了就再来,成功总有可能;

  Ÿ 创业者要尽量保留对企业的控制权和投票权;

  Ÿ 在信任者的人生账户里,永远是盈余。

  兄弟连:

  世纪佳缘、聚美优品、兰亭集势、维棉、赛龙手机、红黄蓝教育机构等

  成绩单:

  在他投资的30多个项目中,有些已经上市(世纪佳缘,2007年投资,2011年NASDAQ上市),或启动上市程序,有些正在做上市准备,有些则完成了第二轮、第三轮融资。据估算,这些公司的总估值已经远远超过10亿美元。

  天使看天使:

  Ÿ 天使投资是一切新产业的源动力的另一极,第一极是科学家,第二极就是投资人。

  Ÿ 有爱和付出的情怀和情结、拥有信任他人的素质和能力、对人有信念才能做天使投资。

  Ÿ 天使阶段只有梦,没有数字,所以只能看人。

  Ÿ 天使投资的项目绝大部分都是失败的。

  Ÿ 天使投资不是慈善。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