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5月 > > 曾李青:一半是天使,一半是老板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曾李青:一半是天使,一半是老板

  曾李青个人档案:

  出生日期:1970年

  毕业院校: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通信学士)

  工作经历:

  1993年至1999年,就职于深圳市电信局

  1999年至2007年,任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及COO(首席运营官)

  2007年5月至今任德迅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

  主要投资项目:淘米 、第七大道 、呈天游 、太美、 快播、天趣、淘乐、成都云创新科技

  我的“最爱”和“最不爱”:

  Ÿ 只投两类:前腾讯员工+熟人推荐;

  Ÿ 根据我的经验,有很多情况下不能进行投资:1.富人二次创业;2.大学生没打过工就直接创业;3.夫妻公司;4.单一股东太大,创业团队的能力覆盖有明显缺陷;5.创业者很自负,认为自己比马化腾还强。

  出手逻辑:

  Ÿ 只在我熟悉的、细分的行业做(比如网游),没有经验的就不投;

  Ÿ 我的投资规模更大,一般从200万~1000万都有;

  Ÿ 我们过半的项目都是联合创始的,其中相当多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是我,有点像我带着他们创业;

  Ÿ 我们一般只投最早的一轮,后面不会再跟投;

  Ÿ 如果你拿了别人的钱就不要拿我的钱了。而且我们投的钱只够你这个公司干一件事情,如果不成功就要关门,第一件事情成功了以后才有可能讨论来干第二件事情;

  Ÿ 不投单人,只投团队组合:“产品+技术+市场”经典三人组;

  Ÿ 为创业者提供全方位服务:给钱+培训+生活帮助;

  Ÿ 投资的项目从网络游戏到在线视频,从移动互联网到虚拟社区。

  Ÿ 通常是第一大股东,首次投资占股比例在25%~35%,不控股。

  给兄弟们的建议:

  Ÿ 就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以最快的速度静悄悄地迅速占据市场。

  Ÿ 就是建立一个巨头不可能像我们这样布局的战略,要做小而强、小而巧的事。

  Ÿ 就是做一些大公司不太关注的细分市场,自己就能够很好地活着。

  Ÿ 我们还有一个要求,叫“两层创业股东”:即第一层是核心创始人,第二层是一些创始员工,他们虽然不是核心高管,但是最初创始员工也要是第二层的小股东,企业要想吸引并留住人才,就要有利益锁定机制。

  兄弟连:

  拉特兰、快播、淘米网、呈天游、贝瓦、盛游网络、云创新科技、广东卓越教育等。

  成绩单:

  淘米网2007年投资,2011年上市;第七大道投了200万,2011年卖给搜狐畅游获得1个亿。

  天使看天使:

  Ÿ 天使投资具有很早期、高风险、高回报的特点,必须具备对行业的深入了解和从业经验才能做好投资。

  Ÿ 天使投资丰富了企业融资的方式,增加了年轻人实现创业梦想的机会,让整个行业的发展更健康和活跃,对行业是一个有效激励。

  Ÿ 美国的天使投资覆盖的范围更广泛,资本聚集和散去的速度更快,十几年就出一批新公司。中国的天使投资大部分在TMT领域,行业竞争很激烈,巨头进入的速度快,创新企业的产生速度慢。

  Ÿ 天使投资成功与否的标准关键在于能否培养出优秀的企业和企业家,其次是自己做得是否开心和快乐,最后是能否获得社会对自己的尊重和认同。

  Ÿ 刚开始做天使投资的时候做好要交几千万元学费的准备,一旦做好了回报也可能非常高。

  Ÿ 做天使投资有三分之一是在做慈善公益事业。

  Ÿ 做天使投资,过程比结果更重要,无论在任何过程当中,永远保持内心的平静和快乐最重要。

  这位前腾讯联合创始人的投资原则是,双方一定要互相认可,你不认可我,可以找别人去。

  文/方浩 摄影/王磊

  连续两年入选《创业邦》“30岁以下创业新贵”的力美广告创始人舒义,业余时间也是个天使投资人。几年前他在武汉发现两个1988年出生的大学生创业者,觉得人和项目都还不错,就投了一笔钱进去。去年的时候,曾李青的德迅投资有限公司投了一大笔钱进去,这两个“小朋友”很快被两家中国互联网领域经常打架的著名公司同时看上,纷纷拿出几倍高价进行收购。

  曾李青不为所动。这两家著名公司和他都有过不同类型的“交集”:它们是腾讯和360,曾李青是腾讯的联合创始人,而360则是腾讯的著名“战友”。曾李青说,“我都拒绝了他们,但拒绝的态度显然本质不同,与腾讯之间好协调,自己人嘛。”

  显然,这两个1988年的创业者并非出自腾讯系,曾李青给出的解释是,腾讯的员工肯定是首选,但也不排除熟人推荐的个别项目。曾李青之所以敢出巨资押宝两个初出茅庐的年轻创业者,很大程度上是看中了他们的技术能力。“但产品一般,管理更是成问题,”曾说,“所以,既然接受我的投资,就要做彻底的调整。”首先是产品方向做了较大的改变,其次是曾李青空降了一位职业高管。

  这符合曾李青一贯简单、“粗暴”的投资风格,他见创业者,首先会提醒对方,如果接受我的投资,就要有做好职业经理人的心态。“我出钱,我就是老板,你可以不同意,找别人去拿钱好了。”事实上,曾李青对待媒体的采访要求也是类似风格。

  幸好,来找他的大多是其在腾讯的手下,对这个老板的个性知根知底。贝瓦网创始人杨威曾是腾讯市场运营部门的负责人,正好是曾李青当年的直属部门。“我创业的时候有几位天使在里面,后来曾总是我聊天之后决定投的,太熟悉了,互相判断起来根本不需要时间。”杨说。[page]

  腾讯情结

  曾李青只认腾讯出来的员工,并且以互联网为主,是交了学费之后迫不得已做出的选择。2007年,曾在获得了腾讯“终身荣誉顾问”这个称号之后,揣着巨资开始了新的生活。在最初几个月,他整天宅在家里,不是看电影,就是玩游戏,在彻底释放之后,他玩起了投资。

  “一开始我不想做与腾讯的业务相冲突的事情,所以最初两年的投资都是在非互联网领域,什么农业、消费等等,结果稀里糊涂赔了几千万,”曾激动地说,“后来总有人问我,为什么又玩互联网啦?我说我经过了血的教训啊,别的咱还真不懂,还是老老实实地做回本行。”

  做回本行就要面临两个问题:第一跟谁合作;第二如何面对腾讯。在经过了最初那段不成功的投资经历之后,曾李青还是觉得腾讯的人最靠谱。“以前有人说过,惠普的员工长得都一样,腾讯的其实也是如此。”曾李青说。

  “以开会为例,与来自非腾讯的创业者开会,我有时会感觉踩不到点上,开了半天不知道解决了什么问题,”曾李青说,“但腾讯出来的员工不一样,当A说了1之后,B就会想到3,C就会提到5,这就是腾讯的文化,那不是跑题,那是真正的头脑风暴。”

  所以,把那些从腾讯出来的兄弟聚拢过来,就成了曾李青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我不会主动去挖,都是他们有了创业的想法、离职之后来找我的。”一开始曾李青也有点不好意思面对自己一手参与创办的老东家,但后来想明白了:如果我不投他们,也会有人投他们,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能投?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一个在中国互联网创投圈被提及了无数次的对话是,投资人见创业者的第一句话总要问:将来如何面对腾讯的竞争?这个问题也是曾李青和他的兄弟们要面对的。

  “首先,一上来就说比马化腾的产品感觉还牛的人,我坚决不投,这是扯淡,”曾李青说,“其次,我不投太有理想的平台型项目,这是自杀。”在曾李青看来,至少要从树干层面上绕过腾讯。

  但现实是,腾讯还会关注树枝和树叶。曾李青现在的名片上有三个身份:深圳市德迅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腾讯科技控股公司联合创始人,剩下一个,就是上海淘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淘米创始人汪海兵是曾李青视作最具代表性的投资:汪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然后进入腾讯担任产品经理,并得到快速提升。创业后拿到曾李青的投资并快速上市。

  曾李青“独门投资秘笈”可以浓缩为三个词:快,小而强,细分市场。尤其在起步阶段,就要像鬼子进村一样,悄悄地,快快地。

  对于快,曾李青的理解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以最快的速度静悄悄地迅速占据市场。淘米创业的第一年,曾李青就要求汪海兵比“快”,外面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连曾李青自己的人也不知道。“最可怕的敌人是黑暗中拿着利器和利剑的人,所以要很迅速、很安静地进入市场。我看淘米现在所处的领域竞争就很激烈,巨头也想进入这个领域,但淘米已经上市了,初步建立起了自己的地位。”

  而避免巨头注意的最好办法,就是找到小而巧、小而强的事情,因为有些事情巨头公司在整体上不可能跟着你去做一样的布局。“还是以淘米举例,最开始围绕淘米的品牌建设、线下电影展开布局,而对腾讯来说儿童游戏社区只是其规模业务的一条线,如果在这条线上还要展开,它的组织能力和组织结构就会庞大而复杂。所以,创业公司要做小而巧的事情。”曾说。

  光小和巧还不行,还得能活下来,毕竟,对于小公司而言,生存是第一位的。“我为什么投了很多网游公司,就是这类公司即使上不了市,运营得好也能盈利,股东也能分红,所以我不担心上不上市这个问题,”曾李青说,“即使不赚钱,就像雷军所说,只当做慈善了,何乐而不为呢?”

  而且,曾李青的“慈善事业”,还是建立在老同事、老部下的基础之上,这让他有时做起事情来“不按常规出牌”。与大多数天使一样,失败是永恒的主题,曾李青也不例外,他既能遇到汪海兵这样的幸运星,也会面对不太走运的“倒霉蛋”,用曾李青自己的话说,创业的成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所以,当有腾讯出来创业的兄弟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有时会友情资助一下,曾李青的办法是“转岗”:来,哥们,那有个不错的生意,你先去帮我打理一下,也换换心情。一旦有好的机会,曾李青又会将其放入新的战场。

  “腾讯是大家的纽带,这样做是应该的。”曾李青说。[page]

  一半是天使,一半是Boss

  去年有一家企业,因为内部矛盾问题不得不就地散伙。曾李青的德迅之前为这家企业投资了900万元人民币,关门的时候账上还有400万,这就意味着,500万打了水漂。究其缘由,还在于人。

  早先与这支团队谈判的时候,本来有一位老大,可是签完协议,这个老大并没有来,最终导致团队群龙无首,内斗不断。“这个事给我的教训是,以后签完协议如果不是原有团队来做的话,那我就有撕毁协议的权力,这个问题事先我们是要讲清楚的。”曾李青说。

  据说曾李青曾给自己立下原则,有几种人在多数情况下是不能投的:1.富人二次创业;2.大学生没打过工就直接创业;3.夫妻公司;4.单一股东太大,创业团队的能力覆盖有明显缺陷;5.创业者很自负,认为自己比马化腾还强。当然也有破例,比如前面提到的两个1988年出生的大学生创业者,但这两个人的特殊性就在于他们已经把事做出来了,有了判断的基础。

  “我们投的钱只够你这个公司干一件事情,如果不成功就要关门,第一件事情成功了以后才有可能讨论来干第二件事情。所以,我们只给创业者一次机会,创业者要对这个事情最专业才行,不成功再去转型还不如直接关门。”曾李青说。

  但是,曾李青这种“近亲繁殖”的投资方式,最容易遇到的问题就是腾讯的兄弟创业如果失败了,作为投资人和老领导的曾李青怎么面对。“这个不用我提醒,他们心里非常清楚,如果拿着我的钱、靠着我的帮助还不能成事的话,拿别人的钱想成功更难。”曾李青之所以这么说,原因是他不仅出钱,还出力。

  他给创业者的全方位服务是:给钱+培训+生活帮助。

  德迅对创业者的帮助主要有几方面:每半年有一次会议,所投50多家公司的CEO、高管见面沟通探讨,可以相互交流学习。像2010年淘米网CEO汪海兵的发言,很多人都觉得收获很大。另一方面,促成体系内的公司密切合作,尤其是游戏产业上下游之间的合作。曾李青也会给他们战略、产品、定位方面的意见,但也坚持一条,他们是创业者,曾李青们只是导师,命运由创业者决策,要为公司的生死负责。对于小公司来说,曾有一个原则:公司第一款产品没做好之前,我们不和他谈任何事。

  另外,德迅在内部建立了一套针对创业公司的完善培训体系,对创业者每季度安排一次培训,这一点非常独特,因为曾李青发现很多创业者需要一些基础训练。德迅有专门的培训教室,建立了一个学习与发展中心,每年花几百万在培训体系上,培训内容包括领导力、管理和业务等,都是免费的。同时,德迅还会给创业公司提供生活上的帮助,像2011年给应届毕业生提供了400多个床位的集体宿舍,还安排免费班车,有4个人的HR团队帮助被投公司招人和做人力服务。

  最后就是帮助创业者建立起自己的管理架构和管理能力,很多创业公司的创始人都不太有管理经验,如果团队不太强我会帮他们找人。另外,后续融资的时候,我会帮他们去和VC谈,像淘米网就是我代表创业者和启明创投谈具体的细节。

  “但我们和创业者的关系处理上有一个说法叫:密切沟通,保持距离。我们更多是在董事会层面发挥作用,但是要密切沟通。我们希望更像是一个老师,不断给他意见,同时我们也会定期要求看他们的财务情况。”曾说。

  但一个现实是,曾李青所投的创业者中,几乎没有叫他老师的,更多的称呼是“老板”。 曾李青经常说创业者有两种心态:一种是投资人是老板,他们是创业者;还有一种是他们是老板,我们仅仅是投资者。“其实,我们更希望创业者有职业经理人的这种心态,不要天天觉得自己是老板,因为我们对行业很了解,能够对他们有较好的帮助。”曾李青说,但这并不代表创业者只是为德迅打工,他也是重要的股东,只是在有些项目中,我们投的钱多一点,是第一大股东,但并不控股,一般首次投资占股比例在25%~35%之间。

  比起一般的天使投资人,曾李青的投资规模更大,一般天使投资人投个几十万、一两百万就顶多了,德迅从200万~1000万都有。而且曾李青都是从发起那一刻就开始投资,往往是项目的Co-Founder(联合创始人)。

  目前,德迅过半的项目是联合创始的,其中相当多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是曾李青,“有点像我带着他们创业。但不能因此叫控制型天使,像我们的网游项目,钱全都是我投的,是第一大股东。如今资本的力量在加强,创业者的力量相对在减弱,现在只要有风险投资进入的项目,创始团队拥有控股权的在减少。”

  德迅的投资金额,跟机构和基金的投资规模在一个数量级上,因为曾李青可用的现金比较多。据说德迅投资基金的钱全部是曾李青个人的自有资金,也有人找过来说放一点钱进来做,但曾不想有压力、被考核,希望自己生活轻松点。“今天高兴了就多投点,不高兴就不投了。我觉得天使投资应该在这种状态下是最好的,如果从外部募集资金来做,就得有各种承诺和回报,就很麻烦,毕竟天使投资是一种艺术,不是科学。”

  曾李青认为,天使投资成功与否的标准有三点:能否培养出优秀的企业和企业家是惟一标准,其次是自己做得是否开心和快乐,最后是能否获得社会对自己的尊重和认同。

  “我做天使投资的目的主要不是想赚钱,而是想打发时间,纯粹是为自己找份工作,顺便做得好能赚点钱,有份工作干、对社会还有点贡献。”从现在的情况看,曾李青做得很成功:比如淘米网上市之后,德迅三年前总投资额600万左右,但上市时总市值3亿多美元;第七大道两年前德迅投了200万,2011年卖给搜狐畅游,德迅获得1个亿的回报。“光上税就有2000万元人民币。”曾李青笑着说。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