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5月 > > 吕谭平:从硅谷投到北京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吕谭平:从硅谷投到北京

  吕谭平个人档案:

  出生日期:1957年

  毕业院校:英国伦敦大学帝国学院(计算机科学学士)

  工作经历:

  1988年与柳传志共同组建了香港联想

  1997年成立华美科技创投

  2000年成立翱科创投

  2005年同数位合伙人共同创立新的创投基金——Startup Capital Ventures

  主要投资项目:清科集团、易车网等

  我的“最爱”:

  Ÿ 创业团队的素质;

  Ÿ 市场机会(潜力);

  Ÿ 项目的创新能力(技术含量)

  出手逻辑:

  Ÿ 所投项目里一类是以经济回报为目的型,另一类是需要自己帮助经济回报不是主要参考指标的项目;

  Ÿ 倾向TMT(Technology、Media、Telecom)领域的投资;

  Ÿ 反对签对赌协议,不信任就不要投;

  Ÿ 了解美国天使投资,投资超过50个美国项目。

  给兄弟们的建议:

  Ÿ 创业者想清楚,为什么要创业、凭什么去成功;

  Ÿ 创业团队的规模也不适合太大,2~3个人比较合适,同甘共苦很重要;

  Ÿ 创业者要有足够的责任心和使命感,不花上5~10年的时间很难做出真正成熟的企业;

  Ÿ 投资人的决定并不完全代表这个项目行还是不行,创业者自己认定了创业就不要放弃;

  Ÿ 越是透明和公开的创业者,越容易得到信任。强大的事业心,足够的自我投入,才能换来天使投资人的更多投入;

  Ÿ 创业初期融资太多未必是好事;

  Ÿ 企业如果基础不扎实而快速获得大量资本,未经波折地成长,可能置企业于更大的风险中。

  兄弟连:

  中国:清科集团、易车网等。美国:主要投资硅谷企业,50多个项目。

  天使看天使:

  Ÿ 真正的天使投资是对企业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

  Ÿ 想挣快钱的人不适合做天使投资;

  Ÿ 天使投资人和创业团队之间是一种双向匹配的过程,价值观匹配是最核心的要素;

  Ÿ 合格的天使投资人要具备三种素质:一是期待有回报但能输得起;二是要有不断更新完善自己的动力;三是要有足够的时间投入;

  Ÿ 天使投资人给予一个创业团队的资金并不是最重要的,向团队分享创业经验、为团队配置不同的资源、提供所需的人脉、配备关键的团队成员、与团队一起研讨战略,是更具实际意义的财富;

  Ÿ 做得好的天使投资人在某个案例上创造几百倍的回报率很正常,通常来看,平均回报率也有十几倍;

  Ÿ VC接盘时占股太多不好,给创业团队占大股的机会他们才有足够的积极性。

  创业最不可取的是急功近利,不花上5~10年的时间很难做出真正成熟的企业。

  文/李晓艳 整理/王莹

  提起吕谭平,可能很多人的印象是清科集团副董事长、香港联想的创办人之一、柳传志的老搭档。其实,他还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天使投资人。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他就开始了在美国硅谷的天使投资,到2005年为止,大概投了50余家公司。内地也投资了包括清科集团、易车网等在内的多家公司。“作为天使投资人,我希望利用自己先前的管理经验、创业经验来帮助那些有创业心、事业心的年轻人。在我看来,无形资本的投入对创业者更富有长远意义。”吕谭平这样表示自己坚持做天使投资的决心。[page]

  15年天使投资+风险投资

  1997年离开香港联想后,吕谭平怀揣2000万美元在硅谷创立了华美科技创投公司,这也是国内当时第一个专注于硅谷及中国高科技投资的创投基金。2000年,吕谭平又成立了第二个创投基金——翱科创投,主要投资软件设计和芯片设计等初创公司。2005年,吕谭平与硅谷银行前董事会主席兼执行总裁丁毅(John Dean)及其他数位合伙人共同创立了一个新的创投基金——Startup Capital Ventures,该基金重点投资于硅谷及中国的初创公司。

  一边做创投,一边做天使投资,吕谭平这些年积累了丰富的投资经验,投资的多个项目也通过上市或并购为其带来了可观回报。

  谈到国内正蓬勃兴起的天使投资业,他认为,中国真正的天使投资人还比较少,最近三五年,很多商业上已经成功的人想通过这种渠道来影响和指引下一代,虽然在增加,但还远远不够,投资失败的案例也很多。但是,如果一个成功案例可以覆盖十次失败的话,那么天使投资对社会的意义仍然很宝贵。“很多人都可以做天使投资,但真正合格的天使投资人要具备三种素质:一是期待有回报但能输得起;二是要有不断更新完善自己的动力;三是要有足够的时间投入。这样的天使投资人才能满足中国资本市场的长远需求。”

  在硅谷,天使投资通常是已经创过业成功之后的人士回馈社会的一种渠道,比如美国一些大学会邀请这些成功的创业者来学校作讲座,或是有的学生请教授提供一些经验或是介绍人脉。“于我而言,我更青睐专业与我相近的创业团队,因为能让我比较感兴趣的不仅是给钱,而是给予更多经验的分享。”

  与VC投资相比,最早期的天使投资对企业来讲可谓是雪中送炭。“做VC一般要投入5~10年,做天使投资则要投入10~15年,才能见到真正的收益。比如我所投的硅谷项目,投了3~5年后才去拿VC基金,这期间要给予企业连续的指导,包括财务、团队、营销等。短平快的投资模式并不适合创业,想挣快钱的人也确实不适合做天使投资。”那么,从没有经验到一个成功的风险投资人要交多少学费?“两千万美元,就是你赔够这个数,就等于对这个行业有相当深入的了解。”[page]

  “人”最大

  吕谭平投资的企业不仅涵盖中美初创企业,更涉及TMT领域多个方面,这从他创立的多个创投基金的投资领域可见一斑。他认为:人+市场机会(潜力)+创新(技术含量)是创业成功的必备,创业团队的素质最重要。

  “选对人才能做成企业,天使投资人要想赢就要选对团队。在我看来,天使投资人和创业团队价值观匹配是最核心的要素。如果创业团队的素质和价值观没问题,即使商业模式有问题,也有潜质进行调整和完善。市场是动态的,在不断变化,选对人才能适应随时变化的市场。”

  创业最不可取的是急功近利。“不少创业企业想在很短时间内就把公司做上市,我不认同这样的想法。创业是很实在的,创业者要有足够的责任心和使命感,不花上5~10年的时间很难做出真正成熟的企业。天使投资人与其盲目地把时间和金钱投入到10家只为圈钱的企业上,还不如去发现一个有耐心、有事业心、长远发展的团队。”

  15年投资下来,吕谭平还发现了一个规律:一个创业团队从第一次形成融资的想法到最后公司上市或转卖,获得成功了,公司最初的想法和最后的结果差异往往很大,甚至商业模式也完全不同。在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中,创业的走向更取决于创业团队的决策。

  “我们在投资一家公司以后,无论发展情况是好还是坏,我们都希望帮助他。如果创业者报喜不报忧,问题就会越来越大;如果很真诚地沟通,还可以一起想办法改变。我们不是投了钱之后就不管了,也不会把企业管死,而是从旁协作,利用人脉关系和管理经验来帮助他。但是创业团队的规模也不适合太大,如果人太多,思想就不容易统一,一般2~3个人比较合适,而且成员能够同甘共苦很重要。”

  在吕谭平看来,创业者和天使投资人也是一种双向选择的匹配过程。“越是透明和公开的创业者,越容易得到信任。因为天使投资人很容易发现,创业者是为了圈钱还是想做一番事业,也能够判断出创业者是否愿意沉得下心做事业。相应地,创业者也要多了解天使投资人,看是否公平,避免出资和占股不对等。所以,在投资之初,我们经常建议创业者想清楚,为什么要创业、凭什么去成功。梳理好这些问题,是对创业的理性规划,也是后期成功与否的基础。

  追求共赢

  “共赢”是吕谭平一直追求并遵循的投资理念――赢在天使投资人与创业团队之间,赢在天使投资人与后续接盘的VC之间。

  天使投资人要与创业团队建立“良师益友”的关系,而非简单的“监工”。专业化的投资者由于懂行业,更易与创业者沟通,更有能力运用自身的经验辅导企业成长,建立更加密切的合作和战略关系。相应地,有责任心和事业心的创业团队也应该树立“向股东负责”的基本原则,认识到股东和管理团队利益的一致性,相互信任,坦诚交流;通过交流,还可让投资人及时了解企业的需求,并利用其优势提供有效的帮助,提高成功的机会。

  “当然,并不是所有天使投资人的判断都是对的,一个基金不投你,也许有很多原因,投资人的决定并不完全代表这个项目行还是不行,你自己认定了创业就不要放弃。当年Google、亚马逊的创业者所找的第一笔投资都没有成功,而他们坚持下来,做出了非同一般的成就。”

  关于后面VC的接盘,天使投资人与VC的良好合作基于双方对项目的理性估值。但这里存在一个两难问题,或者说是对天使投资人的不公平:由于天使投资人曾与团队同甘共苦,所以,当企业再次遇见困境时,比如没钱发工资了,在没有别的求救途径时,公司往往再次转向天使投资人,而基于半个创业者的角色,天使投资人也通常会再投钱进去。这样就很难避免出现VC压天使投资人的情况,VC对天使投资人的苦劳未必认可。所以,创业公司在后续融资挑选VC时也应该慎重考虑,判断某家VC是否相对公平,管理建设的整体规划是否合理,避免VC压过天使投资人之后又压创业团队。

  在选择VC这个问题上,天使投资人可以就融资多少、占多少股给团队提供建议。吕谭平的建议是:只有创业团队占大股,他们才有足够的积极性。“我比较反对签对赌协议,所谓“对赌”,很容易变成一种内耗。如果不信任就不要投了,既然投了最好选择信任。沟通的最终目的就是使双方在合作中不断调整心态,找到最佳的合作切入点。”

  (本文内容摘自《我为什么要投资你》,作者李晓艳)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