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5月 > > 凤允雷:喜欢“虐待”创业者的天使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凤允雷:喜欢“虐待”创业者的天使

  他通过介入所投企业,了解行业,顺着行业继续在业内投资。

  文/刘恒涛 摄影/黄更生

  在北京东四环外的梧桐餐厅,我们见到了前程无忧创始人凤允雷,他现在是一位天使投资人,从2007年离开前程无忧开始到现在,他投了20个左右项目,花出去1000万美元。这家做“创意中国菜”的主题餐厅就是他投的。

  “我们这个餐饮在东边还是挺有名的,你去大众点评网,我们基本上都在前十名左右的。”凤允雷说。

  2011年,凤允雷和另外三位朋友,一起创办了快创营,一个专注于移动互联网新型应用的创业孵化器和加速器。

  给教练股权,给创业者引导

  快创营为创业者配备了固定的创业教练,教练都是有过创业经验的过来人。教练的任务很具体,就是带着创业团队去完成每个阶段性的目标。“如果只是一个月开个会说一说,我觉得其实对他们实际的帮助还不大,我们是希望真正形成一个运动队教练的概念。”

  教练主要是凤允雷的朋友圈子,快创营现在现在大概目前召集了三十多位教练。凤允雷说,现在教练其实并不难找,“创业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一般创业成功的人不太会去第二次创业。其实很多人愿意作为一个教练,用他以前的经验,帮助更多的创业团队去成功,他自己也觉得是价值最大化。”

  教练和孵化的项目是固定的,并且在项目里有一定的股份。

  “因为你要对他有所激励,一个人管三个团队,他也没有这个激励也是不行的。”凤允雷说,“当然他要愿意投资这是另外的事,比方说他经过三个月孵化出来了,他愿意说我跟进投资,这个也没问题。”

  “一个创业团队刚刚开始的时候,钱当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其实还是一些有经验的创业者,给他们在前期做一些指导。”凤允雷是前程无忧的创始人,对此很有感触。

  快创营投的更早期,所投项目完全以移动互联网为主。

  “现在天使投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所以大家开始往更早期去投,当然更早期风险也会更大。”凤允雷说,快创营针对每个项目投5万~10万美金。

  快创营一共四个发起人,凤允雷和另外三个人,都是很早的同学、朋友。美国著名孵化公司500startups是快创营的基金LP之一。

  到目前为止,快创营现在投了两个项目,一个是滴博,一种移动的微问答模式。

  “比方说我一会儿要去机场,想看看现在机场高速堵不堵,我就发个问题,我们就会搜索前十个最符合他条件的这个用户,把这个问题发给这些用户,给他反馈。”

  另一个是个人健康管理公司,把他们的“健康4+1”应用下载到手机之后,可以用来管理个人运动和热量摄入,还有一点社区的概念。凤允雷说,这个项目的教练,是谷歌的前亚太市场总监王怀南。这个项目也被另一个孵化机构飞马旅看中了,对方可能也会做一点投资。

  某种程度上,快创营风格和凤允雷之前的投资很相似。之前做天使投资人的时候,他对企业的介入就很多。

  “我曾经说过自己喜欢虐待创业者,其实那是句玩笑话。投资分两种,有一种是投了以后不管,我是属于投了以后跟创业者一起去关注很多细节,可能对于创业者,给的指导会相对多一些,在具体的一些战略战术这种执行层面,我也会关注的比较多一些。”凤允雷说,他喜欢介入一些所投资项目,提出一些建议。梧桐餐厅的项目,凤允雷就参与了很多,在定位、主题,以及员工的激励政策,都提了很多意见。

  “有些餐厅给员工酒水提成,推荐一些贵的菜品也有提成,我这里坚决不允许。我们完全根据客户的满意度和业绩情况来给奖金,说企业文化也好,管理模式也好,这都是很重要的。”

  更夸张的是,2009年,凤允雷还成了自己投资的万学教育的董事长,当时万学已经接受了联想和红杉的投资。

  “其实我进去当董事长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公司头两年发展的非常快,2007年营业额4000万,2008年就接近1个亿,管理有点跟不上了,在这个情况下,联想、红杉说服我过去了。”加上凤允雷自己对教育领域也很感兴趣,天使投资人就成了董事长,每个礼拜他都会去万学开会。

  “我现在参与的主要是教育企业,包括美联和新课标我都参与的相对多一点,因为我是计划在这个方面再继续发展。”在美联和新课标,凤允雷都是董事。每月一次定时碰头,给对方提供一些战略性的想法和日常运营方面的建议。[page]

  通过投资了解行业

  凤允雷做天使投资,已经有五年了。2007年初,凤允雷离开了已经创办了十年的前程无忧之后,他就成了一名天使投资人。

  “其实主要我当时离开的原因主要还是觉得需要寻找一些刺激,因为做天使的好处是你可以接触不同的行业,了解不同的人,这个是蛮有意思的。”凤允雷说,从1998年开始到2007年离开,他已经在前程无忧干了十年,觉得缺乏激情。

  “我当时给自己定的方向就是成为一个天使投资人,希望通过我的经验能够多帮助一些创业团队,少走弯路,尽快获得成功。”

  那个时候,凤允雷正在办移民,差不多一个月在新加坡,一个月在北京,正好适合做天使投资人。

  移民结束以后,凤允雷就基本上长期待在中国了,时间长了以后他发现,自己还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尤其是新加坡移民前后,他发现,所谓的享受生活真的是一件没意思的事情。

  “比方说我当时在新加坡闲着,买了一个游艇,基本上一年大概去一到两次,就闲置在那儿,光养船一年大概也得50万。你可能有了钱以后会去做一些享受生活的事情,但是这个不是主要的。我们一方面在有限的时间内要尽可能的享受生活,除此以外还是希望能够怎么说呢?帮助中国更多的企业能够获得更大的发展。”

  做天使投资第一个项目万学的时候,凤允雷还没正式离开前程无忧,但实际上公司高层已经开始做准备了。

  通过朋友介绍,凤允雷认识了万学教育的张锐,谈了半个小时就决定投资了。

  “当时吸引我的一点很简单,考研已经打成了一片红海了,大家都在拼价格,但是当时张锐提出来一个更多增值服务的产品。这个产品非常贵,但从设计理念上我觉得是可行的,当时的价格是 6980元,现在已经涨到了1.5万,需求依然很强劲。我就是因为他在产品方面的这种革新加理念,再加上我觉得这个人充满激情,同时在教育产品上面有很多独特的想法。”2011年1月份,DCM对万学投了大概两千万美元的投资,也是半个小时决定的。

  “我为什么非常看好中国教育行业呢?有几个原因,第一,经济发展了,人越来越有钱了,父母舍得在教育上做投资;第二,现在都是独生子女,谁都不想自己的孩子在教育方面落后,家长不惜代价;第三,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互联网要面对的是全世界的竞争,但是在教育领域,竞争压力没有那么大。”

  通过投资万学,凤允雷加深了对教育行业的理解。在教育领域,凤允雷还投了美联英语,一家主要在二线城市做英语培训的培训公司,营业收入已经超过两个亿。他还投了一家叫新课标的上海公司,主要做做线上的中考和高考辅导。

  “线上培训一定是未来的方向,包括像什么学而思,学而思你看他们对互联网教学这块也是非常重视的。”

  2007年底,一个朋友要开个餐厅,凤允雷出于个人兴趣,投资了一点,就是现在的梧桐餐厅。

  通过这个项目,凤允雷对整个餐饮业的运营,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也熟悉了这个行业,他发现餐饮行业里边,只有快餐才能够真正规模化地发展。了解了餐饮,凤允雷投资了台湾餐饮连锁吞云小莳,2011年10月,吞云小莳进行了A轮融资。

  “投资吞云小莳是因为我对餐饮行业也了解了,知道大概哪种餐饮模式是能够规模化的去发展的。”

  凤允雷的天使投资,金额从几十万到上百万美金不等,早期他投资行业比较杂,他投资过一个做B2C做宠物食品的魔友,大概现在一年营业额也差不多三个亿。还投了卢米埃,一家影院投资管理公司,主要开发比较富裕的二线城市院线。

  “因为我觉得随着中国消费的增长和文化生活的逐渐提升,看电影的人会越来越多。”

  他对中国教育培训很感兴趣,以后的投资也许会往这个行业倾斜,他现在正在计划专门成立一个投资中国教育行业的基金。[page]

  从贝恩学到的方式

  “很多项目,我们当时做没有尽职调查,大概做做就得了,坦率地讲,像作为孵化器这么早期的,那真是没什么可调研的,因为什么都没有。”凤允雷说,他投资的很多项目,都是朋友介绍的。

  至于投资风格,凤允雷说,他受自己在贝恩咨询公司时的老板甄荣辉影响比较大。在创办前程无忧之前,凤允雷作为贝恩咨询公司中国第一个本地员工,可以直接跟大老板甄荣辉对话。

  1998年,凤允雷准备创办前程无忧的时候,其实是很纠结的。当时他在贝恩本面临两个机会,一个是出国读MBA,一个是创业。贝恩的老板甄荣辉支持他创业,并成了他的天使投资人。1999年前程无忧做了一轮融资,这个时候甄荣辉才离开了贝恩,加入到前程无忧担任CEO。

  “我在他身上学了很多东西,在做事做人上,都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凤允雷说。

  凤允雷记得,甄荣辉告诉他,做事情不光要想着赚钱,还要想着给国家和社会是不是能够创造价值,这句话让他印象很深刻。

  “那个时候是在1994、1995年,我听不太懂,也不太信,我想做生意不就是挣钱吗,谈什么国家和社会的贡献?他是不是在说大话?但是他反复地说,包括在做一些决策的时候,真的在考虑这些因素,我发现他是真信这句话。”凤允雷说,后来他慢慢琢磨,觉得是这么回事。

  “你要想做一个事业,前提是对国家或者对社会真的是有价值、有贡献的,如果没有的话,你这个事情是做不大的,这是我后来慢慢理解的。比方说前程无忧,现在营业额应该13个亿了,他帮多少企业解决了招聘的问题?帮多少人找到了工作?这就是他对社会的价值和贡献。这方面是对我人生观是有影响的。”

  包括甄荣辉那一套评测企业的模式,凤允雷也觉得受益匪浅。

  刚去贝恩的时候,凤允雷发现,贝恩每个项目小组跟甄荣辉汇报,他问的问题都能切中要害。

  “比方说我作为啤酒的这个项目小组去跟甄荣辉汇报,一谈完了以后,他在那儿一说,你们下一步的重点应该是在这里,你们这个问题有没有分析,我们都觉得茅塞顿开,然后到下一个项目,他也是,他说这个重点应该是在这里,这个数据有问题,你们好好分析一下。我当时特别佩服他,他怎么跟神仙一样。”

  后来通过跟甄荣辉接触,凤允雷发现,其实是因为他总结出了看问题的几个观点和想法,沿着这几套模式,看任何企业都可以。

  “我们在贝恩非常强调的其实最关键就是两点,一个叫差异化的优势,这个项目到底有什么差异化的优势;第二叫增值,你到底给用户带来什么样的增值,这两点是最核心的关键点。”现在这两点也是凤允雷考量项目的一个重要标准。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