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5月 > > 王江:“业余”天使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王江:“业余”天使

  王江把自己定位成一名业余天使,UCWeb、美团都有他的身影。

王江(中)投资了活力天汇,最后干脆入伙创业

  文/翟文婷

  知乎上有人问,“连长王江是谁?”创新工场的投资经理张亮回帖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王江出差在成都见到一个创业者。此人算是王江所在的航班管家的一个小竞争对手。但因为对方产品做得不错,他就想帮忙,能否给对方找到投资,实在不行就借点钱给对方。

  张亮听后有点震惊。“在中国,绝大多数创业者光想着掐死对方了,别说不愿意帮同行,暗中都不知道会不会诅咒。但王江居然想帮自己的竞争对手?”出于好奇,张亮见到了这位创业者——酒店达人的创始人刘张博。然后,创新工场迅速给了他投资。

  这确实是王江的风格,热心肠。就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帮助朋友,他成了一名天使投资人。航班管家、UCWEB、美团、围脖圈、图书买手、百玩等均出自他手。因为喜欢美剧《兄弟连》里的连长温特斯,他给自己取了个外号叫“连长”。

  把连长带进投资圈的是俞永福和雷军。俞还在联想投资(现更名为君联资本)时,因为有共同的朋友,所以彼此相熟。2007年,俞永福开始做UC,王在华友世纪搞无线增值业务。面对一个既能在手机上浏览网页,又能帮助用户节省流量的产品,他挺感兴趣。两人在一起聊过几次之后,有一天在雷军家楼下的一个咖啡馆里,连长投资UC这件事就被定了下来。

  “我做投资很偶然,之前完全没有一个明确的想法。我根本不懂投资,也不炒股。所以,一直以来我不是一个积极主动、理性的、努力的投资者。尤其是一开始,完全不在行。”他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业余天使投资人,甚至是个不参与利益的“二道贩子”——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了解新项目,所以很多时候都把找上门来的创业者推给其他搞投资的朋友。

  完成人生第一笔天使投资以后,王江觉得有点意思。“不在于投资的钱未来有机会能翻多少倍,这个压根就没想过。只是觉得有机会和一些出色的创业者有一个近距离的交流,过去5年看着UC的整个发展、壮大,你觉得自己不仅是旁观者,这种体验蛮有意思的,我觉得投资就是买一种体验。”

  比如,他经常跟别人分享从俞永福身上听来的一些东西。因为VC出身的俞永福,语言总结能力非常强。“我跟他在交流的时候,他经常会跟我讲一二三四五,未来的行业,三个重要的趋势,在这三个重要的趋势下有五个重要的策略,五个策略下我们基本上分三步走。”王江笑言,形成习惯后,俞永福在生活中也经常总结个一二三。

  王江基本上只投熟人,自认是最符合3F(Family、Friends和Fools)投资原则的天使投资人。甚至都谈不上谁找谁,“就是碰上了。而且投资某种程度上,不仅说我作为熟人去给别人投资或者说投经验。别人创业也是做了一个很不错的事,给我这个熟人一点机会,没准做好了你就有发财的机会。大家是互相在给对方机会,不是单方面给予的。”

  王江第一个创业公司叫岩浆数码,有4个创始人。公司卖给华友世纪之后,其他3个创始人联合又创办了百玩。他投了点钱,众人便将他推到了董事长的位置;一家叫深白天地的公司也拿到了王江的投资,主要做跟语音相关的移动互联网业务。创始人张光明是他朋友的朋友;一个音乐网站yobo.com能让王江掏钱,因为他的创始人和王江是大学同学。

  更有意思的是,王江是亲弟弟王涛的天使投资人,项目叫围脖圈。“家里人想出来自己做创业,这种概率本身就很少,但是如果一旦家里人有这种想法,对他又知根知底,也能了解他的一些状态、性格、特长和不足。为什么不支持呢?”王江说。

  不过,他只投熟人是有原因的。王江目前还是航班管家的CEO,在他看来,这是第一位重要的事情,所以只能花20%的时间来做天使投资。这20%的时间主要是用来跟已有的项目沟通、交流,而不是寻找新项目。

  投资熟人也不意味着他做的事只是爱屋及乌。“一定得是他们做的事情有意义。明条件是对这个人有信任,隐条件是对他做的事是否认可。”据说,张光明曾经是北京宝来车友会的会长,把上万名会员组织到一起。王江说,假如做这个事我就不会投他,看人之后还要看项目。

  他脑子里一直有着行业经验和过去5年对项目判断的经历。这些准备让他在遇到机会的时候,能迅速做出判断是否适合自己,或者适合其他投资人。目前来看,王江所涉足的投资领域还是以移动互联网为主。他喜欢注重产品和应用的公司,而且对于未来趋势比较敏感,不仅仅局限于解决现有的问题。

  但是如果单纯地站在投资的角度,王江并不满足于此。“我可能想投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比如连锁餐饮、设计公司。就好像一些伟大的演员,在总结他的演员生涯时说,我演过50部不同的电影,体验过50个不同的人生。我也希望投50家企业,跟50个形形色色的创业者一起共同成长,这样你的人生宽度就很大了,这个就很有意思了。”但是他又清楚地知道,投资是很严肃的商业命题,创业者其实也在做选择,“为什么开餐馆,就选择你连长来投资呢?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

  所以,王江把自己定位成一名业余天使,甚至不愿意被人过多强调天使投资人的身份。“不专业,所有的项目都不是计划的。就是我脑子里根本不会想,这半年要投什么,在哪几个领域有哪几个项目,从来没有想过。后来所有投的项目,就是恨不得走在路上碰见的一样。”

  而且王江不是一个导师型天使投资人。曾有创业者告诉他,因为获得雷军的投资而得到他的帮助,让他们至少节省了两年时间。他承认,这是雷军、曾李青他们的长项,因为有丰富的战略资源和行业经验,可以避免创业者去犯重大错误,能非常清晰地介入到公司的管理运营当中。“这个我不擅长”。

  虽然在UC、航班管家等项目早期,王江都给予了很多意见和帮助,但是在他看来,投了项目之后,管也没有太大用处。他告诉自己,不能入戏太深。“我去跟他们交流,并不是去指点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而是听听他们想怎么做。我也跟他们说,我的公司最近出现了什么情况,我是怎么判断的,我的困惑是什么?我的喜悦和兴奋是什么?”

  他是创业者,也是天使投资人。所以他把每个投资都当做创业来看,更愿意跟创业者互相切磋。“我会鼓励他、激励他,一起共同面临这些问题。可能有时候我自己也想不清楚,我也不会比他们更高明。实际上你是不能帮助他克服困难的,你只是帮助他提高克服困难的勇气和能力而已。”

  5年来,王江的投资战果基本都在他手机右上角的两个文件夹里,分别被命名为“连1”和“连2”,里面都是冒泡、扎堆、下一站、图书买手等应用。“这在某种程度上就变成一种收藏了。点开一看,琳琅满目的产品,觉得心里很有成就感。”他一边滑动着屏幕,一边笑着说,“主要是跟我有关系。”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