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8月 > > 黄巧灵:宋城利润可能超过整个电影市场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黄巧灵:宋城利润可能超过整个电影市场

  整个电影市场再过五年宋城的品牌也超不过太阳马戏团,但是有几个数据可以超过它:一,演出场次;二,观看演出的人数。

  口述 黄巧灵 整理 翟文婷

  我们跟影视公司不一样,他们上市拿10个亿,拍完电影就没了,在电影院放映半个月,接下来就是零,没有后劲。宋城上市拿了20个亿,用别人110的价格买来土地,用差不多一部电影的投资建一台节目,天天演出,天天有收入。《宋城千古情》一年能够产生2亿多的利润,这样的节目如果我们办10台,就有20亿的利润。如果能够把这个市场抓住,可能会超过整个中国电影市场的利润。

  去年电影投资了将近150多个亿,估计利润回报也就3个多亿。假如一个旅游演艺产业能够超过中国电影市场,那就很有意思了。

  现在排位世界第一的演出团体是太阳马戏团,几十个团,有巡游、驻场;他们还有音乐剧、歌舞剧,水秀、O秀,一年有1000多万的观众。在品牌上,宋城可能再过五年也比不过它,但是有几个数据可以超过它:一,演出场次;二,观看演出的人数。

  我们要做像百老汇那样的演出,不仅仅是“千古情”系列,还有一些国家的舞台精品系列。比如,我们以后会创作改编《红楼梦》,年轻人喜欢的街舞,老年人喜欢的越剧。我对越剧的要求是,年轻人进去一小时也能坐得住;老人坐下去,那个味道和感受也还在。

  我们现在在全国布局,复制《宋城千古情》,但并不是完全照搬,而是要结合当地的文化。三亚有鹿回头、黄道婆、鉴真和尚,丽江有卢沟湖和马帮,九寨沟有藏羌文化、文成公主的故事,等等。我们用艺术表演的形式给它展现出来,每一台千古情就是每一个城市的传奇,都是“给我一天,还你千年”的延续。接下来每年有3个左右的城市会开业,明年是三亚、丽江和九寨沟,3年内会推出9个城市。

  假如宋城是这样——有2000多名演员,20多个剧院,有自己的舞蹈学院、杂技学校,跟上下游的舞台机械、游乐设备、服装制作、多媒体创意等公司结合在一起,那将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化航母。现在宋城是中国旅游演艺第一股,要成为世界演艺市值最高、观众量最大、中国文化航母的这个目标不会变,但是晚实现两三年也没关系。

  外面看到我们准备这么多台戏,跟这么多的旅游景区合作,好像是在铺摊子,是在搞大跃进,其实不然。这是企业发展到这个阶段的必然产物,是在实力允许的情况下,宽松、有节奏地推出这些项目。我们也不会把自己搞得无限庞大。

  最开始的时候,宋城也是在晚上演出。我提出下午加演,搞市场的同事都反对。他们反对是对的,全世界的演出除了单位里请明星来可能安排在下午,一般都是在晚上7点以后。最开始的三个月,平均每天200多观众,每天要亏不少钱,大家都说不能再演了。有时候都闹笑话,300个演员在台上跳,台下就十几个人。现在不一样了。在旅游旺季,宋城白天演4场,晚上演3场,3000多个座位都是满的。

  宋城原来一直都是3800万的收入,利润就是五六百万元。有一天我说,在几年内宋城的收入要达到7000万,利润2500万,下面的五六百人哈哈大笑。当时看那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是现在宋城的毛利率就有2亿元。这就是坚持。

  16年来,我们很认真地埋头做旅游文化产业,只是这几年逢上了产业大发展,我们有了这么多年的沉淀,才开始结合着天时做快速布局。

  现在,我又要把《宋城千古情》放在杭州乐园去演,跟原来一样,大家又笑了。那里是吴越古城,应该演出《吴越千古情》,怎么能演《宋城千古情》呢?我就跟他们讲,《天鹅湖》是俄罗斯的,它一样在上海大剧院演。不要把它看成是一个吴越古城,要把它看成是一个舞台,什么都可以演。

  明年我就要把几百场演出移到那边去,那边坐满以后,在宋城再建一个剧院。中国人太多了,到现在看过《宋城千古情》的人才3000万,有的人还想看第二遍,因为他们看的是很早的《千古情》,现在都不知道改了多少版了。

  以后,宋城也完全可以做实景演出,但是景观要非常好。比如说在赤壁,表现一个战争场面的时候,把真枪真炮搬出来,那就很有意思了。比如,我在三亚已经有一台室内演出了,再探索搞一台室外的。实景演出实际上比室内简单得多,它对演员要求特别低,把老头子扮成小姑娘你也不知道。但是实景演出受天气影响比较大,旅行团提前把票卖出去了,今天要带人来看这台演出,结果下雨看不了,就要赔了。

  我们还准备打造个性化的旅游电子商务网站——独木桥,做一个和携程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我们只卖自己的产品。这个网站独立发展,所有代理费用都是市场化的,这就不存在关联交易的概念了。

  人民群众对文化的需求是巨大的,可是上百万的文艺工作者没有创造出大众喜闻乐见的作品,并不是没有市场。宋城区别于其他文化旅游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草根,我们深深地植根于中国的文化和草根阶层的需求。我投进钱,拿不出回报,我的股票就往下跌,股民就要骂我。所以领导讲我好,艺术家讲我好,没有用。观众的掌声,他们愿意花钱买票,这才是我要的东西,其他一切都不是。“五个一工程奖”也不是我要的,是他们给我的。

  很多地方政府都在拉我们到他们那里搞演出,说给我们50、60个亿,只要去就行,哪怕“骗”他一下子也可以,我们都拒绝了。其实我知道,做到让领导满意是可以的。领导来,我就演;领导不来,我就不演。现在来找我们的人太多了,我根本就见不了。昨天半夜还有两个老板,让我给他们个面子,跟哪个市委书记见个面。还有人要把一个5000亩地的地下煤矿给我们,让我们在他们那里搞演出,上面搞演出,下面挖煤矿,我估计那个煤矿值100个亿。一拨儿一拨儿的人来,都不知道来了多少次。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得心无旁骛,抵制很多诱惑。实际上,跟熊晓鸽、马云、潘石屹这些大企业家比起来,我们什么都不是。我们只是草根,只是在自己认准的一个目标上带着一群人,在外人看起来有点傻、有点疯,在追求那个彼岸。对面是布满霞光的天边,在幽深的深潭上我们架了一个独木桥,就这样走到那边去。路上黑漆漆的,说不定到了对面什么都没有。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