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8月 > > 寻找下一个“Instagram”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寻找下一个“Instagram”

  文 | Jennifer Wang J.W. Jason Daley Katherine Duncan

  他们坚持野蛮创新,他们颠覆行业的模式,他们是行业破坏分子,他们是搅局者

  随着图片分享软件Instagram的推出,数以千万计的人都接受了这个全新的软件,它彻底颠覆了人们对拍照的认识。大名鼎鼎的Facebook得知之后,立刻斥资十亿美元收购了这家只有13个人的公司。与其形成显著对比的是柯达公司,这家早在100多年前就发明了快照技术的公司如今已步入了破产的深渊。在Instagram被收购当天,柯达公司的市场估价已不足8000万美元。

  Instagram彻底颠覆了常规的摄影玩法,革了摄影的命,成为摄影行业的“搅局者”、“破坏分子”。这里所谓的“破坏分子”、“搅局者”其实并非贬义,他们是变革的一部分。他们的创新彻底改变了行业,以至于其他公司任何不合潮流、倒行逆施的作法都将被消费者无情地抛弃。最后这个行业都成为了这家公司的效仿者。

  在餐饮、高清视频、媒体等领域,我们通过搜寻发现了这些行业里的“Instagram”。

  这些公司都对机会的把握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并且始终坚持自己的既有目标,在各自的行业内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革命,并最终取得了成功。

  虽然他们刚刚起步就取得了一点成绩,但他们的创新是否会成为各自行业的标杆,让其他的企业纷纷效仿,使这些创新成为行业内的惯例,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我们现在能够肯定的是,这些企业一定会在各自的行业内掀起一场革命,“破坏”业内原有的商业模式,领导新一轮的创新之战。

  【摄影】Lytro:让普通人欢呼、摄影师恐慌

  正当Lytro的创始人兼CEO Ren Ng在展示他的公司新发明的产品光场相机之时,他发布了一个大胆的声明:“在过去的两个世纪内,光学照相技术从来没有过任何一次革命性的创新。我们的到来,正是要弥补这一不足。”

  在Ng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办公室里,他用笔记本电脑向我们展示光场相机所拍摄的图片,他称这些图片为“有生命的照片”。这些照片可谓多种多样,既有自然风光,也有婚礼照片以及对食物的特写等。这些照片的景深、渲染以及清晰度质量都可与高质量的3D电影媲美。今年2月,第一批售价为399美元的Lytro相机被运送到用户手中(从2011年10月开始他们已经开始接受用户订购),在这批相机售罄之后,他搬到了现在的办公室内。

  然而3D并非最主要的。最让Ng兴奋的是,这些用Lytro的光场相机拍摄的照片,居然在被上传到电脑硬盘上之后仍然可以调整景深、焦距等信息。Ng现场拍摄了一张朋友的照片,照片中这个人伸开双臂,脸被烟雾环绕着。在将这张照片上传到电脑上之后,Ng在照片的各个区域进行各种点击,随着他的点击,照片呈现出了不同的表现形式。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要拍下这张令人惊讶的照片只需一只手进行操作,无需对焦、缩放,甚至无需使用闪光灯,只需将镜头对准目标拍摄体,然后按下Lytro相机上的快门即可。这个相机的外观是一个长方体,机身为阳极氧化铝所制,机身的一头为一块1.25英寸的LCD屏幕,另一头则是一个朗斯镜头。用户可利用Lytro研发的软件将相机与电脑相连,不仅能够对照片的焦距进行调整,甚至还能调整照片的颜色和对比度。

  这项科技是Ng在斯坦福大学读取博士学位研究全光场摄影时的一项成果。Lytro能够捕捉到多达110万条光射线,而在此前,如此多的光射线必须在实验室里通过数百台电子相机以及超级计算机才能被捕捉到。比起把这项技术卖给SONY或是Google,Ng更愿意自己做,In-Stat的研究报告指出,这是一个有着400亿美元规模的市场。如今他们已经得到了来自Andreessen Horowitz以及Greylock Partners等公司5000万美元的投资。

  批评的声音同样也从四处传来,通常集中在屏幕尺寸过小以及PC配套软件缺乏的问题上。但是Ng却选择了继续优化“计算摄影学”以及在线图片分享体验。他表示:“目前有无数令人惊讶的新科技,Lytro正在努力将这些技术应用在自己的产品上,给消费者带来更加良好的使用体验。”此言暗指的是电影级别的特效技术甚至是全息摄影技术。“我们正处在这项技术革命的边缘,我们将为图片拍摄技术带来重大的革新。我们要将这样的产品带给消费者。”

  这项“具有破坏能力”的新科技将给整个行业带来巨大震动。在专业摄影师中,Lytro貌似并不受欢迎。Rob Haggart是《Men's Journal》的前任图片总监以及APhotoEditor.com博客的创始人。他视Lytro为职业摄影师的大敌,认为Lytro将使普通用户有能力通过计算机技术处理图片的瑕疵,从而使专业摄影师的地位受到威胁。他表示:“从自动对焦到电子图片再到Lytro,如今操作相机就像用铅笔写字一样容易。人们在自己会使用铅笔写字的情况下又怎么会花钱雇人写字呢?”

  [page]餐饮】Mobi Munch:让餐饮业创新成本更低[/page]

  流动餐车随处可见,然而去年春天旧金山的一次前所未有的集会着实让流动餐车在众人面前惊艳了一把。在一个周五的傍晚,35辆流动餐车聚集在Fort Mason中心的停车场内,在经过申请程序之后,他们会为海量人群提供各类食品。

  这次集会的组织者的移动餐车就停在这些餐车之中。这是一辆贩卖中国包子的餐车,所用的正是Mobi Munch公司设计并生产的第一辆餐车。Mobi Munch建于2009年,致力于移动送餐产业。他们为这次集会在各个方面都提供了保障,从交通工具到食品材料来源,再到安全许可以及和组织方谈判等。

  据该公司CEO Josh Tang表示,他们的目标是让所有的主厨以及餐厅的拥有者都感觉自己需要一辆移动餐车,就像他们现在认为自己需要一个网站一样。他在自己位于洛杉矶市中心的办公室里表示:“流动餐车是整个饮食行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今这个行业还在不断发展。这个行业从来就没有所谓的规则和标准,但却有众多被错过的机会。”

  Mobi Munch通过制造订制流动餐车开始了对整个行业的革命。他们对流动餐车进行改造,加入了很多新的设施和功能,例如新一代基于云端的POS机系统以及移动发电机等。他们会对经过撞击测试并取得卫生许可的车况良好的新型号卡车进行改造,并将其出租给餐馆,租期最短为一年。如果在使用过程中想要对菜单进行改变,Mobi Munch也能够迅速作出调整,在两周以内就可以对车上的系统进行更新。

  最近该公司上线了他们的官方网站MobileCravings.com,这是一个全国范围内的流动餐车预订系统。Tang甚至还在寻找新的动力系统,以便让车上的移动厨房能够更有效率地进行工作。

  在过去的3年里,Mobi Munch已经成长为一家拥有20名雇员的公司,并吸引了7.8万美元的投资。除此之外,他们还与Red Robin、Rubios、Aramark以及Centerplate等公司签署了合同。

  Tang表示:“我们现在还没有考虑收入增长的问题。”他强调,Mobi Munch的业务不仅能够帮助年轻的厨师以更低的成本建立自己的食品品牌,还能帮助餐馆对进入新的区域进行试验以及展开宣传与推广。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些餐车能够帮助使用者试验更有创意的菜单和新菜品,而且成本较低。

  面对这样的诱惑,谁会有能力拒绝呢?

  [page]【媒体】ADstruc:让广告商和广告位更快找到对方[/page]

  John Laramie时不时就会在曼哈顿骑着自行车转一转,但是2008年,他却想买一辆汽车。他的小型品牌资讯代理机构的一个客户想要在Bed Bath & Beyond商场附近购买一块户外广告牌,于是Laramie不得不在多家商场之间辗转,统计离商场最近的广告牌的数量,查找并详细记录广告牌拥有者的信息。之后,他和多家广告牌代理公司取得了联系,此举让他被淹没在大量的文件以及报价单当中。

  他表示:“我完全不知道这个系统是如何运作的,好像整个行业就是在纷繁的Excel和PDF文件当中工作的。”

  为了改善这一现状,Laramie建立了ADstruc。这是一个在线网站,广告牌的拥有者和想要租赁广告牌的人可以直接交换信息,无需处理那些繁琐的文件,也不用亲自实地去寻找广告牌。在网站建立之后,Laramie意识到,这个市场的规模高达700万美元。据他介绍,全美范围内有大约30%的广告牌都处于闲置状态,拥有这些广告牌的公司损失了数百万美元的收入。

  广告代理商通常都只精于与诸如CBS、Lamar以及Clear Channel等大公司接触,通过他们来寻找广告位。而Laramie发现,一些基于本地的小公司却对如何寻找广告位毫无头绪,一些小地方的广告牌拥有者也面临着无法吸引全国性大公司的尴尬。

  他表示:“假设一个大公司想要在全国所有的棒球场附近的广告牌上投放广告,通常他们都只能找到那些大城市的广告牌。如果一个亚利桑那州的小公司却在当地的棒球场附近拥有10个广告牌,他们又将如何寻找呢?位于纽约的大牌广告代理商是绝不会亲自去当地寻找这些小公司的。而有了ADstruc,他们就可以轻易找到所有城市里的所有广告牌,无论这些广告牌的拥有者是大集团还是小企业。租赁者通过简单的点击就能租下这些广告位。

  Laramie花了3年时间才与Baton Rouge公司签约成功,这是一家位于洛杉矶的广告公司,他们在全国范围内拥有15万5千个户外广告位。他表示:“销售部门以及其他一些部门一直以来都对ADstruc存在抵触情绪,因为我们的存在降低了他们的重要性。但是我认为ADstruc已经领先于这个时代,并且建立起了一个完美的商业模式。未来,你将不再需要Clear Channel、CBS以及Fuel Outdoor等公司,你需要的只是ADstruc。它的前途将无可限量。”

  [page]【旅行】JetSuite:机票价格是对手的一半[/page]

  谈到效率的缺失,在过去的20年间,普通的私人飞机只能乘坐两名乘客,并且飞行距离无法超过1000英里。而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JetSuite公司的创始人和CEO Alex Wilcox则指出,私人飞机应该能乘坐8名以上乘客,并且能够飞越海洋。他表示:“这感觉有点像买一辆房车,去度假两周,回来后仍然开着这辆房车去上班。”

  在Wilcox的世界中,东西都是越小越好。JetSuite现役的13架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生产的Phenom 100型飞机能够为4名乘客提供舒适的旅途服务。JetSuite于2006年成立,那一年Wilcox发现了这种小型飞机,他将这种飞机视为进入规模达140亿美元的私人飞行市场的敲门砖。他表示:“我们研究了当时的市场,发现他们的开销与成本完全不成比例,他们显然在进行工作的时候选错了工具。”

  机体较轻的Phenom最远能飞行1000英里。它是私人飞行业务中效率最高的飞行器,每小时耗油90加仑,而其他的飞行器每小时可狂吞230加仑的燃油。如今飞机的燃油价格已高达每加仑5美元,成为了行业内的第一大开销。使用统一型号的飞机带来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JetSuite的飞行员和机械师能够在公司的任何一架飞机上进行驾驶以及维修工作。

  Phenom和JetSuite订制的优化调度软件也对降低机票的价格产生了影响。他们的机票价格通常只有竞争对手的一半,并且在美国八个州的范围内建立了“SuiteSpots”,其中包括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以及马上就会开通服务的佛罗里达州。租下整架飞机的不限里程价格为3750美元一小时,非高峰时期租赁实行单程价格,例如从奥兰治县到加州的奥克兰,价格为1999美元,可乘坐4名乘客。

  尽管这样的价格仍然偏高,但是Wilcox还是宣称这是一笔值得的交易。他引用了一个案例:他们的一个客户在西海岸沿线拥有多家商场。“他在一天的时间内视察了全部3家商场,并且还能赶回家和家人一起吃晚饭。而选择普通的商业航空公司至少要花费3天2晚的时间。算上他省下的时间以及酒店和其他费用,我们的服务还是很划算的。”

  这样的价值算法最终带来了回报。Wilcox表示:“自从我们开始为人们提供服务以来,收入就以每个月10%的速度进行增长。从2011到2012年度,我们每年的航班数量已经增长了5成,达到了1万架次,而客流量也增长了6成。”

  Tom Peterson是民用客机行业的顾问,同时也是位于明尼阿波利斯的Chartwell Capital Solutions公司的执行总监。Peterson对JetSuite的成功并不感到惊讶,他表示:“5年前,很多人都和Wilcox有着同样的想法,但是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坚持到了终点,只有JetSuite坚持了下来。这多亏了他们的飞机、团队以及他们的商业模式。”

  JetSuite的成功并非意味着他们没有从别人那里学到过什么。最初,Wilcox认为他们的服务能够吸引那些通常坐普通航班头等舱出行的旅客,结果他们的客人中大部分却是那些已经习惯于乘坐私人客机的人,他们选择JetSuite只是因为他们出行的频率更高了。现在看来,JetSuite已经将曾经复杂的私人客机支出收益分析变得十分简单。

  [page]【高清视频】Network Optix:让监控更高清,更快[/page]

  如果Network Optix得到大规模的发展,我们将随处可见更多的监控探头以及员工的丑态。例如最近在Youtube上疯传的一段视频,一个联邦快递的员工在配送一台电脑显示器的时候直接将货品扔过了护栏——相信这个员工马上就要失业了。今年3月,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Burbank公司开发了一个企业视频监控平台,他们承诺这个平台终将完全取代现有的视频监控系统,并宣称他们的技术领先于整个行业。

  公司的创始人兼CEO Nathan Wheeler表示:“这个产品填补了同类产品的空白,他能做到其他产品无法做到的工作。”这个产品具有多项功能,包括能够同时传输不受数量限制的高清晰度视频流,并且传送过程中几乎没有延迟;图片识别和利用多部摄像机进行追踪;在重点区域内对活动进行主动探测;实时缩放,缩放级别可轻易看到汽车牌照号码。

  Network Optix于2009年成立。那时Wheeler是摄像监控行业的一位顶尖的销售人员,正在和Google以及T-Mobile公司签订一份价值几百万美元的合同。一件事一直困扰着他:现在的科技能够让他随时随地都能观看高清的CNN电视,甚至在看牙医的时候也能收到高清CNN,但是当时的监控视频却无法提供高质量的影像。他表示:“高分辨率的视频应该被用来监视和抓捕罪犯。”他很快意识到,阻止监控视频进入高清时代的最大障碍。在于带宽。他解释道:“高清视频是消耗带宽的最大部分。仅仅Netflix一家公司就占用了17%的带宽。”

  他转而向天才解码工程师Sergey Bystrov求助,请求他设计一个“可以飞的独角兽”——他就是这么描述他这个颠覆了整个行业的疯狂想法的。

  2011年,两个人同时辞去了各自的全职工作,转而全心研发他们的第一个产品,H.264。这是一个经过压缩的视频格式,能够有效减少高清监控系统占用的带宽。

  Bystrov设计的平台整合了云存储技术,数据只在需要时才被传送到本地,而不是一次性全部通过光纤进行传输。这个做法解放了整体带宽的压力,能够使整个系统以更加高效的方式进行工作。更好的是,这个不到28M的程序能够在不到20秒的时间内就完成下载,而且该软件界面友好,就连电脑盲也能够熟练操作。

  Wheeler还为这个平台开发了一个小工具。利用这个工具,硬盘录像机、服务器与摄像头的制造商可以对各自产品的软件进行重新设计,这样,三者就能够同时工作了。另外,Network Optix还对他们的软件和硬件进行了捆绑销售,这一作法又重新调整了行业内现有的价格体系。同时,他们还取消了摄像机的年度升级费用,这意味着,使用他们的产品不会产生任何附加费用。该公司还为每一笔销售订单提供4个免费的电子使用授权证书。

  Network Optix今年有望达到收支平衡。Wheeler期望他们在2013年可以成为一家市值为几百万美元的公司,并且这还仅限于现有的监控领域。他的长期目标是利用Bystrov的编码来“改变Netflix现有的视频流技术和Google现有的地图、录像技术,让他们能够工作得更有效率。”

  Network Optix唯一的缺点在于对隐私的保护。但是Wheeler表示:“有趣的是,即使没有Network Optix,生活在现在这个社会,你也会每天被各种监视系统收录200次以上。”如今,你将会被监控系统记录,画面质量甚至能够看到你脸上的汗毛。准备好让监控系统给你照个特写吧! 译 |鲁行云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