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9月 > > 脉可寻:从3分钟到30秒的蜕变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脉可寻:从3分钟到30秒的蜕变

  从大一开始就在美国参加创业大赛,这为王威扬回国创业积累了宝贵财富。

  文 | 曲琳

  2011年底,微博上开始流传一个流言。流言的主角是“脉可寻”,内容是关于它的“云识别”:人们质疑它并非在云端自动识别名片,而是在“云那头”靠人手动录入。由于需要有人在线“接应”信息,你来我往间,天知道会不会出现信息泄露。

  “脉可寻踩雷了。”很多人如此评价。

  脉可寻创始人王威扬在微博上一贯潜水。对此留言,他并非充耳不闻,不过他决定一句话都不回应,潜水潜到底。“争议一直有,断断续续的,我们不去做任何引导,因为我不在乎。我们真正的目标群体根本不会接触到这些信息,我只在乎用户的评价。如果你仔细看这些评论,很多用户其实是在说自己并不在乎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大家的胃口被吊起来了。很多朋友问他:脉可寻到底算不算“云识别”,为什么你一向闭口不谈脉可寻的“原理”?

  “云的概念就是所有服务端的事情都可以交给云,我们在本地没有做任何事,所有的过程都是在云端做的。”他依旧拒绝透露“机密”,“这是我们最核心的东西。这个没必要(让别人)知道。就像你每天会用到一些软件,但你不会去研究它的算法。”

  在脉可寻办公室的记事板上也有个针对员工的“保密协议”。在“最高机密”面前,大家都要谨言慎行。2011年8月,脉可寻参加了“创新中国DEMO CHINA”总决赛,获得“高通-红杉无线专场”的一等奖以及大赛提供的11万美元种子基金,并得到高通等投资机构的注资。此后,这个团队持续做的1件事是,提高识别的速度。为此,十几位负责开发的小伙子们的每个周六都是在加班中度过的。

  “创新中国”赛场上,脉可寻的识别时间长达2-3分钟,目前则是20-30秒钟。在王威扬的计划中,这就像不停刷新奥运记录一样——年底要突破到10-15秒。

  如果把人们对名片识别工具的需求列出前三,王威扬认为分别是:够准、够快、够方便。他也会密切关注这个领域中的新选手。竞品层出不穷,但他并不好奇:“我不知道它们用的是什么技术。也许是你们想象中的‘云’吧。”

  创业前传

  1986年出生的王威扬比看上去稳重。他很早就想创业,也愿意花时间储备创业所需的一切。

  高中毕业后,他到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读本科时接触到全美历史第三悠久的创业比赛,刚上大一就报名参赛,此后“每年都有比赛,每年我都参加。”他的团队有人懂设计,有人懂技术。“我就属于那种提出最初的idea,最后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拼在一起,除此之外啥都不会的人。”

  王威扬上大学时恰好赶上Youtube、Facebook走红的时期,他曾拿着一份“可以对Facebook形成补充”的“商业计划书”去参赛。王威扬清楚记得曾看到1个女孩展示她的产品:一款全天然、豆油制成的指甲油,先涂到手上,然后一仰头喝下去,全场震惊。后来这个女孩申请了专利,拿到资助,开了工厂,在王威扬毕业时她的产品已经卖往全球各地。此外,发明类的产品、公益性质的模式也会拿奖。

  “大学生的想法真是最肆无忌惮的,可能会少考虑其他因素,我们那时候的idea都很夸张,后来发现那时候想的东西在后来都有人在做,而且做得还不错。”

  他带着强烈的“创业欲”毕业回国,立刻启动了1个项目——1个利用互联网逻辑构建的物流产品。十几个同学在上海吭哧吭哧地做起来,王威扬还定了milestone(里程碑,即阶段性目标):拿到天使投资。后来项目没做下去,大家各自去找工作。王威扬进入一家券商,半年后又去投资公司做投资经理,“我是想进创业圈,所以先尽量靠上边一点,先进投资圈。其实进公司前我的idea都有了。进去就是想打探一下情况。”

  2010年中,他决定把酝酿很久的想法付诸实践,组织一帮同学、朋友来做名片识别。他们看遍了当时的同类产品,买了一堆扫描仪回来研究,发现名片识别的事情越做越难:各种背景和LOGO、名片材质、不同排版都要考虑到。有5位兄弟放弃了工作来一同创业,只有他还顶着“投资经理”的title到处跑:“他们说你也辞职吧,我说再待一阵子,这边还有挺多资源可以忽悠过来。”

  后来,脉可寻在创业之初就保持了和VC们的密切关系。“我那段聊过很多风投,虽然产品都拿不出来,即使拿出来也很烂,但是我想听听他们的建议。对他们的帮助,我都觉得很感激。”

  按兵不动的价值

  有人擅长把事业从0做到1,有人则擅长从1做到100。王威扬经历的,无非是从0做到0.5——“因为那些后来都失败了。”最初全职创业的几个战友都离开了。“企业在不同的阶段,可能需要不同的人来推动公司的嘛。可能某些阶段某些人会比较适合,然后到了另一个阶段之后,就需要另外的人来把这个东西再往前拉。”好几次面对技术、市场上的小坎坷时,他都挖到了几位来自大公司的牛人。“我觉得我尤其幸运。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因为我还没有做好储备。”现在他给技术人员开出的工资比业内稍高。

  他曾经思考了好久,是否要把名片识别延伸到商务社区,但后来决定按兵不动,只会在每次改版的时候围绕“人脉信息管理”这个主题做一些新的功能。“他们很多人做得比较激进,吹响的第一号就是商务社区,到现在反而回到了更接近于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我一直在观察,但是看他们尝试后,(觉得)效果一般。”

  LinkedIn是王威扬最喜欢的商务社交类应用,Yammer的发展他也在关注,但是他觉得这些都难以实施:Yammer在中国未必能做起来。因为中国人要么会把它当做即时聊天工具,谈的事与工作无关,要么是根本不爱用。外国人会在即时工具里谈生意,中国人更喜欢上酒桌,氛围不同,所以商业模式的想象空间无法复制。

  别人战略上的变化对王威扬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影响了:“我都知道,但我不是特别关心。现在做App很难啊,每一次改版都会体现出自己的思路,但又不能一下子晒出太多,因为别人会山寨,而且用户本身的接收速度也没那么快。不过还好,从第一天开始做之前,我们就已经把一些问题看得比较清楚了。对我们来说,名片识别永远是第一位的。”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