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9月 > > 邓煜:从Linux到安卓的轮回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邓煜:从Linux到安卓的轮回


  最早的Linux狂人,2009年回归做安卓,瞄准了电视屏幕,他这次能赌对吗?



  口述 | 邓煜 采访 | 刘恒涛 整理 | 朱琳


  我现在的公司叫泰捷视频,公司业务主要是给智能网络电视机机顶盒生产厂商提供整套的软件的解决方案,做内嵌系统。这种智能电视机机顶盒的系统、UI、关键的应用、驱动都是由我们来提供的。通过这个机顶盒,电视机可以通过互联网收看上百个电视台;安卓手机需要装一个安卓的软件,苹果手机则什么都不需要装,就可以充当遥控器来选台。我们还实现了移动设备和电视机的同步,手机、Pad里看什么,通过一个程序就能够在电视上放出来。


  赌安卓、赌电视屏


  我们在2009年下半年准备做电视,当初面临着好几个选择:手机、Pad还是电视盒子?我们团队主要的人员骨干都是从一些较大的智能手机设计公司出来的,都知道做手机竞争非常厉害,不利于我们扎根。而如果单独做移动应用是没有商业模式的,而且要做到很大的差异化才不会被互联网巨头干掉。除非是互联网延伸过来的app,否则很难挣到钱。到目前为止还是这样,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现在挣钱的只有游戏,其他的都不行。2010年的那些app,很多都有上千万用户了,但是都没有赚钱。


  想来想去我们还是决定做TV,毕竟这是最可能被颠覆的屏幕,只是时间长短问题。很长时间以来,电视机和机顶盒一直没有什么创新。而安卓必然是要进来,软件必然是领导整个硬件潮流的东西。我们觉得在这里面先做,可以建立一些优势。


  我们没有指望一下子要做多大,只是感兴趣。我们做这个之前没有做类似于Linux(一种自由和开放源码的类Unix操作系统)或者其他的系统,只做安卓,因为我们看好安卓。其实后来发现Google也很看好这一块,但我们做的比Google TV还要早。这一块方向上是对的。当然市场没有这么快,但我们要在这里先守住这个位置。


  选择电视盒子并不意味着我们放弃了手机的应用,毕竟手机现在对于用户是第一屏幕,但是直接在手机上挣钱可能有些困难。手机应用是完整、加强我们电视产品的一部分。


  从2009年开始,我们的产品打磨了差不多1年半的时间。现在把整个系统和软件授权给厂家去卖。我们的主要客户是亿格瑞、华录等三家,之前他们主要出口到中东和欧洲。2011年下半年我们开始有收入,到现在为止我们主要的收入还是以出口为主。今年2个季度过去了,我们现在都是挣钱的,规模额度还不是很大,量有几百万。


  盒子产品在国内刚刚起步。前段时间亿格瑞刚刚在国内发布新产品,在淘宝上售价998,之后价格可能还会做调整。我们的主要商业模式是通过预装软件系统收钱,但也不排除别的模式,接下来我们会有联合品牌的方式。厂家的品牌下面有我的品牌,我也可以帮他在国内卖这个盒子。


  其实智能网络电视机机顶盒对网速的要求也不算高,只有2兆以上的带宽。如果你家的网络用PC看优酷不卡的话,那用我们这个盒子也不会卡,而且质量比PC要好,因为我们用的芯片有图像增强功能。


  在播出质量上,尽管类似欧洲杯、奥运会等直播没有广电做得效果好,但是现在也不错。像联通、电信的网络都没有问题,但是别的网络就要差一点。


  我觉得国内的市场可能还需要至少2年的时间才会爆发。教育消费者的这个过程,要相当的一段时间才能做到。


  但总体来说还是很乐观。尽管这2年来年轻人看电视少了,但不是电视机屏幕的问题,而是内容的问题。在家里还是看电视方便,不论你是举着手机还是拿着Pad,你抱着个电脑还会发热发烫,而且因为屏幕小,两个人还没法看,比不上在沙发上慵懒的体验。如果你想看优酷,在手机上装个它的客户端,在电视上就可以看了。


  而且,相比起用传统遥控器选节目,我们的更方便。通过手机和Pad完成操控,整个观看的体验在大屏幕上完成。


  其实广电总局也看到了电视的衰弱是迟早的事,他们现在在争取宽带出口,想成为第四大网。而电信已经在做IPTV了,在全国已经有1600多万用户了,但是IPTV也是需要播控牌照的。还有百视通、CNTV,也是播控电视牌照方,这些播控都由广电把持。一方要宽带,一方要播控内容,双方在博弈。所以我们做这个也是顺应大势。


  摸索商业模式


  在做泰捷视频之前,我做的是通卡网络。


  2003年4月,我把蓝点卖给了元征。从蓝点出来的时候,工作运营方面没有这么成熟。尽管技术很强,但对商业和消费者的理解还不够。我特别想做一个离消费者最近的公司。


  当时我刚从蓝点出来,在深圳的时候,有个感觉,有一些商家推优惠券,但是我每次去吃,要么忘带,要么过期。有没有办法让这个事情变得更有效,让商家的活动更加有效率,同时让消费者享受到实惠呢?


  后来遇到了麦刚(创业工场创始人),他好像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我们就说一起做好了。2005年、2006年,我们在北京做了通卡网络。


  当时最早是基于手机,用短信来做,但是后来发现短信极不可靠。于是我们就商量先占住商家这个资源,等手机成熟了再来做这件事。


  于是我们选择了做营销软件和营销服务供应商。给商家特别是餐饮企业一个账号,他们可以通过一台设备设置各种营销活动。用户可以拿手机或者促销卡来兑现积分和优惠。通过这个市场营销平台,商家可以维护老客户关系和发展新客户。现在我们主要的客户在北京和上海,其中北京大概有30%-40%的知名店铺都是我们的客户。


  通卡网络和大众点评网有非常大的区别。大众点评网实际上是个媒体,客户去点评网放优惠券,其实只是做广告而已。而通卡是个消费管理系统,通过记录分析消费者的消费情况形成一些决策性的、可视化的报表,通过系统云端数据挖掘,提示商家去做相关的促销活动。我们的盈利模式,是对一些商家收年费,某些部分按照增量的部分收取佣金。


  我们做的其实是O2O的事情。O2O的一个关键是要有闭环,你发出去一张优惠券到了线下,就要把这整个信息流全部掌控。你要知道是谁发给了谁,他来了没来;如果来了的话,他消费了多少钱。这些信息要全部掌控。但是现在很多做优惠券的移动是做不了闭环的。


  通卡的创始人有3个,我、鲁军、麦刚。鲁军以前是易得方舟的联合创始人。大家都知道2000年清华有一个网站叫“中文在线”,易得方舟就是它的前身,麦刚则是中文在线的天使。


  在通卡做了几年我就离开了。因为后来的业务在技术上面没有那么多挑战了,而且在商业模式上也基本清楚了,作为一个技术出身的人,我发不了太大力了,也想找个更适合自己的事情去做。当时我一直在北京待着,但是因为父母家人都在深圳,所以就离开北京回到了深圳。[page]


  蓝点那些事


  在通卡之前我做的是蓝点,那个公司在2000年上市了。


  我们做蓝点的时候只有三四个人,狂干了几个月就做出来了。(编者注:1999年7月,廖生苗、邓煜、李凌3人做出了第1个在framebuffer上进行汉化的中文Linux版本BluePointLinux)然后就开始谈客户、收钱。


  实际上,直到1999年8月蓝点才注册公司,用了6到8个月的时间开始盈利。当时人太少了,才不到10个人,签了长城、TCL等一堆大客户。然后就开始招人。


  2000年3月7日,蓝点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上市了,当时市值4亿美元。那是互联网泡沫最顶峰的阶段,中华网什么的当时已经上了。


  当时互联网公司特别热,什么雅虎、网景,后来又有个Red Hat(编者注:全球最大的开源技术厂家,其产品Red Hat Linux也是全世界应用最广泛的Linux)上市了,特别成功,市值几十亿美金。还有一家Linux公司,创造了纳斯达克到现在都没有破的记录,当天上市股价翻了近8倍,30多美金的开盘价,200多美金收盘。


  当时Linux概念特火,中国概念也特火,中国概念加Linux,我们上市就很容易。上市是别人鼓动做的,其实我们哪懂这些事啊,我们说白了就是小毛孩(编者注:当时邓煜26岁)。


  现在想来我们上市还是晚了,如果早上一年半年,就更好了。我们上了之后,两三个月就开始狂跌,从5000多点开始跌,到现在都没回去。


  当时蓝点的盈利不错,在PC和嵌入式系统两边都有收入。那时候互联网上有个论坛,我们有蛮多粉丝。长城、TCL的经理在购买之前已经玩过我们这个东西,对它都有好感,所以合作很顺利。我进入互联网特别早,应该是Chinanet第一个BBS站长。我还是“一网情深”的技术站长,还有一个站长是现在松禾资本的张春晖。


  我们那时的方向就是做嵌入式系统,这个领域本来就不是微软的天下。在非PC类的硬件上我们有很多,税控机、空调、电视机机顶盒、DVD、冰箱其实都是嵌入式系统。


  2001年离开蓝点的时候我还很年轻。(编者注:2001年,邓煜把蓝点卖给了香港上市企业深圳元征公司,后并入元征,在纳斯达克摘牌)如果回到那个时候,我肯定会做出和现在不一样的选择。现在想想,我们如果坚持做手机的话,也许会好很多。在那之后出了很多手机公司,比如德信啊、龙旗啊都上市了。


  主要我觉得当时对这个有点厌倦,商业模式有点问题,想找个新的方向再弄。现在想想,自己那时候不够成熟,顶住一些压力、坚持下去还是可以的。至少可以把商业模式打造得更好,团队、其他业务方面做得更专注。


  但是后悔药肯定是没有的。通过这个过程我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当时二十七八岁,对我来说未来还有很多可能,我没有想过这会是我最后一个公司。当时感觉自己有点疲惫,不知道该怎么去弄,而且觉得将来还有更多其他的可能性。现在想来,成功就是要靠坚持和运气。你坚持到底,总归会有运气好的那一天。


  李凌离开蓝点以后去了网易泡泡,后来去了赛门铁克,最近在做什么我不大清楚。当时团队还有一个人叫康哲,后来也离开了蓝点。蓝点当时的报道比较多,主要原因是康哲是1个特别出色的媒体人,他现在是特区报社的责任主编,有一段时间不联系了。


  廖生苗在2005年去了腾讯,离开蓝点1年左右就去了。因为腾讯和我们很熟,他们的办公室当时就在我们楼上,经常一起吃饭、加班、聊天。腾讯执行副总裁吴宵光现在是电子商务控股集团的CEO,他当时把第1版的QQ源代码都发给我了。


  如果说最后悔的事的话,我当初应该加入腾讯。如果跟腾讯合并了,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当时他们还没盈利,刚开始爆发,狂推服务器,每个月都要烧上百万的钱。我去他们办公室聊天,他们着急死了。印象最深的是加班的时候我去点旁边那个烧腊店的餐,马化腾他们几个在办公室吃饭,我经常跑到他们那里蹭饭。他们那时候办公室特别小,就四五个人。跟Pony(马化腾)和Tony(张志东)打交道,觉得这些人特别特别务实,不容易受别的事情的影响。他们很专注于做产品、做技术,都泡在网上。曾李青是我做蓝点的同事,他后来也加入了腾讯。


  后来腾讯达到几千人上万人之后,我就基本上和他们没有太多的交往了。


  在蓝点的时候我做的是Linux,现在做的是安卓,等于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这个点上。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